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文:士師記七:19~25

    基甸被神呼召擔任士師,是因為神憐憫以色列人,要把他們從被奴役中拯救出來。基甸本來軟弱無能,害怕米甸人。因著神給他好幾次的印證,讓他越來越勇敢,是神讓他成為大能的勇士。當神派他與他的僕人普拉,去敵人營中刺探軍情的時候,讓他聽到有人作夢說:『這不是別的,乃是以色列人約阿施的兒子基甸的刀。神已將米甸和全軍都交在他的手中』(士七:14),他確實知道是神要他做這些事了,神要與他同在,神要賜他能力,雖然他只帶了三百名的軍兵,但是他已經知道神會替他打贏這一場戰爭。

   

Ⅰ、米甸人被擊敗(七19~25)

基甸和跟隨他的一百人,在三更之初纔換更的時候,來到營旁,就吹角,打破手中的瓶。三隊的人就都吹角,打破瓶子,左手拿著火把,右手拿著角,喊叫說:「耶和華和基甸的刀!」他們在營的四圍各站各的地方;全營的人都亂竄。三百人吶喊,使他們逃跑。當時代,晚上是分為三更,每更為四個小時,晚上六時是初更,因此中更便在晚上十時開始。那些不在第一更或第二更輪流的士兵,都會利用這晚間初段的時間入睡,而其餘下班的士兵則仍然在營中走動,這無疑使那些被雜吵聲浪喚醒的士兵倍感驚怕,因為他們的敵人已經滲透營中。

基甸和跟隨的人在米甸人營的四圍埋伏。基甸一發令之後,三百人立刻同時吹起號角、打破瓶子、拿著火把,以及大聲喊叫「耶和華和基甸的刀!」(七20)。「耶和華和基甸的刀!」這句話已經在米甸營中傳佈開來,他們一聽到這句話的時候都下破膽了。從這裡我們可以想像他們在基甸領導之下,積蓄用盡全力製造噪音,以增加場面的混亂。在這混亂的情況下,全營的人都被嚇得跳起、亂叫及爭先逃跑,他們都以為被大軍包圍。奇妙的地方就在這裡,米甸人認識以色列人,以色列人曾經是他們的手下敗降,現在輪到米甸人下破膽,他們所害怕的是「耶和華和基甸的刀!」這三百個以色列人,先有宏亮的號角聲,接著有三百個瓶子被打破,然後是如打雷一般的吶喊聲,接有三百個瓶子被打破,由於基甸的跟隨者都手持火把,在營的四週站著,故此看似有士兵無數。米甸人在混亂中彼此互相擊殺 (22節)。最後,米甸人向東逃跑至平原,後抵約旦河,這裏是他們最初向以色列人發動進攻的地方。基甸為了徹底將米甸人擊潰,便召集拿弗他利、亞設及瑪拿西三個支派,聯手追擊在逃的米甸人(23節)。

 

Ⅱ、米甸人徹底被擊潰(士七:24~25)

基甸打發人走遍以法蓮山地,說:「你們下來攻擊米甸人,爭先把守約但河的渡口,直到伯巴拉。」於是以法蓮的眾人聚集,把守約但河的渡口,直到伯巴拉,捉住了米甸人的兩個首領:一名俄立,一名西伊伯;將俄立殺在俄立磐石上,將西伊伯殺在西伊伯酒醡那裏;又追趕米甸人,將俄立和西伊伯的首級帶過約但河,到基甸那裏』(士七:24~25)。當米甸人向南逃的時候,基甸向以法蓮支派要求增援,他們的工作主要是把守約旦河的幾個渡口,不讓米甸人過河逃走。「伯巴拉」(意為「渡口之城」)的正確位置不詳,但這地點可能是靠近費哈小河(Wadi Far’ah)。以法蓮將兩個米甸的首領俘擄及處決,他們是「俄拉」(意指「烏鴉」)及「西伊伯」(意指「狼」)。至於兩個取得勝利的地點,一處為俄拉的磐石,另一處則是西伊伯的酒醡,它們的位置亦是不詳;這兩處被命名的地點,正是兩個米甸領袖。他們二人的首級被割下,有如戰場上勝利的戰利品,被帶到基甸那裹,而這乃是古代東方人常見的風俗(撒上十七51,三十一5~9)。

    從這樣的故事讓我們學習一個功課,神的呼召,神會給我們應許,爭戰勝利都要依靠神,是神幫我們爭戰。基甸與跟隨他的三百人都看得一清二楚,是神為他們作的。我們也要依靠主,讓神來引領我們才以可能打勝仗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