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文:使徒行傳十四:11~28

    因為保羅所行的神蹟,使得路司得城裡的人都驚訝不已。根據呂高尼人的迷信傳說,從前曾有兩位天神丟斯和希耳米(參12節)化身為人形下凡,到路司得來探訪民間,但眾人因不認識他們而未加理會,惟有一對老年夫婦接待他們,後來這對夫婦蒙天神獎賞,其餘眾人則受到嚴懲。按照希臘人的多神信仰,『丟斯』是眾神之王,『希耳米』是諸神的傳訊者。巴拿巴必然是個儀表堂堂、風采高雅的人,因此他們把他當作眾神之王丟斯看待;而因保羅是主要的發言人,他們便稱他為希耳米。

    「就撕開衣裳」猶太人常用這種方式來表示極其痛苦不安;他們二人之所以撕開衣裳,必定是因為認為此種將人當作神敬拜的行為,對他們來說,乃是極其可怖的褻瀆,他們絕對不敢作褻瀆神的事情。「是叫你們離棄這些虛妄」『虛妄』乃指假神(撒上十二21)。「歸向那創造天、地、海和其中萬物的永生神」保羅在這裏簡介了真神的特性有三:(1)祂是創造萬有的主;(2)祂是從永遠到永遠一直存活的神;(3)祂是惟一的神(『神』字的原文是單數詞)。

使徒保羅的講道乃是『因材施教』:對有聖經背景的猶太人,就採取『聖經歷史』講道法(徒十三17~41);對沒有聖經背景的外邦人,則採取『自然』講道法――從大自然的現象,證明有一位創造並管理大自然的神(羅一20)。「僅僅的攔住」意思是很困難地、好不容易地才算攔住了。「以為他是死了,便拖到城外」他們知道羅馬帝國的法律不容許私自行刑殺害,因此想要拖到城外棄屍,以免被追究刑責。「他就起來」按保羅當時的情況,若是未死,也是半死不活,但他一下子就能爬起來,表示這是一種神蹟。「走進城去」上一節是被『拖到城外』,這裏是『走進城去』,二者成一明顯的對比,這告訴我們:(1)害怕的是施害者,而不是被害者;(2)信徒有時候要『逃』(6節),有時候卻須勇敢地面對敵人。路司得、以哥念、安提阿都是他們曾經被人逼迫、反對,並冒過生命危險的地方(參5,19節;徒十三50)。「堅固門徒的心」『堅固』由『在上』和『力量』二字組成,意即『從上加力』或『加上更多之力』。『心』字原文是『魂』,包括人的心思、情感和意志;因此堅固門徒的魂意即:(1)堅固其心思,使他們能更多認識並領會所信的道;(2)堅固其情感,使他們能更多愛主並愛教會;(3)堅固其意志,使他們能更剛強為主站住。「勸他們恆守所信的道」『勸』原意『呼喚至身旁』,是個親暱之詞,有如『臨別贈言』、語重心長般的勸導。『所信的道』原文只有一個字,指他們客觀認識上的『信仰』;這話暗示基督徒的信仰有可能被曲解(猶3)而變質,甚至可能被人棄絕。

「二人在各教會中選立了長老」『選立』原意『將手伸出』,比喻權力的交接與託付。『長老』指其年紀較長、靈命較老練者,負有監督教會的聚會、主理行政、教導並勸勉、維持紀律的責任。本節是新約聖經首次提到長老的設立。使徒在一個地方傳了福音,有人得救了,就成立了教會。有了教會,教會裏的弟兄姊妹們,就需要有栽培、牧養、帶領、管理、監督他們的人。使徒所設立的長老,就是為著應付他們所設立的教會的需要。從聖經看來,管理、栽培一個教會,乃是長老的責任。我們從本節稍微能看出選立長老的條件:(1)長老是由設立教會的『使徒』選立的,並不是由眾信徒互相推選的;(2)『選立』表明長老不是隨隨便便設立,乃是經過使徒在主面前慎重甄選的;(3)顧名思義,長老想必是他們的實際年齡較別人『長而老』者,並且在靈性上也顯出『長』進又『老』練;(4)長老必定是從本地教會的信徒們中選立,而非由別地教會調來的;(5)『長老』的原文是複數詞,表示一地教會的長老大概是二人以上,這遠比一個長老治會為佳。「就把他們交託所信的主」『交託』原意『放置』、『存放』,有如存款於銀行一般,完全信託給對方。這句話也暗示:使徒在選立了長老之後,不再遙控長老;長老並非對使徒負責,乃是對主負責。這樣,才能保證各地教會的行政獨立,而不是使教會成為使徒直接管理,實際管理這個教會的是長老。

『旁非利亞』位於彼西底的南方,是小亞西亞南部沿海的一個小省分,其西部臨接呂家,東部則臨接基利家。『別加』是旁非利亞省的首府;『亞大利』是在別加西南方僅有數哩之遠的一個港口。「往安提阿去」此安提阿乃指敘利亞的安提阿,就是他們此次出外旅行傳道的出發點(徒十三1~3)。「被眾人所託蒙神之恩」『眾人』指眾同工和教會;『所託蒙神之恩』指將他們交託在神的恩典中(徒十五40),使他們得以完成所要作的工作。「就是在這地方」此句的用意在將此安提阿和彼西底的安提阿(徒十三14)有所分別。

 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