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文:使徒行傳二:16~21

「這正是先知約珥所說的:『神說,在末後的日子,我要將我的靈澆灌凡有血氣的。你們的兒女要說預言,你們的少年人要見異象,老年人要作異夢。在那些日子,我要將我的靈澆灌我的僕人和使女,他們就要說預言。在天上我要顯出奇事,在地下我要顯出神蹟,有血、有火、有煙霧。日頭要變為黑暗、月亮要變為血,這都在主大而明顯的日子未到以前。到那時候,凡求告主名的,就必得救。』(徒二:16~21)
    幾乎每一位五旬節派或靈恩派的講員,都最喜歡引用約珥的這一段經文,來描述當今仍有許多聖靈的恩賜運行。不過通常只有引用16~18節,強調你們的兒女要說預言,你們的少年人要見異象,老年人要作異夢,用以佐證聖靈的大能。很有趣的是,許多福音派的人對上面這幾節經文卻視而不見,好像沒有聖靈能力這回事,他們只強調到那時候,凡求告主名的,就必得救,也就是救恩論。現在一些後靈恩派的人倒是高舉16~18節,他們教導說每一個人都來看異象做異夢與說預言,也有說預言的研習會,讓人可以對人說預言或說異象。那些只喜歡講末世論基督再來的信息,很可能就像人家所說:『這一段常和啟示錄被一些愛好各類末日預言的有心人士拿來炒作』。1到底我們要怎樣看待這一段經文呢?我們能否瞭解彼得站起來,向那些嘲諷他們醉酒的人講解的意義呢?我們要嘗試去瞭解路加敘述彼得的講章時,為何要引用約珥的預言。
    當那些在耶路撒冷的猶太人,指責彼得與其他人醉酒時,『彼得和十一個使徒站起,高聲說:“猶太人和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哪,這件事你們當知道,也當側耳聽我的話。你們想這些人是醉了?其實不是醉了,因為時候剛到巳初(早上九點)』(徒二:14~15)。彼得為了要澄清他們的誤解,他就引用約珥書二:28~32的經文,他說「末後的日子」是指從五旬節那一天聖靈澆灌之日起,一直到「耶和華大而明顯的日子」(審判的日子)顯明之日為止。教會就處在這兩段時間的中間,現在已經過了兩千年我們仍然在等候耶穌再來,等候我們能被提(帖前四:13~18) 。彼得在引述約珥的話時,似乎故意把約珥的「以後」,變成「在末後的日子」,他為什麼要這樣做呢?那時代的人雖然不像現在對學術上的要求,引述別人的話時不能改變人家的話,但是我也不認為他是無心的,反而是他有企圖的說出「在末後的日子」,我們可要問他為什麼這樣說呢?彼得說他所看到與所聽到,確實已應驗了先知所預言(珥二:28~32)。約珥與其他先知一樣,看不清楚未來末日之事,但是,彼得已看見耶穌從死裡復活、升天,並且降下聖靈來,所以他知道這一位耶穌就是他們所等待的彌賽亞。因此,他才會說:『這正是』意思是約珥的預言已經完全應驗出來了,這個應驗包括16~18節與19~21節。彼得在引述預言時並沒有分兩段,表示他認同聖靈降臨,也就是末日的時刻了。會不會彼得也跟那些先知一樣,有可能不知這應許何時才能應驗,他所看見只是彌賽亞已經來臨,盼望耶穌能快快再來。
    聖靈澆灌凡有血氣的,是指所有人類,只要他已經悔改認罪而渴慕的人,都有可能被聖靈充滿。舊約的時代,聖靈降臨只是短暫的時間,降臨在少數的人身上做一些工作;而聖靈時代的來臨,乃是要普遍性、長遠性的,在那些凡有渴慕的人身上,聖靈降臨要長遠的在他們身上工作。雖然彼得引述約珥的話並沒有直接說,門徒【說方言】就是等於說預言,但是彼得用「這正是」表示把這兩件事相提並論,其實,他要表明的是說約珥的預言已經應驗在他們身上了。所以彼得透過聖靈,說明門徒的「說方言」是與約珥所說的「預言」意義是相同的(參林前十四:5,6)。聖經中「說預言」是指替神說話,成為神的出口 (比較出七:1與出四:15、16)。末後的日子人要說預言,這個預言一樣等同於舊約先知所說的預言,因為他們都是在替神說話。少年人要見異象,老年人要作異夢,在聖經異象與異夢,經常交互使用,此處至少有相同的看法(參徒十:17;十六:9、10)。彼得在徒十:17正在思考所見異象是什麼意思的時候,聖靈告訴他會有三個人來見你,你不要懷疑就跟他們去吧?今天有許多人喜歡看異象異夢,我覺得我們應該尋求印證,好像彼得一樣,否則我們常常會貽笑大方。十六:9、10是保羅在特羅亞夜間見到一個異象,這個異象是馬其頓的呼聲,他就隨著這個異象到馬其頓去傳福音,異象或異夢可以給我們提供一個方向,然後就要順著聖靈的感動去做。『我要將我的靈澆灌我的僕人和使女』被聖靈充滿的人並不在乎他的社會地位,在這一百二十位門徒中可能沒有奴隸的身份,當時的羅馬帝國百分之八十的人口是奴隸,現在預言已經應驗了,不論男女老幼或奴隸都可以被聖靈充滿。有一些解經家把十八、十九節只當作象徵性的解釋,其實『奇事』是指神的靈澆灌,並且要說方言或說預言,一直到世界的末了。在末後的日子中,神說祂的靈要灌凡有血氣的,祂的兒女要說豫言,少年人要見異象,老年人要作異夢,祂的僕人和使女要說豫言。可見聖靈是賜給凡信祂的,無論男女老幼。
    耶穌第二次再來之前,會有許多現象要發生,(參考太二十四;啟示錄)就如19、20節所描述的那樣發生。若照約珥書這段文字的字面意義,誰也不會說這是指五旬節聖靈的降臨,因為那天根本就沒有看到日頭變黑,月亮變血等徵兆,所以我們只能說,彼得只是“借用”它作為類似的“對比”,約珥的預言可能要在另一個日子才真正的應驗。「有人解釋這一段經文是參考了出埃及記十九:16~18;二十:18,並且五旬節的經歷神要把新律法,或者是新約的更新」。2『有血、有火、有煙霧。日頭要變為黑暗、月亮要變為血,這都在主大而明顯的日子未到以前。』(徒二:19~20)前面說了,有人把未來要發生的時情跟西乃山所發生的相提並論,下一句話『日頭要變為黑暗、月亮要變為血』可能是指末世核戰的結果。彼得與約珥一樣,對末日的時間不是很清楚,不知道末日的時間不如他們所說的預言,以為末日已近在眼前,從使徒行傳二章的時間到現在已經過了兩千年,當然我們都知道彼得所指末後的日子,就是從五旬節那天直到基督再來。所以,16~21節必須分兩個階段來看,16~18節是說有許多異象、異夢與預言的發生,而19~21是指末日來到以前所要發生的預兆。在這裡我要問約珥先知與使徒彼得,怎麼會分不清楚時間點呢?會不會這也是在神的計畫裡面呢?我覺得16~18節的異象、異夢與預言的發生,不是指兩千年前發生的事而已,這些恩賜的運行都是為了末日預兆已經快來,走筆至此,深深感覺基督再來非常靠近了,而在這末日時,會有許多人起來見異象與異夢,都是為了預備基督再來。
    「路加提到許多舊約的預言與應許,是因為他不僅要銜接舊約先知神的應許,也要把神自創世以來的救贖歷史,透過路加福音與使徒行傳連接上保羅書信的救贖歷史,然後再加上約翰的啟示錄,我們就可以全面了解新舊約的關係。可見路加福音與使徒行傳在新舊約聖經的地位,就好像一座救恩歷史的橋樑」。我們若能好好預備自己,神會把更多的恩賜賞賜給我們,好預備在末日的時候可以運用。

 

 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