記得還在神學院讀書的時候,我的老師教導我們如何在講台上傳講信息,我記得老師非常注意站在講台上的時候要四平八穩的,傳講時要像電視台報告新聞的主播,上半身要一動都不能動,兩手平放在講台上好支撐整個身體的重心,我也觀察到我這位名師是名不虛傳的大牧師,他講道的風格就是這樣,他還出版傳道人必修課的教科書呢?

    我年輕的時候受他影響很深,講道的時候非常嚴謹,我本來以為這是傳道人講道應有的風格,我自己的老牧師講道也是這樣,他站在講台上就好像一位嚴父叮嚀與教導一樣,等到我漸漸接觸西方一些五旬節派的書與錄影帶才發現,原來我過去所接受的這一種傳統教會的講道方式是沒有錯,但似乎有少了一味。記得有一次幫一位國外佈道家翻譯,他一開始竟從講台上走下來,我不得不跟著他走下講台,他一邊講一邊口沫橫飛到處飛,我發現全場的人都在注意聽,他講道的音調忽上忽下,好像雲霄飛車一般,每一個人都被他戲劇性的講道吸引住了。另外一位佈道家到神學院教書,週末帶他到一個地方開了佈道會,那一個星期六晚上,他講完道以後邀請人到講台前面為他們禱告,他為他們禱告完以後,又為他們胸前畫十字架,我驚訝得不得了,事後問他為何這樣做,他回答我有何不可?聖經有說只有天主教神父才可以用嗎?我啞口無言,同時我心中開始起了很大的變化。有一天又看到五旬節運動創始者之一西蒙的講道方法,讓我原本固有的傳統解脫了,他的聚會就像是馬戲團的座位,四方形或圓形而他就站在當中,他只拿了一本聖經,就在場上講道,這個動作打破了傳統教會講台是高高在上,而西蒙連講台也沒有,那些來聚會的人排排坐他卻站在當中傳講神的話語,也讓我感覺到講台似乎攔阻講員與會眾的距離,所以從此以後我走出來。

    這幾年來身為五旬節派傳道人的我,講道似乎脫胎換骨,內容我更加看重以經解經,絕對不天花亂墜,只有傳講神的話語,按著正道分解真理,但是現在我的風格也改變了很多,我不再是非得要四平八穩的站在講台上面了,我現在比較喜歡移動式的講道,多一點注意講台下弟兄姊妹的反應,眼目常常跟他們有接觸,拉近與他們的距離。以前我的講道時,我的師母常常說我的聲調會漸漸高昂,別人聽得可能不舒服,我也注意到自己是這樣子,感謝主!我的教會現在的音響很好,我可以聽到我的聲音,最近又加了監控喇叭,更讓我注意到自己的聲音也可以很小聲,但仍然有權柄。我最不習慣人家講道時用喉嚨撕聲力竭的喊叫,那些人可能以為大聲別人才會聽得進去呢?其實不一定,有些人講道很小聲,例如女性講員幾乎都是輕聲細語,但是他們的言語有權柄而不是聲音有權柄。

    最近我講道時,常會有幾秒鐘的停頓,讓弟兄姊妹消化與回應,同時我也祈求神給我更多權柄的話語,常常有聖靈感動的話語脫口而出,這就是五旬節派傳道人所要學習的地方,平時多努力,上台不會暈,當你上台時更會有靈感是從神來的感動。所謂五旬節派的講員就是要隨時聆聽聖靈的感動,讓聖靈主領我們成為祂的出口。最後一項是五旬節信仰的特點,就是講道完後的呼召,我經常會有不同形式的呼召,讓弟兄姊妹有回應有禱告的機會,常常看見他們到台前痛哭流涕,這不就是我們的目標嗎?但願我們都來學習成為一位好的五旬節派講員吧!

創作者介紹

五旬節派的講道與講章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