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文:徒五:17~32

教會人數不斷的增長,引起公會的成員包括大祭司與撒都該教門的人都緊張起來,如果信耶穌的人越來越多,對他們的威脅會越來越大。全體的使徒因著教會不斷的增長,大祭司和他的同人忌妒與仇恨教會的心越來越厲害,在18節提到使徒們無緣無故又被關起來。

    大祭司和他的一切同人,就是撒都該教門的人,都起來,滿心忌恨。就下手拿住使徒,收在外監』(徒五:17~18)。

羅馬政府官定的大祭司是該亞法,但猶太人仍認定亞那(該亞法的岳父)為實際上的大祭司,因為大祭司應是終身職(參徒四6)。『他的一切同人』指他家中的成員,就是撒都該教門的人,可見『撒都該人』多出自祭司階級(參徒四1)。

『但主的使者,夜間開了監門,領他們出來,「說:『你們去站在殿裏,把這生命的道,都講給百姓聽。』」(徒五:19~20)

第19節說「主的使者夜間為他們開了監門,領他們出來」,這是一個神蹟,天使把使徒們帶領走出監牢,按理來說監牢有獄卒在看管,若不是神蹟他們是出不來的。在第四章裡彼得與約翰被抓到公會面前只有受到一點點的恐嚇而已。這一章眾使徒們被天使神蹟式的帶離外監之後,要他們又回到聖殿去傳講生命的道。這表明使徒絕對順從神,雖然冒險犯難,亦在所不惜。公會的人再度把他們請來,不過這次是很客氣地而不是用強暴的方法,最後這些使徒們是遭到一頓毒打。到了第七章司提反被石頭打死了,從這三段經文可以得知公會(撒旦)的作為也是漸進式的逼迫。

使徒聽了這話,天將亮的時候就進殿裏去教訓人。大祭司和他的同人來了,叫齊公會的人和以色列族的眾長老,就差人到監裏去,要把使徒提出來。但差役到了,不見他們在監裏,就回來稟報說:「我們看見監牢關得極妥當,看守的人也站在門外;及至開了門,裏面一個人都不見。」守殿官和祭司長聽見這話,心裏犯難,不知這事將來如何』(徒五:21~24)。

19~26節對大祭司和他的同人們是一件相當諷刺他們的事件;而對教會與使徒們來說卻是主

的名再次被高舉起來,這段經文也要繼續第12節神蹟奇事不斷在他們當中運行。大祭司和他的同人們隔晨一大早,已經在公會等待升堂摩拳擦掌地要審理使徒們,或許他們已經在擬定控訴使徒們的罪狀,以及判決的條文,突然間差役慌慌張張的跑了進來敘述「我們看見監牢關得極妥當,看守的人也站在門外;及至開了門,裏面一個人都不見。」守殿官和祭司長聽見這話,心裏一下子從高昂的士氣跌到了谷底,因為他們知道這是神蹟,若是集體越獄他們早就可以名正言順去把使徒們抓回來,這是神蹟,因此第24節才會說:他們「心裏犯難,不知這事將來如何。」

有一個人來稟報說:「你們收在監裏的人,現在站在殿裏教訓百姓。」於是守殿官和差役去帶使徒來,並沒有用強暴,因為怕百姓用石頭打他們。帶到了,便叫使徒站在公會前;大祭司問他們說:「我們不是嚴嚴地禁止你們,不可奉這名教訓人嗎?你們倒把你們的道理充滿了耶路撒冷,想要叫這人的血歸到我們身上!」彼得和眾使徒回答說:「順從神,不順從人,是應當的。你們掛在木頭上殺害的耶穌,我們祖宗的神已經叫他復活。神且用右手將他高舉(或譯:他就是 神高舉在自己的右邊),叫他作君王,作救主,將悔改的心和赦罪的恩賜給以色列人。 我們為這事作見證;神賜給順從之人的聖靈也為這事作見證」』(徒五:25~32)。

    有關這次審訊的過程,我們可以注意的是:大祭司的控訴(v.28)早已嚴禁他們傳講『這名』,為何他們不遵守,反而控訴是祭司們(猶太人)把耶穌殺害了。使徒的見證(v.29~32)使徒重申他們要順從的是神,而不是人。這些反對主耶穌的人,曾眾口一詞的願意承當流主耶穌之血的罪(太廿七25),如今卻改口推辭,可見宗教徒的話不可採信。「順從神,不順從人,是應當的」當人的命令和神的命令相牴觸時,我們信徒所該有的選擇乃是:『順從神,不順從人』。不過,基督徒活在世上,仍有順服掌權者的責任(羅十三1)。我們如何在『順服人』和『不順從人』之間,取得平衡呢?要知道,順服(submission)是裏面的存心和態度的問題,順從(obey)是外面的行為的問題;順服是絕對的、無限的,順從是相對的、有限的。我們固然應當服在一切有權柄的之下,但是有的權柄可以順從,有的權柄不能順從,像有的涉及基督徒基本問題,如信主、傳福音等。有的事我們能順從固然是『服』的,有的事我們不能順從也應當是『服』的。這是基督徒應有的態度。比方作兒子的人,雖然不順從父親的話去作某一件不合基督徒體統的事,但對父親仍須有順服的存心和尊敬的態度。

 

 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