目前日期文章:201201 (14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經文:使徒行傳廿六:16~32

「要派你作執事,作見證」『執事』是為著執行主所託付的職事,主要與事奉工作有關;『見證』是為著顯明主復活的生命,主要與生活為人有關。「將你所看見的事和我將要指示你的事證明出來」本句的原文並無『證明出來』,但與『作執事、作見證』連在一起,意即『藉著工作和見證』將下面兩件事傳達並見證給眾人:(1)他現在所看見的事;(2)主所將要顯給他看(『指示』的原文意思)的事。『百姓』指猶太人;『外邦人』指所有的非猶太人。本節暗示保羅的事奉生涯,必將遭受人的反對和迫害,但主應許必作他的保護。「要叫他們的眼睛得開」『眼睛』指人的心眼。世人被這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(林後四4),以致:(1)不認識自己是個罪人;(2)不認識自己所行所為都是罪惡;(3)不認識人生的意義和將來的結局;(4)不認識世事世物的虛空無用;(5)不認識撒但的伎俩和可怕;(6)不認識福音、基督和真神。人若要接受福音,經歷基督的救恩,第一步便是心眼被開啟,在基督福音的光照下,看見自己可憐的處境,因而轉向救主。「從黑暗中歸向光明」『黑暗』是罪和死亡的標記;『光明』是義和生命的標記(約一4;八12)。「得蒙赦罪」『罪』原文是複數,故指罪行。『得蒙赦罪』是享受新約一切福分的基礎。「和一切成聖的人同得基業」『成聖』包括地位上的成聖和性質上的成聖兩種:(1)地位上的成聖,指信徒被神從世人中並世界裏分別為聖(約十七16~17),今後專歸神所屬並所用(羅六13,19);(2)性質上的成聖,指信徒有分於神的生命和性情(彼後一4),其原有的性質漸漸被更新而變化,最後完全像主(多三5;羅十二2;林後三18;約壹三2)。    『基業』即指屬靈的產業。今天我們信徒在基督裏所得的基業(西一12),就是那內住的聖靈,不過是我們將來所要得的基業的預嘗、憑據和保證(弗一14;林後一22;五5);到了來世和永世裏,我們將會完滿地享受那基業(彼前一4)。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經文:使徒行傳廿六:16~32

「要派你作執事,作見證」『執事』是為著執行主所託付的職事,主要與事奉工作有關;『見證』是為著顯明主復活的生命,主要與生活為人有關。「將你所看見的事和我將要指示你的事證明出來」本句的原文並無『證明出來』,但與『作執事、作見證』連在一起,意即『藉著工作和見證』將下面兩件事傳達並見證給眾人:(1)他現在所看見的事;(2)主所將要顯給他看(『指示』的原文意思)的事。『百姓』指猶太人;『外邦人』指所有的非猶太人。本節暗示保羅的事奉生涯,必將遭受人的反對和迫害,但主應許必作他的保護。「要叫他們的眼睛得開」『眼睛』指人的心眼。世人被這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(林後四4),以致:(1)不認識自己是個罪人;(2)不認識自己所行所為都是罪惡;(3)不認識人生的意義和將來的結局;(4)不認識世事世物的虛空無用;(5)不認識撒但的伎俩和可怕;(6)不認識福音、基督和真神。人若要接受福音,經歷基督的救恩,第一步便是心眼被開啟,在基督福音的光照下,看見自己可憐的處境,因而轉向救主。「從黑暗中歸向光明」『黑暗』是罪和死亡的標記;『光明』是義和生命的標記(約一4;八12)。「得蒙赦罪」『罪』原文是複數,故指罪行。『得蒙赦罪』是享受新約一切福分的基礎。「和一切成聖的人同得基業」『成聖』包括地位上的成聖和性質上的成聖兩種:(1)地位上的成聖,指信徒被神從世人中並世界裏分別為聖(約十七16~17),今後專歸神所屬並所用(羅六13,19);(2)性質上的成聖,指信徒有分於神的生命和性情(彼後一4),其原有的性質漸漸被更新而變化,最後完全像主(多三5;羅十二2;林後三18;約壹三2)。    『基業』即指屬靈的產業。今天我們信徒在基督裏所得的基業(西一12),就是那內住的聖靈,不過是我們將來所要得的基業的預嘗、憑據和保證(弗一14;林後一22;五5);到了來世和永世裏,我們將會完滿地享受那基業(彼前一4)。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經文:使徒行傳廿六:1~15

「准你為自己辯明」這是一次非正式的聽證會,大概是巡撫非斯都讓亞基帕王來主持,所以他才能有此指令。「於是保羅伸手分訴」『伸手』乃敬禮的姿勢。下面二至廿三節是保羅的第三篇自我申辯詞(參徒廿二3~21;廿四10~21)。「今日得在你面前分訴」按原文『在你面前』是著重的語氣。「實為萬幸」這雖是客套話,但卻是出於真心的感歎,絲毫沒有諂媚的意味。保羅所以有此感慨,乃因為羅馬巡撫非斯都對猶太人和基督徒的信仰完全漠生,無法深入瞭解,以致保羅的自我辯護,有如對牛彈琴一般(參24節;徒廿五19)。注意,保羅在巡撫非斯都面前,分訴的重點是他在法律上的正直和無辜(參徒廿五8,10~11);但在這位熟悉猶太人的規矩和辯論(參3節)的亞基帕王面前,則重在見證他的蒙恩經歷和信仰的正統(參4~23節)。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經文:使徒行傳廿五:13~27

「亞基帕王和百尼基氏來到該撒利亞」『亞基帕王』是亞基帕二世,是大希律的曾孫,在他父親希律亞基帕一世(徒十二1,23)過世後,受羅馬皇帝冊封為加利利和庇哩亞的王,是希律王朝的最後一代王。『百尼基氏』和前任巡撫腓力斯的妻子『土西拉』,均為亞基帕王的姊妹。據說百尼基氏先嫁給叔叔,在丈夫死後回娘家與兄長同住,引起謠言,說他們兩人有亂倫的曖昧關係。「問非斯都安」這是官場慣例,附近官員在新官上任時會前來向他禮貌地問候致意,互相結交、和好相處,這對彼此都有益處。亞基帕王是出名的猶太宗教問題專家。除了別的職權以外,亞基帕王有權委派猶太人的大祭司,負責保管大祭司一年一度在大贖罪日所穿的大禮服,因此,有時他被稱為『猶太教會的世俗首長』。「非斯都將保羅的事告訴王」非斯都主動向亞基帕王訴說保羅的事,其動機至少有二:(1)他正苦於如何向皇帝陳奏保羅的案情(參26~27節);(2)亞基帕王是猶太宗教問題專家,可以在這方面提供幫助。「祭司長和猶太的長老將他的事稟報了我」此處『祭司長』和『長老』均為複數詞,指猶太公會的首領(參2節)。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經文:使徒行傳廿五:1~12

    「非斯都到了任」非斯都(Festus)於主後60年接續腓力斯擔任猶太地的巡撫(徒廿四27),兩年後死於任內;他的為人雖然沒有像腓力斯那樣敗壞,但仍免不了官場文化『迎合民意居先,主持正義押後』的心態(參9節),所以保羅在他的監管下並沒有得到更好的待遇。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經文:使徒行傳廿四:22~27

    腓力斯聽了保羅的辯護以後,「腓力斯本是詳細曉得這道」『詳細曉得』是比較式的用語,指腓力斯對基督教道理的認識,超過一般人士;他對基督教信仰的一些知識,也許是由他的猶太籍夫人土西拉而得來的(參24節註解)。「就支吾他們說」『支吾』原文含有『說不出來』的意思;意即不當場宣告他的斷案。腓力斯顯然知道保羅沒有犯下任何罪行,牴觸羅馬法律。但他若宣判保羅無罪,就會得罪了猶太人的領袖們。因此,他為了政治上的理由,就採取權宜之計,拖延審訊,等到環境適當時才攤開謎底。「且等千夫長呂西亞下來」其實這只是一種拖延的策略。千夫長究竟曾否為保羅的案件前往該撒利亞作證,並沒有記載。「並且寬待他」意即給予他某種程度的自由。保羅既是羅馬公民,又沒有被定任何罪狀,所以他能夠獲得與一般囚犯不同的待遇,而只被軟禁看管,其情況類似他在羅馬等候審訊時一樣(徒廿八30~31)。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經文:使徒行傳廿四:10~21

    祭司和長老門去請了一位律師來告保羅,他們的目的想要藉助法律把保羅置於死地,他們的訴狀講完以後,腓力斯讓保羅自己為自己辯護。「他就說」下面的話是本書所記保羅的第二篇自辯詞。「我知道你在這國裏斷事多年」羅這話的意思是,既然腓力斯在猶太地治理多年,對猶太人之間的事務應相當熟悉,故對此案的判斷理當沒有困難。保羅的開場白,並沒有像帖土羅那樣的奉承、阿諛(參3節)。「從我上耶路撒冷禮拜」這話是表示他上耶路撒冷的目的是作『禮拜』,而不是去鼓動生亂(參5節)。「到今日不過有十二天」『十二天』指包括在耶路撒冷約有七天(參徒廿一27)和在該撒利亞五天(參1節)。保羅的意思是說,在這樣短促的時間裏,他的所言所行,究竟是為著禮拜或為是著鼓動生亂,很容易查明。『十二天』也是一個很重要的時間指引,據此可推算保羅被捕的時間,大概是在那『七日』(徒廿一27)中最後兩天之前,因為他是在到達耶路撒冷後第三天上聖殿的(參徒廿一17~18,26)。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經文:使徒行傳廿四:1~9

保羅在耶路撒冷遭人陷害被捉,曾經有四十人起誓要殺害保羅,但是神的旨意是要保護他,因為神還有更高旨意還未成全,「過了五天」『五天』是從保羅被解至該撒利亞的時間(徒廿三33~35)算起。「和一個辯士帖土羅下來」『辯士』就是能言善道的律師,為猶太人所請,代表他們控告保羅;『帖土羅』可能是一個羅馬人,更可能是希臘人,他熟悉羅馬法律和訴訟的程序,祭司們為了想要打贏這個官司,重價禮聘一個外邦人來控訴保羅,其實這也違背猶太人的律法,用外邦人來控訴自己的弟兄。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經文:使徒行傳廿三:11~35

    在某種情況下,猶太人視謀殺為有理。特別是當一個人對他們的祖宗遺傳或社會秩序構成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經文:使行傳廿三:1~10

「我在神面前行事為人都是憑良心」『良心』乃是神為人創造、放在人靈裏的一個功用,在人的裏面規範其言行。當人的言行逾矩,良心就發出定罪、不安的感覺;當人言行中規中矩,良心就有平安的感覺。可惜自從人墮落以後,靈性死沉(創二17;弗二1),良心的感覺相當微弱(弗四18~19)。但我們信徒的靈已經重生(約三6;弗二5),良心已經蒙主寶血洗淨(來九14原文;十22),恢復了健全的功用,所以應當憑著良心行事為人,使良心無虧(提前一19)。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經文:使徒行傳廿二:17~30

    保羅或彼得的屬靈經驗中,似乎都經歷過「魂遊象外」,這個經驗都是在機常禱告的狀態中才會發生。這時保羅「魂遊象外」是說他變得離開本位,出神,心不在軀殼,我認為這是他專心仰望主的結果。「後來,我回到耶路撒冷」這應該是他得救之後第三年的事(加一18;徒九26)。他這一次所得主的顯現和啟示,與他在哥林多後書第十二章所題的,是截然不同的兩回事(參林後十二1~9)。「魂遊象外」指心靈處於一種不尋常的狀況,恍如在作夢,卻又不是睡著;當人的心靈提升到這一種境界中,往往能夠看見異象(參18節;徒十10;十一5)。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經文:使徒廿二:1~16

「諸父兄請聽」保羅對眾人的稱呼,特別親切、有禮貌和表達尊敬,原文是『諸君(men)、弟兄們(brothers)、父老們(fathers),請聽』。「我現在對你們分訴」本書一共記錄了三篇保羅的自辯詞(參徒廿四、廿六章),本章乃是第一篇。「他說的是希伯來話」保羅當時自辯時所用的『希伯來話』極可能是亞蘭語,它是巴勒斯坦一帶地方通用的語言(參徒廿一40註解),沒有接受過希臘文教育的人都以亞蘭話交談。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經文:使徒行傳二十一:27~40

「那七日將完」從報明還願(參26節)到獻祭以結束真正還願的時間共需七日;『將完』表示快要到第七日之際。「從亞西亞來的猶太人」他們很可能是來自以弗所的猶太人(參29節)。猶太人只准許外邦人在聖殿的外院,不准他們進入內院的境界。在內院前貼出通告為記號,標明外邦人不得進入,若擅自通過警告牌進入內院的,要被處死。猶太人若帶外邦人進入,兩者都要被處死。這項條規,也獲羅馬政府的許可,足見外邦人擅闖聖殿,乃是一件非常嚴重的犯行。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經文:使徒行傳廿一:17~26

    「到了耶路撒冷」保羅第三次出外傳道旅行,開始於行傳第十八章廿三節,結束於本節。『弟兄們』很可能就是十六節的拿孫以及與他同在一處的弟兄們。這裏的『接待』偏重於表示『十分歡迎』,在原文與一般用來指打開家『接待』客旅的詞(hospitality,來十三2)不同。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