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文:使徒行傳七:46~60

    司提反雖然被公會的人收押,他們還設下陷阱叫人作假見證,可是他卻從以色列人的歷史娓娓道來,從亞伯拉罕到大衛的生平重要事蹟說出來,並且那些歷史如何驗證耶穌基督就是他們所等待要來的彌賽亞。

    大衛在神面前蒙恩,祈求為雅各的神豫備居所;卻是所羅門為神造成殿宇。其實,至高者並不住人手所造的,就如先知所言:主說:天是我的座位,地是我的腳凳;你們要為我造何等的殿宇?哪裏是我安息的地方呢?這一切不都是我手所造的嗎?』(徒七:46~50)。
    司提反引述《以賽亞書》第六十六章一至二節,來證明他所說是正確的。人手所造的殿宇並不能讓神得著安息;這話指明,神是在尋找另一種值得祂安息的殿宇,就是祂手所『新造的人』(林後五17;林前六19;弗二22)。按《以賽亞書》原文,在本句之後接著說:『但我所看顧的,就是貧窮和靈裏痛悔的人』(原文另譯)。由此可見,惟一能夠提供神安息的地方,乃是悔改之人裏面的新靈(結卅六26~27)。

    你們這硬著頸項、心與耳未受割禮的人,常時抗拒聖靈!你們的祖宗怎樣,你們也怎樣。哪一個先知不是你們祖宗逼迫呢?他們也把預先傳說那義者要來的人殺了;如今你們又把那義者賣了,殺了。你們受了天使所傳的律法,竟不遵守。』(徒七:51~53)
    司提反是指責這些猶太人他們的肉身雖然受過割禮,但是向著神仍舊硬心,不肯聽從神的話,故無異心與耳未受割禮。神不是直接將律法傳給人,而是間接藉著天使傳給人,這暗示了傳律法給人這件事,在神並不感覺是祂對人一件親切甜美的事,因為律法不是神的本意,只不過是要藉著律法來看守神的選民(加三23)。

    眾人聽見這話就極其惱怒,向司提反咬牙切齒。但司提反被聖靈充滿,定睛望天,看見神的榮耀,又看見耶穌站在神的右邊,就說:「我看見天開了,人子站在神的右邊。」眾人大聲喊叫,摀著耳朵,齊心擁上前去,把他推到城外,用石頭打他。作見證的人把衣裳放在一個少年人名叫掃羅的腳前。他們正用石頭打的時候,司提反呼籲主說:「求主耶穌接收我的靈魂!」
又跪下大聲喊著說:「主啊,不要將這罪歸於他們!」說了這話,就睡了。掃羅也喜悅他被害』(徒七:54~60)。

但司提反被聖靈充滿按原文宜翻作『滿有聖靈』(請參閱徒六3註解)。別處聖經都告訴我們榮耀的基督是坐在那權能者的右邊(詩一百十1;太廿六64;弗一20;西三1;來八1),惟獨在這裏記主站在神的右邊,這可能表示基督正迎接祂忠心的僕人進入榮耀。司提反的特點,是他經常被聖靈充滿。他不僅一次充滿(徒六5),而是常常有滿溢的生命。聖靈所充滿的人,他們必常向上仰望;他們不是注意可見的事,而是那不可見的。並且被聖靈所充滿的人,必然看見主自己,因為聖靈的工作,就是使人看見主耶穌。在公會裏有人看見司提反的容貌,好似天使的面貌(徒六15);聖靈所充滿的人,必然照射出神的榮耀。

    那些猶太人受不了他的忠言逆耳,「眾人大聲喊叫」以聲音壓制對方;(2)「摀著耳朵」拒絕聽取不同的意見;(3)「齊心擁上前去」彼此之間以肉體的心意為結合。把他推到城外,用石頭打他」這是對於褻瀆神者的刑法(利廿四14~16;來十三12~13)。『掃羅』就是使徒保羅得救以前的名字(徒十三9);他年輕時在猶太教中比許多同歲的人更有長進,並且為祖宗的遺傳更加熱心(加一14),因此有人以為他是這次處死司提反的負責人。主許可司提反的遭遇和掃羅的殘害,無非是要促使祂的門徒們遵從祂的吩咐,離開耶路撒冷到各處去作見證(徒一8)。果然,在這是發生以後,門徒們分散到猶太和撒瑪利亞,往各地傳道(徒八1,4)。

司提反不僅用話語作見證,祂也用『整個人』作見證,特別是表現於殉道時的光景,乃是『釘十字架的基督』那模型的重現:(1)對神是全然的交託――「求主耶穌接收我的靈魂」;(2)對人是全然的赦免――『主阿,不要將這罪歸於他們』(60節)。司提反是教會使上第一位殉道者。據說路加所以能知道司提反的受審與死的事實,乃出於保羅自己的口述;司提反的死,定然深深地給保羅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。保羅當時所以會這樣逼迫人、侮慢人,乃是因為他那時還不信不明白(提前一13)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五旬節派的講道與講章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