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文:使徒行傳九:1~3

    掃羅仍然向主的門徒口吐威嚇凶煞的話,去見大祭司,求文書給大馬士革的各會堂,若是找著信奉這道的人,無論男女,都准他捆綁帶到耶路撒冷。掃羅行路,將到大馬士革,忽然從天上發光,四面照著他』(徒九:1~3)。

這是歷史上最值得注意的一段歸主故事,這故事不但影響了掃羅個人,更大大影響撒但國度與神國度的消長。撒但國度中曾是最重要的大將與急先鋒,在一日之間不但降服主,而且轉變成建造神國度中最重要、最聰明的工頭(林前三:10)。這是掃羅個人與當時的教會,甚至撒但也始料未及的。我們所要關心的人中,可能有人像掃羅一樣,過去經常逼迫你的信仰;也有可能是一直保持著冷漠,不理不睬的態度。無論如何,我們都要有堅強的信心,相信神既然可以改變掃羅,也一定可以改變我們所關心的人。

    保羅悔改之前的背景:駱格翰(Richard Belward Rackham )所著使徒行傳詮釋194頁中指出,路加把保羅生平分為三個明顯的階段,一、法利賽人的掃羅,二、基督徒掃羅,三、使徒保羅。掃羅生在有高等學府的大數,他生來就是法利賽人,也是羅馬公民。他雖然擁有羅馬公民的特權,卻不使用它在當時希臘社會中,反倒以希伯來人中的法利賽人自居,更受教於迦瑪列的門下。掃羅因受著嚴格的猶太家教薰陶,他認為有任何人相信耶穌都是異端,因此他以最強烈的手段要掃除基督徒(徒八:3)。

在掃羅的腦海中一直縈繞著司提反的一些事蹟,這些事使他未能忘懷,按保羅起初的想法,司提反是褻瀆者,為律法所咒詛;然而司提反的論點理由充分,無瑕可擊。為了平息這強烈的疑惑,掃羅逼迫耶路撒冷的基督徒,只有讓他帶來更多的疑惑?為何這些單純的人,能夠如此面對危險、苦難和死亡時,一點也不懼怕呢?因此他又更瘋狂的驅使自己向公會討捕捉令狀,然後預備到大馬色去捉基督徒。

簡介大馬色:大馬色城在亞伯拉罕的時代已經有了,它是古代近東的通衢大城,有些歷史學家認為,大馬色為世上唯一的最古城市,自成為城市以來,它就未曾遭廢棄。在南北兩國時,大馬色是亞蘭王國的首都,該王國於主前七百三十二年為亞述人所滅。自從主前六十四年,它已成為羅馬帝國敘利亞省的一部份,在大馬色有許多猶太人居住在那裡,也有幾個會堂。猶太歷史學家約瑟夫記載在主後六十六年,這個地方約有一萬到兩萬猶太人被屠殺。因此掃羅要捉拿基督徒的時候,當地的人口與猶太人一定相當多。大約七十年前,在開羅發現一本非正統派的殘書,書中說明這派人的總部設在大馬色。當時它是羅馬帝國邊疆重鎮,各地文化、宗教、經濟都匯集在此處,猶太教非正統派在那裡當然也不會遭到攔阻,他們還計劃要回到耶路撒冷改革聖殿中的崇拜。從耶路撒冷到大馬色約有一百四十英哩的路程,這旅程若是徒步的,大概要花一個禮拜的時間,掃羅要追捕的人大概是那些從耶路撒冷和猶太進出的人,而非大馬色本地的信徒。

大馬色路上的光:這旅程的末了,時間大約在正午,行路的人通常會休息,但掃羅卻急於行路,忽然從天上有一道超乎太陽的亮光,四面照著他,而這光是如此炫耀眾人都仆倒在地(徒廿六:14)。通常陽光是不能四面照射,而這四面的光是保羅未曾見過的,這光不是陽光,不是閃電,在世上的光都有影子,唯獨這從神來四面的光沒有影子。奇妙的是主不是派天軍來擊殺掃羅,而是用四面的光使他仆倒降服。「光」在聖經常表示主的顯明,耶穌也說過:「我是世界的光」(約八:12);「那光是真光,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」(約一:9)從掃羅自己的話及亞拿尼亞可知他所見的光就是榮耀中的基督。

 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