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文:士師記六:36~40

這時候的基甸已經不像以前要躲在酒醡中打麥子,那時軟弱怕死,可是現在已經不一樣了。因為聖靈降臨在他身上,他也知道神已經賜給他有能力可以對付米甸人。有學者相信「耶和華的靈將自己形體化地內住於基甸身上,以致有能力從他內面而出」。藉著上帝的靈所賦予的能力,基甸吹角召喚百姓爭戰。亞比以謝族(書十七2)是最先響應的會眾。然後,基甸再召集北面的西倫及拿弗他利三個支派前來,與瑪拿西支派會合準備作戰。這場生死戰何以在大戰之前,基甸又再次試驗上帝呢?既然上帝的靈都降臨在他身上,他也放膽地號召族人和支派聚集抗敵,為什麼還要試驗上帝呢?以前,我不太喜歡基甸這樣的態度,為何不多一點對神有信心,怎麼老是要求憑據呢?因此,我總會向許多人說,如果你要憑據,得要像基甸一樣的求。總之,上帝實在恩待他,再次給他証據,讓他知道上帝與他同在,“你就必擊打米甸人,如擊打一人一樣。”(士六:16)在現今的時代,我們還要上帝給我們這樣的憑據嗎?

 

Ⅰ、羊毛上的露水(六36一38)  

        基甸是第二次求神給他證據了,可以讓我們知道基甸的內心是膽怯的。他要求耶和華再給他一個印證,好使他真知道上帝確實已經揀選了他,藉著他去拯救以色列人。他向上帝要求將一團羊毛放在禾場上,他向神說:『你若果照著所說的話,藉我手拯救以色列人,  我就把一團羊毛放在禾場上:若單是羊毛上有露水,別的地方都是乾的,我就知道你必照著所說的話,藉我手拯救以色列人』,這樣給神考題的印證,我不太喜歡。很多年以前有一位宣教士告訴我,他要離開宣教工廠回國去了,他的理由是如果他的房東那天打電話給他,他就知道是可以回國去了,我很不以為然這樣的禱告,這樣的考題太簡單了,最少要像基甸一樣。基甸的考題跟對付米甸人一點關係都沒有,好像給神一個難題。現在我比較能夠體諒基甸了,如果是神要我們去作一件違反常理,我們能力無法完成的,我們很需要他再三的給我們憑據。印證將在翌日清早完滿地顯明,羊毛是濕的,而禾場是乾的,這證明耶和華確實已經呼召基甸。耶和華應允了他的請求;翌日清早,基甸果然能夠從羊毛中檸出滿盆的露水(六38)。基甸借助羊毛成為一個印證,目的是要讓他確定上帝的意旨,而非為了發現上帝的心意,因為他已經知道上帝要他做的事情(六14),簡單說他的信心還是不足。耶和華已經指示他去拯救以色列人脫離米甸人的欺壓一--這就是上帝的旨意。從要求印證這事看來,無疑暴露了基甸信心的弱點;事實上,這已是第二次的印證,因為上帝已經在先前給基甸一個明證,指出上帝要藉著他來作工(六17、21)。印證的要求在聖經中常視作信心的弱小或不信。

 

Ⅱ、地上有露水(六39~40)

       基甸為了提升自己微弱的信心,於是提出了第三個印證的要求,照理來說,基甸不應該求印證了,在第37節他說『我就知道你必照著所說的話,藉我手拯救以色列人』,但是基甸說話不算話,他再一次的向神求印證,只能說他的信心太小了。現在他所求的印證跟上一次完全相反,這要求的內容與先前的程序相反。羊毛是乾,而禾場是濕,這無疑是一個難度較大的神蹟,因為露水會自然附在羊毛之上。『基甸又對神說:「求你不要向我發怒,我再說這一次:讓我將羊毛再試一次。但願羊毛是乾的,別的地方都有露水。」這夜神也如此行:獨羊毛上是乾的,別的地方都有露水』,基甸此舉幾乎將上帝放在試探的邊緣(參出十七1、7;申六16;詩九十五9)。耶和華再一次應允基甸的請求---清早時,露水見於地面上,而唯獨羊毛是乾的。耶和華已經向基甸保證,祂會藉基甸的手拯救以色列人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 我們從基甸的尋求印證看出來,神並沒有責備他阿!我們這些軟弱跟他一樣的人,我們憑什麼去批評他呢?我要說的是神要我們作一些重大決定的時候,我們應該尋求神的旨意,直到他給我們肯定的指示以後,我們才去作而不致於事倍功半。

創作者介紹

五旬節派的講道與講章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