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文:使徒行傳十五:1~5

教會初期,一般猶太人信徒仍恪守摩西的律法,遵循猶太教的規矩(參徒廿一24);他們當中有些人,更認為遵守律法乃是人在神面前得蒙拯救的先決條件,因此堅持外邦人信徒也必須同樣地遵守律法、接受割禮,才可接納成為教會的一員。這一次的耶路撒冷大會是第一次基督徒的大型正式會議,也是基督徒與猶太教徒分界線的開始,因此這個大會很重要。

「有幾個人從猶太下來」這『幾個人』大概是來自『法利賽教門』(參5節)的人;他們主張信徒除了信耶穌以外仍須遵守摩西的律法規條。『從猶太下來』意指他們是從猶太教的發源地――耶路撒冷――來的;他們為律法大發熱心,要把他們的觀念強行灌輸給外邦人信徒,叫他們也成為猶太化的基督徒。保羅本來就是法利賽人對猶太教的儀式比誰都熟,可是保羅已經明白神的心意跟那些猶太人的看法不同,因此他不認同那些從耶路撒冷來的人所堅持的。

「教訓弟兄們說」『教訓』並不表示這些人曾獲得使徒們或教會的授權(參24節),他們或許是旅行到此處或經商到這個地方,他們抓住這個機會,陳述他們自己的思想觀念;『弟兄們』包括猶太人和外邦人信徒。「若不按摩西的規條受割禮,不能得救」這樣的教訓,與神新約的福音真理完全相左,因為:(1)人得救是本乎恩,不是憑著行為(弗二8~9);(2)沒有一個人能靠著律法在神面前稱義(加三11);(3)凡是企圖藉律法稱義的,乃是廢掉神的恩,叫基督的死徒然無益(加二21);(4)信徒若把自己置於律法之下,就是放棄基督裏的自由,再回到律法的奴役之下(加二4;五1)。

    「保羅、巴拿巴與他們大大地分爭辯論」『大大地』指極其尖銳的語言與嚴肅的立場。這個地方是基督徒第一次開神學大會,討論基督徒是否要遵守猶太人的律法,保羅知道有一些人從耶路灑冷來傳這個錯誤教導以後,就極力跟他們辯論。「上耶路撒冷去見使徒和長老」注意,這並不表示安提阿教會承認耶路撒冷教會的地位較高,是當時眾教會的母會或總會,其實,耶路撒冷的教會並沒有任何行政權,可以管外邦人的教會。他們去耶路撒冷,是因為這些製造問題的人物都是從那裏來的(參1 節),所以他們就到問題的根源所在,去辦理交涉、解決問題,澄清這一個神學的問題。『使徒』是指十二使徒,因為神將新約的真理啟示並託付給他們,所以他們是新約道理教訓的根源(徒二42);『長老』是指耶路撒冷教會的長老,他們負有治理耶路撒冷教會的權柄(提前五17)。可見『使徒和長老』乃是解決此項道理爭端的最佳人選,故此就去找他們交通商量。使徒保羅此次訪問耶路撒冷,大概就是他在《加拉太書》裏自稱奉啟示上耶路拉的那一次(加二1~10),雖然有些解經家根據那裏的『奉啟示』而辯稱是另一次探訪,應不同

於此處所說他們是被教會打發的,我們比較認同前面所說,是為了去澄清信仰觀念的。不過,較合理的解釋仍然是指同一次,理由如下:(1)加二章所提的那一次訪問,是發生在保羅得救之後至少十七年(加一18;二1),而聖靈藉亞迦布預言(即一種的啟示)大飢荒、安提阿教會託保羅送捐項去耶路撒冷(徒十一27~30)那一次的時間是發生在主後四十七至四十八年,所以若把這兩次看作是同一次,則保羅應在主後三十至三十一年間即已得救,這在時間上顯然是太早了;(2)加二章那一次也是為著『割禮』之事上去的(加二3~4),與本章為著『割禮』爭辯之事相符;(3)所謂『奉啟示』意思是指保羅為著順服他所領受『因信稱義』的啟示而去耶路撒冷,這與此處的被教會差派並無衝突――『奉啟示』是講他裏面的負擔,『被差派』是講他外面的任務。

有許多解經家根據本節聖經認為,安提阿教會必然承認耶路撒冷撒冷教會是母會或總會,因此派遣保羅和巴拿巴前去請示。這個看法是錯誤的,理由如下:新約各地方的教會都是獨立自主的,都各有其長老治會,直接向主負責(徒十四23),而不受其他教會的管轄和節制;(2)當時耶路撒冷教會派人出去,用意是在幫助新興的教會(徒八14;十二22),不是要將它們納入管理體系;(3)基督是教會全體之首(西一18),若有所謂的母會或總會存在的話,則顯然是篡奪了基督對各地教會的主權;(4)豫表眾教會的七個金燈臺(啟一12,20),是七個獨立的燈臺,而非一個燈臺分作七枝燈,並且主親自在七個金燈臺中間行走(啟二1),這表示主今天在天上仍舊親自料理、監督各地的教會,並未把各地教會託付給任何人或組織。

「於是教會送他們起行」這表示他們此行乃是擔負著教會所託付的任務。「他們經過腓尼基、撒瑪利亞」『腓尼基』就是今天的黎巴嫩,是在加利利西北部,沿海岸的一條狹長平地,包括推羅和西頓二城,這兩個城在舊約時就很出名,耶洗別的父親是西頓王;『撒瑪利亞』是從加利利到耶路撒冷的捷徑必經之地,那裏的居民多為猶太人和異族的混血。「叫眾弟兄都甚歡喜」由此可見腓尼基和撒瑪利亞的信徒思想比較開放,並不堅持外邦人信徒必須行割禮、守律法。「教會和使徒並長老都接待他們」這裏是指耶路撒冷教會為他們召開了一次教會性的大會,讓他們報告有關在外邦人中工作的一切情形。「他們就述說神同他們所行的一切事」表示他們的傳福音工作乃是神所同意並同工的。「法利賽教門的人」是猶太教中最嚴謹的教派(徒廿六5),不但自己嚴格遵守摩西的律法,並且熱心推廣。「起來說」意指在教會性的聚會中,正當保羅等人在報告的時候,或當他們報告完畢之後,站起來發表反對的意見。「必須給外邦人行割禮」『必須』有解經家認為是指『與猶太人基督徒團契交通的先決條件』,但按本章所清楚交代的,應是指『得救的先決條件』(參1節)。這裏應是指針對『外邦人信徒是否必須行割禮、遵守摩西的律法』(參5節),另行召集的一次聚會,尋求教會一致的看法與對策。在這樣的聚會中,大概也容許關心的聖徒參予辯論(參7節),陳述各人的觀點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五旬節派的講道與講章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