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文:使徒行傳八:25~40 

「有主的一個使者對腓利說」此處『主的使者』和29節的『聖靈』乃是同義詞。腓利是一位順從聖靈帶領的人,聖靈對他說:「起來,向南走」『南』字在原文另有『晌午』之意,故這裏也可解作『雖在烈日之下,亦須即刻起身以赴』。「往那從耶路撒冷下迦薩的路上去」『迦薩』離撒瑪利亞約有一百多公里,是到埃及必經的一條沿海岸狹窄走廊,西面是地中海,東面是大片沙漠。「那路是曠野」此句應是路加的補充解釋,而不是主使者的話。『曠野』指人跡罕至的地方;路加作此解釋,顯然是要強調主的使者吩咐腓利的『不尋常性』。腓利在撒瑪利亞的工作非常順利,但是他不以此為己有的事工,他願意完全順服聖靈的帶領。

「不料」原文是『看哪』,我非常喜歡不料,意思是沒有想到,不在自己所預設之內,而是聖靈的指示與帶領。「有一個埃提阿伯人」『埃提阿伯』(Ethiopia)今譯『衣索比亞』,但解經家多認為這詞在當時是指舊約裏的『古實』,亦即今日的『蘇丹』,它位於非洲東北部。「是個有大權的太監」『太監』是一種官位的名稱,並不一定是個閹人。按摩西的律法,閹人不得進聖殿朝拜。「在埃提阿伯女王干大基的手下總管銀庫」『干大基』乃該國女王的稱號,有如埃及王稱為『法老』;『總管銀庫』即今財政大臣。「他上耶路撒冷禮拜去了」這位太監若非正式改信猶太教者(申廿三1),就是一位敬畏神的外邦人。腓利因順從聖靈的感動,竟然在想不到的地方――『曠野』,救了一個大有影響力的人。我們對聖靈的感動和引領,雖然有時難以理解,也當完全順服,才能叫許多奇妙的事,也發生在我們的身上。

    「聖靈對腓利說」聖靈怎樣對人說話?聖靈當時可能是藉著天使說話(參26節),但也有可能是藉著人裏面的直覺而與人說話。聖靈所有的工作都是在我們的靈中作的(羅八16原文)。直覺乃是人靈裏的知覺,不是身體的感覺,也不是心思的思想,而是一種靈裏的知覺。聖靈的聲音,在直覺裏是可以聽得見的。不是肉耳可以聽得見祂,也不是心思可以推想祂,乃是直覺可以聽見祂。

「腓利就跑到太監那裏」『跑』字表明他的順從是勤快的。「聽見他念先知以賽亞的書」古時的人唸書時習慣朗讀。太監的長處至少有二:(1)勇於承認自己的有限與無知;(2)肯謙卑向人就教。「他所念的那段經」就是《以賽亞書》第五十三章七至八節。這段聖經是預言救贖主基督,不料就是這樣發生,太監正在讀那段經文,而聖靈帶領腓利就正好遇到了。「他像羊被牽到宰殺之地」預言主耶穌是代罪的羔羊(約一29),被帶到各各他釘十字架(可十五22)。「又像羊羔在剪毛的人手下無聲,他也是這樣不開口」預言主耶穌在公會和巡撫面前,默然無聲,不為自己表白(太廿六63;廿七14)。「他卑微的時候,人不按公義審判他」預言主耶穌在人手中受冤屈,聖潔公義者反而被定罪(太廿七24~26;徒三14)。「誰能述說他的世代,因為他的生命從地上奪去」預言主耶穌在十字架上代人受死,乃是千古未有的大事。

「請問,先知說這話,是指著誰」這問話表明太監並非不明白這段聖經所描繪受冤屈的情節,而是不明白究竟甚麼樣的人物蒙受如此冤屈。這包含了:(1)這人在神面前的地位如何?(2)神為何要讓他受此對待?「腓利就開口從這經上起,對他傳講耶穌。」「看哪,這裏有水,我受洗有甚麼妨礙呢?」由這話可以想見,腓利在向太監傳講福音時,必然曾提及『受浸』之必要,並且『這裏有水』的話表明,受浸絕不是象徵性的點水禮,而是將全身浸入水中,所以才需要『有水的地方』。「你若是一心相信,就可以」『一心相信』指全心相信,不是半心相信,半信半疑。注意,這裏的『心』不是指頭腦的心思(mind),而是指心意(heart)。「我信耶穌基督是神的兒子」『基督』是主耶穌職分的稱呼;『神的兒子』是主耶穌身份的稱呼。祂是基督,來成全神的旨意,完成神的計劃;祂是神的兒子,來顯出神自己,表明神自己。「腓利和太監二人同下水裏去」太監受浸是下入水裏,受完浸後又『從水裏上來』(39節),可見受浸乃是全身浸入水中,這就是聖經所指定的施浸的方式。

「就歡歡喜喜的走路」據傳說,這太監回去以後,使許多埃提阿伯(衣亞)人成為基督的信徒。至少我們可以確知的,是這樣歡歡喜喜的走路的人,是不能不與人分享他所發現的喜樂的。「從水裏上來」受浸之後『從水裏上來』,表明受浸的人與主一同復活(羅六5,8)。

「後來有人在亞鎖都遇見腓利」『亞鎖都』就是舊約裏的亞實突(撒上五1),是非利士人五大城市之一,距離迦薩約三十公里。「直到該撒利亞」從亞鎖都到該撒利亞約有一百公里的路程。『該撒利亞』是羅馬帝國派任巴勒斯坦巡撫的駐節處,居民多為希臘人。

 

 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