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1401 (15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 

        旅途中,門徒忘了帶餅。但耶穌仍想著與法利賽人的碰面,於是警誡他們要防備法利賽人的酵和希律的酵。聖經中,酵一直是預表邪惡,酵無聲地蔓延到凡觸碰的物件上。法利賽人的酵包括假冒為善、禮儀主義、自義與固執;他們外表假裝成聖,內裏卻腐敗而不潔。希律的酵則包括懷疑、不道德和屬世。在希律黨人中,這些罪顯而易見。耶穌仍然沒有忘記法利賽人前來要求神蹟一事,希律王也曾對祂作出可怖的反應。當時耶穌所說的話,直譯出來就是:『當心那從法利賽人和希律所發出來的酵』。猶太人視『酵』如同邪惡的象徵。『酵素』是把造麵包剩留下來的麵團,而繼續讓它發酵;這種發酵的影響力,在猶太人心目中,就是腐敗的潛伏力,也就是一種邪惡的力量。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經文:約翰壹書三:7~10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       表面上看來這一個神蹟(類似太十五3239)與六3744(類似太十四1421)很相似。有些學者甚至因此認為這兩個神蹟實際上是同一個故事,只是作者將來自不同的資料混亂了,誤以為是兩次不同的神蹟。這一類的看法並沒有真正的根據,只不過是假定耶穌一生只行了一次這樣的神蹟而已。其次,持這一類觀點的學者,往往也是那些否認神蹟存在的人。其實,仔細的比較之下,就會發現這一個記載與馬可先前的神蹟有許多不同的地方。一、情景不相同:前者是在耶穌教訓眾人當天的傍晚施行的(六35);後者是在眾人與耶穌在一起「已經三天」才發生的(八2)。二、主動者不同:在前者,是門徒主動提醒耶穌有關食物的問題(六36);在後者,主動者是耶穌自己(八2)。三、食物的數量不同:前者是「五個餅,兩條魚」(六38),後者是「七個餅,幾條小魚」(八67)。四、前者剩下的共「裝滿了十二個籃子」;後者只有「七筐子」(八8)。五、人數不同:前者很清楚地說明「吃餅的男人,共有五千」(六44);後者只說「人數約有四千」(八9)。六、按前者,耶穌在施行神蹟以後,隨即催門徒先渡到伯賽大去,自己卻往山上去禱告(六46);按後者,神蹟以後,耶穌「隨即同門徒上船,來到大瑪努他境內」(八10)。兩者若是同一個神蹟的話,那就很難解釋這許多的不同處,更不容易說明馬可多記載一次這一類的神蹟有甚麼特殊的目的。更重要的見證是:作者很清楚地分別這是兩個不同的神蹟(八1921),並沒有給人任何混亂的印象。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 

經文:哥林多後書一:20~22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       我們若查看地圖,就知主耶穌的行程,相當的迂迴曲折。祂先往北到西頓,再轉東邊到低加波利的境內,最後往南來到加利利海,就是從前祂趕逐群鬼的格拉森人的地方(參五1~17)。我們的主從地中海岸回到加利利海的東岸,這地方稱為低加波利。這裏發生了一件事,只記載在馬可福音。一些有心的朋友帶著一個耳聾舌結的人,來見耶穌。舌結可能是身體的缺陷,或者他聽不清楚,所以不能說得準確。無論如何,他象徵罪人聽不見神的聲音,因此不能向別人述說神。有解經家認為這個耳聾舌結的人,也是外邦人。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經文:以弗所書六:10~13

   『我還有末了的話:你們要靠著主,倚賴他的大能大力作剛強的人。要穿戴神所賜的全副軍裝,就能抵擋魔鬼的詭計。因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(原文是摔跤;下同),乃是與那些執政的、掌權的、管轄這幽暗世界的,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。所以,要拿起神所賜的全副軍裝,好在磨難的日子抵擋仇敵,並且成就了一切,還能站立得住。所以要站穩了』(以弗所書六:10~14)。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        「那裏」應該是指革尼撒勒地方(參六53)。「推羅、西頓」位於加利利以北,腓尼基境內(即今黎巴嫩)的地中海港口市鎮,乃被神咒詛之地(參賽廿三章;珥三4)。耶穌的前一個活動是在加利利湖畔,現在祂更進一步退往西北方,到地中海岸的非尼基境內。祂可能是想要有一段休息與預備的時間,因為祂希望能保持行蹤隱密(24節),然而這卻證明是不可能的。當地已經有群眾前來求祂醫治(三8);若能知道他們當中是否有任何人是個外邦人,必定是很有趣的一件事。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經文:以弗所書六:10~14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       法利賽人和文士所提出的責難,原是關乎污穢(用俗手吃飯)和潔淨(洗浴)的問題。耶穌先前的一番批判的話,對一般人來說,可能還沒有徹底回答敵對者的責難。接下去的解釋,首先是對眾人說的,後來只是對門徒講解而已。你們要聽我的話,也要明白這句話是強調性的,和耶穌以往講比喻的時候那慎重的語氣一樣(四923)。有不少重要的古卷,包括亞歷山大手抄本,還加上十六節有耳可聽的,就應當聽這一句話。倘若這一句儆誡的話是出自耶穌的口的話,那語氣就顯得更重了。其實,耶穌所用的這一個外面裏面的比喻是很淺顯的。然而,缺乏領悟能力的門徒,卻需要更詳細的解釋。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經文:以西結書三十六:25~31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       有幾個文士“他們看見耶穌的門徒中有人用俗手,就是沒有洗的手,吃飯。(原來法利賽人和猶太人都拘守古人的遺傳,若不仔細洗手就不吃飯;從市上來,若不洗浴也不吃飯;還有好些別的規矩,他們歷代拘守,就是洗杯、罐、銅器等物。)法利賽人和文士問他說:‘你的門徒為什麼不照古人的遺傳,用俗手吃飯呢?”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經文:以弗所書四:29~32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 

       當群眾吃飽之後,耶穌立刻催門徒先離開,然後遣散眾回家。祂為甚麼要如此做呢?馬可沒有把實情講出來,但約翰福音卻有提示,解釋當時的洶湧群眾有些想策動擁戴耶穌作王。這是耶穌存心要制止的事。當祂在受試探時,已經下了最大的決心棄絕這條途徑;而祂知道有一天,這個念頭又會溜進來的。祂不想自己的門徒感染這個錯誤的彌賽亞觀念,而盲目地攪出革命的運動出來,而當時的加利利可以說是攪革命的溫床,倘耶穌不及時制止,革命的火種,一觸即發,而致不可收拾的局面,那時必定會以悲劇終場的。現在耶穌令門徒先走一步,然後安撫眾,和他們道別。救主不但能供應祂僕人生命所需,也照顧他們的安全。耶穌差遣門徒上渡到湖的西岸去,自己便往山上去禱告。在夜間的黑暗裏,祂看見門徒因不順,搖櫓甚苦,想要幫他們一把,就在海面上走。他們起初甚驚慌,以為是鬼怪,祂就說話堅固他們,並上了船,立時風就住了耶穌打發那些疲勞過度的門徒到更遠的地方去,更顯出耶穌善體人意的慈愛;而祂自己則留下來叫眾人散開,或許是給他們臨別的忠告。然而,甚至在完成這件事之後,祂到山上去,卻不是去休息,而是去禱告;事實上,只因為看見門徒們的船被暴風搖蕩,才使耶穌停止禱告,前去救援他們(48節)。這裏未必是暗示超然的異象,雖然那也不無可能。從耶穌正在禱告的高山上,可以很清楚地看見他們的船,特別是在有月光的夜晚。超自然的因素將會在稍後出現,就是在海面上走49節)。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經文:約翰福音十七:14~19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   使徒們不僅向耶穌報告他們所做的事,也包括他們所說的;這段記載流露出清新可喜的氣息。耶穌甚至在提議有段安息時間之前,先讓門徒有時間向祂吐露心意,這實在是耶穌的真智慧。經過宣教行程的疲憊、忙碌,接觸陌生的面孔之後,門徒們渴望能夠與耶穌獨處,共享安息。祂雖然不在乎自己根本沒有時間吃東西(參三20),然而祂卻沒有要求那些疲憊的門徒作同樣的犧牲。先前在加利利也有過一趟類似的巡迴傳道之旅,但有耶穌作伴;這次是那十二個人頭一次單單倚靠祂的話語外出傳道。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