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文:詩篇二十三:1~6

詩篇二十三篇是詩篇中最受歡迎的詩歌,稱為詩中之詩。也是我們許多人會背或唱的詩歌,這篇詩歌是大衛王老年的時候所寫的一生的經驗。神的名字,就是神的性情,也是神的所是和神的所為。所以,當神開啟衪自己的名字,就是祂要將衪的所是、所為,跟我們分享,使我們跟衪的性情、祂的產業有份。在整本聖經中,再也沒有像詩篇23篇一樣,在短短一篇當中,以神這七個立約的名字,將祂的屬性彰顯無遺。按舊約聖經原文中,本篇內容包含了七個複名:一、耶和華羅以(Jehovah-Rohi)(耶和華是我的牧者)第一節。二、耶和華沙龍(我的平安)第二節。三、耶和華羅非格(我的健康或力量)第三節。四、耶和華直根努(我的公義)第三節。五、耶和華沙曼(我的伴侶)第四節。六、耶和華尼西(我的旌旗)第五節。七、耶和華以勒(我的預備)第六節。當我們越花時間認識神自己,我們就與祂越親密、認識祂的心意,對於我們所禱告祈求的,就越有蒙垂聽的把握,甚至是宣告出祂的心意。當你以禱告培育你個人與神親密的關係時,然後再用祂的名字來為別人代禱。下面我們再從大衛一生中三個時期來看他與神的關係:

 

Ⅰ、青年期(v1、2)

大衛寫這詩時,可能住在他自己的宮殿裏,由童年時期想到晚年:他從牧羊的生活開始,中間經歷了各種人生風波,現在年已老邁,好像夕陽西沉;但是當他緬想當年,瞻望將來,從牧童而豋以色列的王座,其間一切都明顯有耶和華的看顧和帶領。現在雖然住在王宮,但他不以今日的福樂為滿足,他所思想的是神的殿,天的家;他所見是耶和華與他的關係。

    他說:『耶和華是我的牧者』,神親自作牧人,在以西結書三十四:15、16『主耶和華說,我必親自作我羊的牧人,使他們得以躺臥。失喪的,我必尋找;被逐的,我必領回;受傷的,我必纏裹;有病的,我必醫治;只是肥的壯的,我必除滅,也要秉公牧養牠們』,神自己說,祂要親自悉心牧養(賽四十:11),後來神親自道成肉身,成為牧人尋找失喪的羊群(路十五:3~7;約十:1~16)。祂也要在未來的寶座上牧養群羊,『因為寶座中的羔羊必牧養他們,領他們到生命水的泉源;神也必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。』(啟七:17)。大衛又禱告說:『我必不至缺乏』,大衛在牧羊或面對歌利亞一點都不擔心,因為他相信神會幫助他供應他。在詩篇詩三十四:10說:『少壯獅子還缺食忍餓;但尋求耶和華的,甚麼好處都不缺』。所以我們若學會常常尋求耶和華的,什麼好處都不缺,因為祂會供應我們。所以我們不僅生活上不缺、心靈上不缺在屬靈上也是不缺。『祂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,領我到可安歇的水邊』,在以西結書三十四:14『我必在美好的草場牧養他們;他們的圈必在以色列高處的山上。他們必在佳美之圈中躺臥,也在以色列山肥美的草場吃草』,因此我們相信,我們都可以在屬靈或生活上依靠祂,而得到充足的休息。

 

Ⅱ、中年期   

在第三節裡『他使我的靈魂甦醒,為自己的名引導我走義路』,這裡說使靈魂甦醒,其實這裡是指生活中離棄神的時候,神管教他,讓他重新回到神面前。先知拿單指責大衛去淫亂拔示巴以後,大衛禱告說:『神啊,求你為我造清潔的心,使我裡面重新有正直的靈。不要丟棄我,使我離開你的面;不要從我收回你的聖靈』(詩五十一:10、11),就算我們背逆神,但是神仍然會透過很多曲折的道路,也要再把我們領回!因為祂「為自己的名引導我走義路。」原來,好牧人對羊群無微不致、百般照顧、保護,甚至他們走了岔路,也把他們領回,並不是因為羊群「聽話」、乖巧的。羊天生就是既膽小又愚鈍的動物,他們既不能自己覓食、又沒有自衛的能力,甚至連認路也不懂,每一方面都要牧人照顧。而牧人願意細心照料、引領他們,完全不是因為牠們有突出的表現:某一隻羊乖巧些、聰明些、討牧人喜歡多些,牧人就特別多些關顧、保護牠,是這樣嗎?不!正好相反,某些羊特別容易迷失、特別軟弱和易受傷害,牧人才多番關顧。大衛在中年的時候也遭受到掃羅的追殺,他明白被逼迫的情境是什麼?『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,也不怕遭害,因為你與我同在;你的杖,你的竿,都安慰我』(詩二十三:4),許多人因為怕惡魔,怕災殃,就在心靈上受許多的痛苦。懼怕是表示沒有完全的信賴。完全信靠主的人可和詩人說:“雖有軍兵安營攻擊我,我的心也不害怕。雖然興起刀兵攻擊我,我必仍舊安穩”(廿七篇三節)。

 

Ⅲ、老年期

『在我敵人面前,你為我擺設筵席。你用油膏了我的頭,使我的福杯滿溢。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著我,我且要住在耶和華的殿中,直到永遠!』(詩二十三:5、6)。大衛一生出入沙場,兩軍對壘,不知擺過多少次陣,他打贏歌利亞而成為英雄,掃羅王邀大衛入宮,為他擺慶功宴。但這句說到在敵人面前不是擺陣,乃是神為他擺設筵席,同一個「擺」字,可圈可點。「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著我」,大衛兩度被追殺,先被掃羅窮追,後又被兒子押沙龍追趕,提心吊膽。這裡,追趕他的不是兇險,乃是神的恩典;那是超乎所想所求的。神在前面引帶,神的恩惠慈愛又尾隨不捨,怎能不感受良多!「我且要住在耶和華的殿中,直到永遠。」平時打仗,晚上收兵回營。大衛視一生是一個回歸,回到神那裡去。神的同在、神的殿是最安全穩妥的地方。

    從大衛生平中,他從小就是一個牧羊人,他明白耶和華羅以的含意,他也學習一生都仰望神的帶領,從小一直到年老,神是牧羊人我們都好像小羊。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