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文:啟示錄二:12~17

別迦摩是在啟示錄二至三章中七教會的第三個教會,它位於示每拿北方九十公里,它離愛琴海只有三十二公里,今天這個地方仍然有別迦摩的遺址,是土耳其的一個小村莊。別迦摩這個字的希臘文有堡壨或堅固保障的意思,這個城市蓋起來就像一個圓錐體,這個山丘最高離地面有三百公尺。羅馬城是整個羅馬帝國的首都,而別迦摩就是羅馬帝國在亞細亞的首都了。這個城座落在山丘高處,高坐在那裡好像一個寶座一樣。別迦摩城裡有一所大學而且有一座圖書館,藏書有二十萬卷羊皮卷,每一個羊皮卷都是人刻寫出來的。這個城也是發明羊皮紙的地方,這是從羊的皮所預備的。

主耶穌對七教會的自稱,每一教會都用兩種的稱謂,但對別迦摩教會卻只用了一種。耶穌基督講祂就是「有兩刃利劍的」似乎祂要剖開這個教會的意念。別迦摩的人民敬拜各樣的偶像,甚至蛇鼠等類骯髒的動物也都列為敬拜對象。別迦摩人放縱私慾,行為污穢到不可思議。除了有敬拜丟斯、雅典拿、亞波羅這三個希臘神的神廟外,還有幾個敬拜羅馬皇帝的神廟。基督是掌權者:古代羅馬的方伯,他們的「劍」代表皇帝所授予的權柄。主是有兩刃利劍,表明祂才是真正的掌權者,掌握人的生命與死亡,又能剖開人一切虛假的掩飾,使一切在祂面前的,都要赤露敞開(來四12-13)。基督是監護教會的主:祂的劍要割除教會與世界情慾的聯合。這劍就是神的真道,由聖靈運用揮動(弗六17)。基督為我們勝過了仇敵:祂是有兩刃利劍的主,祂洞悉魔鬼一切的詭計,又在祂榮耀再臨時用祂口中的利劍擊殺仇敵(啟十九15)。

「我知道你的居所,就是有撒但座位之處。」這句話是指羅馬政府特別設立敬拜羅馬皇帝神像的廟,他們不僅拜死去的皇帝,甚至拜還活著的皇帝。當時在羅馬各省都有敬拜羅馬皇帝的法規。例如:有許多在士每拿的基督徒,因不肯敬拜羅馬皇帝的像或向皇帝的像燒香,以致被認為對政府不忠心而被殺死。我們雖活在有撒但座位的世界裏,我們的心中卻只可有基督的寶座。主先稱讚安提帕的殉道,然後才稱讚別迦摩教會,可見安提帕的殉道,比整個別迦摩教會肯堅持真道,更加引起主的注意。主沒有稱他做結果纍纍的見證人,而是稱他做忠心的見證人,神所要的是忠心而不是工作。聖經沒有特別介紹安提帕,教會的傳統說他是在多米田皇帝的時代,被丟在銅鍋裡烘烤致死,但是若我們把希律安提帕(太十四3~12)跟這個安提帕做比較,就會發現愛主與不愛主的人有所不同。

神只賜給我們一個名,是我們可以靠著得救的。教會應堅守主的名就是堅持承認耶穌基督是唯一的救主。人要靠著這個名才可以得救;教會也必須看重奉基督的名得救之救恩,過於今世的學說。我們看見安提帕的兩件事:1)他為主作了忠心的見證(這是主說的),就是在撒但所住之處,極艱難的處境下,為主作了見證;2)他為主殉道,獻上了他寶貴的生命。我們也要一樣艱困中堅持信仰。別迦摩教會信徒面對外面的攻擊是打勝仗了,他們曾經擊敗有關希臘人對宙斯的崇拜、蛇神的崇拜、崇拜凱撒的偶像,但是耶穌警告這個教會,他們內部有兩方面的仇敵。第一:服從巴蘭的教訓(二14)。這件事記載在民數記二十二至二十五章內。巴蘭是個術士(書十三22),又是個貪不義之財的假「先知」。他對屬靈的事,有相當的知識,可是他卻是個口是心非的假先知(參彼二1、14-16)。雖然巴蘭自己不能咒詛以色列人,以色列人卻因拜偶像而受了神的懲罰。(參民二十五章,三十一8、16)。主耶穌在此責備別迦摩教會說:「在你那裏有人服從了巴蘭的教訓。」就是指那些為著貪圖自己的利益,能在政府和教會兩方面都可得著地位和益處,編造這類教訓誘導信徒敬拜羅馬皇帝的像的人。不論尼哥拉黨是怎樣的黨,主既以他們為責備的對象,可見這黨是在教會中活動的。尼哥拉(Nicolas)這名字的意思是:人民的征服者,新約聖經中只有上文第六節提到還有使徒行傳六章5節之尼哥拉可能是同一個人,早期教父認為他離棄信仰又另外教導一些歪理,因此而稱他們為尼哥拉黨。尼哥拉教導信徒說,可以自由的放縱情慾,順從肉體的感覺行事。以弗所教會似乎是走律法主義,強調遵守律法卻失去起初的愛心;而別迦摩教會卻是反律法主義,宗教信仰就是要讓我們得著自由,因此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呢。我們對這樣的教導,一定要對教會警告並且要避免再受其害。

如果再不悔改審判的劍既將來到,注意十二節有提到使者拿著【兩刃利劍】,在一章16節也提到兩刃利劍是從祂口中出來。何六5節;賽十一4節神的話語就是審判的力量。約翰用這一個【兩刃利劍】要說明馬太福音十28 【兩刃利劍】『那殺身體,不能殺靈魂的,不要怕他們;惟有能把身體和靈魂都滅在地獄裏的,正要伯他』。

這隱藏的嗎哪,乃是特別指著藏在約櫃裏的嗎哪。後世神的選民,見到這罐嗎哪就可以想到神的信實,在曠野神如何用嗎哪養活以色列人四十年。嗎哪既是從天而降,預表耶穌基督是天上降下來的糧食(約六47~48),所以隱藏的嗎哪,可以指從主自己得著屬天的信息和天糧的餒養,只有得勝的人才會得到這種福氣的餵養。這「白石」不是引述已往的,乃是預指將來的。這白石最重要的,不是石頭的貴重與否,或取自何處;乃在於這石上面所寫著的「新名」。這白石的賞賜,表示得勝者所得到的一種特殊榮耀。這榮耀有一種性質,就是他有一些與主個別的親密關係,是別的人所沒有的。雖然主責備這一個教會,隨從巴蘭與尼哥拉黨的教訓,但是,主耶穌基督的目的是希望看見他們可以悔改,如果肯真心的悔改將會得到隱藏的嗎哪與寫上新名的白石,因此,在這末世的時代,我們要常常悔改認罪,求主鑒察我們的內心,使我們可以有真心悔改的機會,否則基督兩刃的劍就要來審判。

       

 

 

 

 

 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