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文:路加福音十六:19~31

    現在有許多人常常去做不該作的事,作了那些見不得人的事,該做的事不去做,反而那些不該做的事卻常常去做。有一種人常常後悔沒做正確的事,而應該好好做該做的事又不盡心盡力,只會自怨自嘆,這樣的人是不會成功的。有一種成功的人知道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,最重要是他知道,去做該做的事。

 

Ⅰ、只顧自己(十六:19~21

耶穌講這一個故事,是否當時確有這樣的人存在我們不得而知,如果耶穌講這一個故事是一個比喻的故事也很好,讓我們可以明白為何這一位財主並沒有做什麼壞事,最終他死了卻是下陰間呢?這一個財主沒有做好管家,沒有用不義之財結交朋友(十六:9),在神面前是可憎惡的(十六:15),面對人類的痛苦和匱乏,卻無動於衷,只顧自己的奢華宴樂。『有一個財主,穿著紫色袍和細麻布衣服,天天奢華宴樂。又有一個討飯的,名叫拉撒路,渾身生瘡,被人放在財主門口,要得財主桌子上掉下來的零碎充飢,並且狗來舔他的瘡』(路十六:19~21),這一位財主又沒有謀財害命,也沒有殺人放火,他的財產多到可以讓他奢華宴樂,他只會追求物質生活,忙碌、冷漠、孤單,沒有人情。自私自利,自掃門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。那個乞丐至少還會認命到財主家門口,等待桌子上掉下來的零碎充飢,那個時代吃飯大概沒有什麼刀叉、筷子,主要是用手抓拿食物,有錢的人家就把麵包當作衛生紙擦拭油膩的手,乞丐才有機會去拿到這些零碎充飢。

這一位財主沒有做該做的事,按著舊約聖經申命記十五:4~5『你若留意聽從耶和華你神的話,謹守遵行我今日所吩咐你這一切的命令,就必在你們中間沒有窮人了。(在耶和華你神所賜你為業的地上,耶和華必大大賜福與你)』,財主該做的是就是盡量要消除窮人的苦難,或許幫他們還債、借錢讓他們做生意……等,可是這一個財主卻只顧自身的奢華宴樂,下陰間就是因為他沒有做該做的事。

 

Ⅱ、兩種結局(十六:22~26

    有一天乞丐與財主都死了,說明他們在人世間,所做的事情影響他們未來要去的地方。乞丐與財主都沒有做一番轟轟烈烈的事情,可是憑著在世期間所做的得到一個報應。『後來那討飯的死了,被天使帶去放在亞伯拉罕的懷裡。財主也死了,並且埋葬了。他在陰間受痛苦,舉目遠遠地望見亞伯拉罕,又望見拉撒路在他懷裡』(十六:22、23),有一天有一位姊妹要求我,為他剛剛去世的父親抹油或洗禮,我婉轉的拒絕了,理由是在世的時候決定他為來的去向,死了就一切來不及了。做該做的事是神所喜悅,而不做該做的事將來神還會跟他算帳。  

        這一個拉撒路死到臨頭,還是只顧自己卻不懂得悔改認罪,就算悔改認罪也已經來不及了,

他在陰間受火焰的煎熬,他如何認出亞伯拉罕是另一個主題的討論,但基本上人回到只有靈魂的時候,他們的認知力比我們在世上受空間影響的認知力要強得多,所以他一下子就認出亞伯拉罕,他還想指使人,對亞伯拉罕說『打發拉撒路來,用指頭尖蘸點水,涼涼我的舌頭,因為我在這火燄裡,極其痛苦』,這裡我們看見陰間受痛苦與樂園的歡樂有巨大的不同,亞伯拉罕說:『不但這樣,並且在你我之間,有深淵限定,以致人要從這邊過到你們那邊是不能的;要從那邊過到我們這邊也是不能的』(十六:26)。深淵限定,不能越雷一步,也讓我們可以想像陰間與樂園或許只是一個狀態之隔,而不是空間之隔。       

 

Ⅱ、只顧家人(十六:27~31

    財主繼續向亞伯拉罕請求說:『我祖啊!既是這樣,求你打發拉撒路到我父家去,因為我還有五個弟兄,他可以對他們作見證,免得他們也來到這痛苦的地方。’亞伯拉罕說:‘他們有摩西和先知的話可以聽從』(路十六:27~29),這個財主沒做錯什麼壞事,而是他沒有做什麼好事,死了以後才想到另有五位兄弟,需要人去為他們作見證,可是為時已晚。亞伯拉罕說他們都有讀摩西和先知的話阿?顯然他對前面所說申命記十五:4~5,還是不懂。財主突然奇發突想的跟亞伯拉罕說:『我祖亞伯拉罕哪,不是的,若有一個從死裡復活的,到他們那裡去的,他們必要悔改。’亞伯拉罕說:‘若不聽從摩西和先知的話,就是有一個從死裡復活的,他們也是不聽勸』(十六:30、31)。

    耶穌講這一個寓道故事的時候,祂的頭腦不知有沒有想到,將來真的會有一個從死裡復活的拉撒路,拉撒路復活(不是乞丐,而是馬利亞弟弟),但是我們知道猶太人還是不信。所以可能耶穌很幽默的講這一段故事,提醒他們應該去做該做的事。

 

我們該做什麼?我常常講一句溜口句子「生一次死兩次,生兩次死一次」,應該趁著現在好好儆醒預備吧!在世已定,死後結局,我們有責任去做見證,主耶穌復活的道裡。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