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文:使徒行傳九:20~30

    掃羅本來是要去大馬色抓拿基督徒,沒想到他在哪裡得到救恩,他被一道亮光照耀變瞎演,亞拿尼亞去為他禱告得醫治同時也被聖靈充滿,他的生命改變,本來是欺壓基督徒的,馬上變成為耶穌的道辯護。

    掃羅和大馬士革的門徒同住了些日子,就在各會堂裏宣傳耶穌,說他是神的兒子。凡聽見的人都驚奇,說:「在耶路撒冷殘害求告這名的,不是這人嗎?並且他到這裏來,特要捆綁他們,帶到祭司長那裏。」但掃羅越發有能力,駁倒住大馬士革的猶太人,證明耶穌是基督』(徒九:20~22)。

掃羅馬上「就在各會堂裏宣傳耶穌」這裏的『就』字,在希臘文裏有一點特別。這是一個時間的字眼,在中文裏可以繙作『立刻』或『隨即』。所以這裏應該是說:『立刻就在各會堂裏宣傳耶穌』。這意思是說,從掃羅蒙恩得救,到他去傳揚福音,幾乎是沒有甚麼時間的間隔的,我相信當他在看著司提反被石頭打死的時候,對他來說是一個很大的刺激。『會堂』是那些狂熱的猶太教徒所在的地方(徒六9);掃羅開始傳福音的重點就放在那最反對福音的猶太人會堂。掃羅自己原來在各會堂中是有名的反耶穌的激進分子,現在卻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。後來,保羅在各地傳福音時,都會先到會堂傳福音,若他們棄絕時才轉往其他地方。

「說祂是神的兒子」這對接受過嚴格拉比教育的猶太人來說,乃是褻瀆神的(約五18;十33)。「在耶路撒冷殘害求告這名的」那些反對教會的猶太人,盡力避免提到耶穌的名字,所以用『求告這名的』來稱呼基督徒。「但掃羅越發有能力」『能力』在此偏重於指屬靈的能力。掃羅『越發有能力』的原因有二:(1)因『被聖靈充滿』(17節)而得著能力;(2)因『和大馬色的門徒同住』(19節),得著交通的幫助,使他更加明白耶穌基督道成肉身來到世上的目的。「駁倒住大馬色的猶太人」『駁倒』一詞,在原文中是一個很吸引人的字眼,它的含意是『混合在一起』。換句話說,住大馬色的猶太人被掃羅的話征服了,對自己原來的信念感到混淆、困惑、沮喪。「證明耶穌是基督」『證明』這詞的原意是『聯結在一起』,表示掃羅引用了各種資料,以證明『耶穌是基督』這一個真理。

「過了好些日子」可能就是指保羅去亞拉伯,在那裏與神獨處,沉思並領悟有關神新約的奧秘,後又回到大馬色的一段日子,前後大約有三年的時間(加一17~18)。亞拉伯為大馬色東邊的敘利亞沙漠地帶。「他們又晝夜在城門守候要殺他」那些猶太人甚至得到了亞拉伯王亞哩達的後援(林後十一32~33)。「他的門徒就在夜間」注意,這裏提到『他的門徒』,就是說,掃羅在短短的兩、三年內,從被人接納歸入基督的身體,迅速地發展到有了自己的門徒。這指明掃羅很有帶領人的才能;從前他是領頭逼迫耶穌的信徒,現在他變成領頭帶領信徒傳揚耶穌。「想與門徒結交」『想』字原文是不定式時態,表示不停地嘗試。「領去見使徒」『使徒』原文是複數,但保羅自稱僅見到使徒彼得和主的兄弟雅各(加一18~19),或許此處的『使徒』是指廣義的使徒,而非僅限於十二使徒。按廣義的使徒定義,巴拿巴也是使徒(徒十四14),而主的兄弟雅各在耶路撒冷具有與使徒相等的地位(加二9)。「和門徒出入來往」這表示彼此之間毫無阻隔,有了完全的交通。「並與說希利尼話的猶太人,講論辯駁」保羅生長在基利家的大數,因此擅長於希臘話。「打發他往大數去」即打發他回故鄉(徒廿二3)。

    當掃羅歸主之後的數年間,正值當時的羅馬巡撫彼拉多(Pilate,主後26~36年)因政績惡劣,被猶太人向羅馬皇帝投訴,該撒將他革職,而繼任的巡撫馬斯騮(Marcellus,主後36~37年)和馬路勒(Marullus,主後37~41年)放鬆了對基督教的箝制;同時分封的王希律安提帕(Herod Antipas,主前4年~主後39年),亦禁止猶太人向教會滋事。此外,當時的大祭司提阿非羅(Theophilus,主後37~41年)為人比較溫和,沒有像他父兄那樣的毒辣。如今,一面因沒有了熱心迫害教會的掃羅,一面又因迫害的重心從教會轉向掃羅(參23~24,29節),所以教會遂得暫時喘息,而進入一段風平浪靜的時期,但為時並不太久(參徒十二1)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五旬節派的講道與講章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