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文:民數記十四:6~10

摩西要這十二個探子到迦南地去窺探軍情:(V.17~20),要他們去看那地的人民如何:所住的居民是強或是弱。要看那地的住處如何:所住的地方是營磐或堅城。也要看那地的土地如何:所收成的是肥美或是瘠土薄弱。動機不同;方向不同:民數記十一章裡面的【閒雜人】造謠,只會埋怨沒有建設性。看法不同;結果不同,回來報告的十二位探子中間,有十位說:『探子中有人論到所窺探之地,向以色列人報惡信說:“我們所窺探經過之地,是吞吃居民之地,我們在那裡所看見的人民都身量高大。我們在那裡看見亞衲族人,就是偉人,他們是偉人的後裔。據我們看自己就如蚱蜢一樣,據他們看我們也是如此』(民十三:32、33),心志不同;跟隨不同:迦勒到八十五歲仍然心志不改變,因為他專心跟從主。

 

Ⅰ、眼光與眾不同(遠見與短視)

十二位探子都有一樣的境遇卻有兩種看法,他們都承認那個地方是流奶與蜜之地,但是他們卻有兩種不同的眼光,有遠見的人與短視的人有很大不同。有兩個囚犯同時被關在監獄裡,兩位囚犯每天都望著相同的窗戶,一個人看的是窗戶的欄杆,另一個人卻看見窗戶外面的星光。兩種透視力,就會造就不同的生命力。如何成為一位有遠見的人呢?能夠看到未來的方向與解決之道,能夠看到人生的表象與百態,能夠看到神所要看的(看別人看不到的),是神啟示給他們讓他們看見的。

 

Ⅱ、言論與眾不同(積極與消極)

十二位探子一樣的看見,回來報告確有兩種說法,他們都窺探那地;都看見那地有肥沃土地;也都看見仇敵。可是他們帶回來的報告卻有兩種不同的言論,多數人都因為情感過於脆弱,不願冒風險,其中的十位雖然看見那地肥沃,但是因為沒有遠見也沒有信心,他們說他們是又高又壯的人,我們不可能打勝仗。可是有遠見的人看法就不一樣,他知道需要付出代價,獨排眾議,擇善固執。約書亞與迦勒說:『迦勒在摩西面前安撫百姓說:“我們立刻上去得那地吧!我們足能得勝”』(民十三:30)。

十位探子消極的言論:說那地的人民如何:他們又高又壯。說那地的住處如何:城牆堅固又寬大。說那地的土地如何:肥沃(上面已說了,忘記了神所應許之地),他們被嚇破膽:再次強調亞納族人的可怕,他們說所看到的是吞吃居民之地,所看到的是身量高大之民,所看到的是偉人的後裔。長他人威風卻滅自己的志氣,這種消極看法是不可能成大事。他們又自我矮化:說自己看自己像蚱蜢,敵人看他們像蚱蜢一樣,他們的結論是不如打道回府(十四:4另立一個首領回埃及去),結果是:『當下全會眾大聲喧嚷;那夜百姓都哭號。以色列眾人向摩西、亞倫發怨言,全會眾對他們說:“巴不得我們早死在埃及地,或是死在這曠野。耶和華為甚麼把我們領到那地,使我們倒在刀下呢?我們的妻子和孩子必被擄掠,我們回埃及去豈不好嗎?”眾人彼此說:“我們不如立一個首領,回埃及去吧!”』(民十四:1~4)。

 

Ⅲ、信心與眾不同

迦勒與約書亞可以有積極的言論,是因為他們有遠見,十四章24節說,他們另有一個心志,原文是有另一個心靈。意思是他們的信心來自於神,他們堅信神所應許的一定可以應驗。所以他們兩人努力安撫百姓:在一片消極聲中,多數人以壓倒性的意見左右會眾時,最好先安靜的禱告尋求神的心意,並且以溫合堅定的口吻說出從神領受的看法。他們兩個人說立刻上去:因為那地是神所應許之地,我們上去足能得勝:信心與眾不同(小信與堅信)。

 

    大衛與兄長及其他軍人看法不同,他的信心來自於神才能勝過歌利亞。大衛說:『又使這眾人知道耶和華使人得勝,不是用刀用槍,因為爭戰的勝敗全在乎耶和華。他必將你們交在我們手裡』(撒上十七:47)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五旬節派的講道與講章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