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文:使徒行傳十五:22~41

    「使徒和長老並全教會定意」『全教會』包括所有真實悔改相信主的信徒,但不包括那些『假弟兄』(加二4)。『安提阿』位於敘利亞和基利家兩省分的交界處,是該兩省的首要城市。『惑亂』原文意思是敵兵拔營肆行掠奪、施行拆毀,使人不安;『心』原文是『魂』。「其實我們並沒有吩咐他們」有人根據《加拉太書》認為那些法利賽教門的人是得到雅各的授意(加二12),其實這個推論有誤,因為本節清楚表示耶路撒冷教會的領袖並未吩咐他們如此教訓人。

    『不顧性命』就是將自己的頸項置之度外(羅十六4);也就是雖至於死,也不愛惜性命(啟十二11)。「他們也要親口訴說這些事」口頭的報告與解說,一則可防止收信人對信件內容的誤解,二則可進一步在細節上提供補充說明。「因為聖靈和我們定意」『定意』或作『認為是好的』;聖靈被尊在先,藉此表明人所得的結論,乃是聖靈運行作工的結果。

「不將別的重擔放在你們身上」『別的』意指『更多的、更大的』;『重擔』指將重量加在別人的肩頭上(太廿三4),是一種寓意的說法。『禁戒不犯』原文是『保守』;『就好了』原文是『就算作得好』。「願你們平安」原文直譯是『你們要剛強(或健康)。』

    「他們既奉了差遣」原文是『他們既被釋放(或被差出)』。「就下安提阿去」『下』字並非指安提阿在耶路撒冷的南邊,乃指其地勢較耶路撒冷為低。「猶大和西拉也是先知」『先知』指為神說話的人,有時也在聖靈的感動之下述說豫言(徒十一27~28);他們在教會中的地位僅次於使徒和長老。「就用許多話勸勉弟兄,堅固他們」如這裏所提,初期教會中先知的主要任務之一,是勸勉與堅固眾弟兄。「回到差遣他們的人那裏去」就是回到耶路撒冷教會(參22節)。西方古抄本加上本節,有意對40節所突然冒出的『西拉』給予清楚交代。但也有可能西拉先回到耶路撒冷交差後,再獨自回到安提阿。總之,多數解經家同意,保羅日後的同工西拉,就是這位原為耶路撒冷教會領袖的西拉(參22節)。

    巴拿巴和馬可乃是表兄弟的關係(西四10)。「馬可從前在旁非利亞離開他們」此事請參閱徒十三13。「爭論」尖銳的對立,激動的爭執,劇烈的不快。「於是二人起了爭論」此句按原文直譯是:『因此發生了極大的磨擦,以致…』。關於他們二人之間的爭論,解經家見仁見智,看法不同,惟多數以為保羅較有理。今將雙方的看法並陳於下。認為保羅較有理的看法:(1)同工出外傳道,必須有受苦的心志;(2)任何人作錯事,必須給予管教;(3)《使徒行傳》此後不再提到巴拿巴;(4)後來馬可再度回到保羅的同工團中(門24),但巴拿巴卻沒有;(5)保羅和他的同工得到教會的印證(參40節);(6)保羅的事工蒙主祝福,成為建立了舉世外邦人教會的最大功勞者。認為巴拿巴較有理的看法:(1)我們應當盡力挽回失敗跌倒的人,不能因對方一次的軟弱失敗,就不給他改正的機會;(2)若非巴拿巴的愛心提攜,就沒有日後被主大用的馬可(提後四11);(3)馬可雖被保羅暫時棄絕,卻被彼得收留(彼前五13);(4)《使徒行傳》的作者路加是在第十六章中途才加進保羅的傳道行列(徒十六10開始,語氣突然從『他們』改為『我們』),當然只記載保羅的事工,這並不表示巴拿巴從此被主棄置不用,有人認為《希伯來書》很可能是巴拿巴所寫的。「甚至彼此分開」他們的分道揚鑣,主要是由於性格和處事方法的不同,與他們對真理的看法和教導無關。同時,他們也決不是從此就老死不相往來、不相聞問的(參林前九6;提後四11)。

「保羅揀選了西拉」一般解經家均認為此『西拉』,就是耶路撒冷教會的領袖之一西拉(參22節);很可能他與猶大一起回耶路撒冷交差(參33節)之後,又回到安提阿參與該地教會中的事奉。「蒙弟兄們把他交於主的恩中」『弟兄們』指安提阿教會的聖徒們;安提阿教會在初期時,巴拿巴的功勞最大(徒十一22~26),如今教會卻似乎是站在保羅這一邊,這表明巴拿巴可能是負氣先帶著馬可離開,而沒有跟教會清楚交通、尋求引導。保羅和巴拿巴兩人的分別點就在於此:一個出去時有身體的印證,一個出去時沒有身體的印證。「他就走遍敘利亞、基利家」敘利亞和基利家兩個省分乃是保羅第二次出外傳道開頭的旅程。

 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