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文:(徒四:1~12)

    為主傳福音的人要常常預備心,可能要為主受逼迫,彼得與約翰在美門口所行的神蹟,引來公會的注意,而且把他們抓來要審判他們。我覺得末世的時候,我們這些為主傳道的人,也有可能遭遇逼迫。

    使徒對百姓說話的時候,祭司們和守殿官,並撒都該人忽然來了。因他們教訓百姓,本著耶穌,傳說死人復活,就很煩惱,於是下手拿住他們;因為天已經晚了,就把他們押到第二天。但聽道之人有許多信的,男丁數目約到五千』(徒四:1~4)。

公會(官府)是猶太人由七十一人所組成的公會,祭司長為主席。這個組織是在主前兩百年開始有的制度,這個組織一直持續到主後七十年,耶路撒冷城被毀為止。他們有權管理一切民政及宗教事宜,也可以處理一般刑事案件,但他們沒有權判死刑,不過若有人褻瀆神,不論是猶太人或羅馬人,這個公會有權定他死刑。該人與法利賽人,撒督該人比較屬於貴族身份,他們重視政治而忽視宗教。他們只遵守摩西的律法而拒絕口頭上的傳統,他們不相信有身體復活之事(參可十二:18~27)。法利賽人追求宗教而忽視政治,對歷代已來的口述傳統很在意,而發展口傳【米示拿】,耶穌常抨擊法利賽人就是因為他們以傳統來替代神的話,他們贊成死人復活

的事(v.2)。這兩群的人平時是互相攻擊,但是現在卻有相同的立場,就是他們要想辦法來對付彼得。

    這些公會的成員不能接受死人復活的事情,因此他們去抓拿彼得,想要制止他繼續傳講死人復活的事情,他們把彼得扣留等著隔一天才要審問他。因為看見美門口的神蹟,彼得有能力的證道之後,那天信的人男丁數目約有五千,如果加上婦女大概一萬多人以上。你想這種佈道的模式是否是我們所嚮往的?

    第二天,官府、長老,和文士在耶路撒冷聚會,又有大祭司亞那和該亞法、約翰、亞歷山大,並大祭司的親族都在那裏,叫使徒站在當中,就問他們說:「你們用甚麼能力,奉誰的名做這事呢?」』(徒四:5~7

「官府、長老,和文士」『官府』原文係複數詞,指祭司長們;『長老』指民間的紳耆;『文士』多為法利賽人,他們深諳舊約律法和古人的遺傳。公會是由這三班人組成的,也是以色列的最高法院;定主耶穌死罪的就是他們(太廿六57,59;路廿二66)。「大祭司亞那」主後六至十五年作大祭司,後被羅馬人免職,但猶太人仍公認它為大祭司。「該亞法」他是亞那的女婿,在主後十八年至卅六年繼任大祭司。「約翰」也許是亞那的兒子約拿單,在主後卅六年繼任大祭司;也有人認為他就是耶路撒冷淪陷後『大會堂』的首領約翰‧本查蓋。

    『你們用甚麼能力,奉誰的名,作這事呢?』這些公會的人根本看不起彼得與這些小市民,所以他們才會問彼得說你們行這事,『這事』指行神蹟醫治那生來是瘸腿的(參22節;三2)。他們這個問話表明他們所要對付的乃是那個『誰』――耶穌基督;撒但的對頭是主,所以服在牠權下的爪牙自然也是對付主。

    那時彼得被聖靈充滿,對他們說:「治民的官府和長老啊,倘若今日因為在殘疾人身上所行的善事查問我們他是怎麼得了痊癒,你們眾人和以色列百姓都當知道,站在你們面前的這人得痊癒是因你們所釘十字架、神叫他從死裏復活的拿撒勒人耶穌基督的名。他是你們匠人所棄的石頭,已成了房角的頭塊石頭。除他以外,別無拯救;因為在天下人間,沒有賜下別的名,我們可以靠著得救。」』(徒四:8~12)。

    『彼得被聖靈充滿』(v.8)與第一次被聖靈充滿有何不同?(參路十二:11~12;太十:19~20)比較彼得之前三次不認主與現在的不同。彼得在五旬節那一天已經經歷聖靈充滿的能力,現在彼得是再次被聖靈充滿,我們不能只又一次被聖靈充滿,乃要常常被聖靈充滿,如同保羅所說『不要醉酒,酒能使人放蕩;乃要被聖靈充滿』(弗五:18),這裡被聖靈充滿的意思是常常被充滿。

除了耶穌的名再也沒有別的名可以靠著得救,『匠人所棄的石頭』這句出於詩一一八:22『匠人所棄的石頭已成了房角的頭塊石頭』,耶穌曾引用它(可十二:10;彼前二:7;太二十一42,45)。這兩節經文強調,耶穌這名代表了神在耶穌身上的作為,以及藉由耶穌而傳給世人拯救的信息。人若接受了耶穌的名,也就是信了耶穌。神給人的救恩就是人必須『信耶穌是基督,是神的兒子』,這樣『就可以因祂的名得生命』(約廿31)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