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文:使徒行傳十六:11~15

腓立比是馬其頓省最東邊的主要城市,位於橫貫馬其頓省的「歐那施亞」的公路幹道上。主前四十二年,該城成為羅馬的殖民地,被視為最具有戰略價值的據點,該城市民享有羅馬公民權。腓立比城的遺址上今日已無人居住,考古學家在其古蹟中發現各類宗教的表徵,顯明這是一個異教充斥的城市。大約在主後五十年左右,保羅第二次旅行佈道時建立。腓立比教會不會忘記保羅曾為他們受生產之苦,這苦是具體的牢獄之災,他們更不會忘記保羅和西拉在獄中的讚美歌唱。因此,當展讀或聆聽寫自羅馬獄中的腓立比書時,他們能領悟體會其中所洋溢的喜樂之情,而再次受激勵得鼓勵。從保羅書信中,知道除了腓立比教會之外,他未接受任何教會的供給,顯明保羅與腓立比教會,有特別深厚的情誼。

    「一直行到撒摩特喇」『撒摩特喇』位於愛琴海東北角的一個島嶼,適於作船隻為避免夜航危險而暫時停泊的中途站。「第二天到了尼亞波利」『尼亞波利』是腓立比城的外港,離城約十六公里,今名卡瓦拉(Kavalla)。「從那裏來到腓立比」『腓立比』乃是馬其頓東部一個城市,因亞歷山大大帝的父親腓立二世得名。它是羅馬殖民地,所以不受行省的管轄,其行政制度完全仿效羅馬城,城內公民享有如生活在羅馬城的權利。有許多羅馬退役官兵定居於此,猶太人稀少。「就是馬其頓這一方的頭一個城」『這一方』指這一個地區;馬其頓有四區,腓立比位於其中頭一區。『頭一個城』意即首府;但馬其頓的首府是帖撒羅尼迦,而腓立比所在地區的首府則是暗妃波里,故此處可能意指『頭城』(即重要城市,原文未用定冠詞)――腓立比乃是他們一行進入馬其頓所遇到的頭一座重要城市。「也是羅馬的駐防城」指羅馬帝國為著國防的目的,在各附庸國選擇戰略據點,一面派軍駐守,一面將退役官兵殖民於此,一旦有事時,立即可以復役為國效勞。

    「到了河邊」即甘寨底斯河(Gangites River)岸。「那裏有一個禱告的地方」腓立比的猶太人稀少,因此沒有會堂;虔誠的猶太婦女們慣於聚集在河邊禱告,他們可能也在此洗衣服,而且婦女們可以在這裡有社交的地方,據說這個河流的流水可作儀式上的洗濯之用。

「有一個賣紫色布疋的婦人」『紫色』是皇家的顏色,『紫色布匹』是較高貴的衣料,當時的富人才穿紫色衣服。據說,紫色染料需要一滴一滴地從某種甲殼類昆蟲蒐集而得,非常珍貴。在當時,從事這類買賣的都是大富商。「名叫呂底亞」她是保羅在腓立比所結的第一個果子,也就是在全歐洲所結的第一個果子。可以說是馬其頓呼聲之後,從呂底亞開始開啟了歐洲事工。本句在原文又可譯作『她是呂底亞人』;呂底亞乃亞西亞省境內的一個地區,位在它的西南方,主要城市有推雅推喇、撒狄和非拉鐵非。如果呂底亞是指她的出身地的話,則她極可能是《腓立比書》中所提友阿爹或循都基二人當中的一位(腓四2);根據她在15節邀請保羅所表現的堅決性格看來,似乎難免和別的女人合不來。「是推雅推喇城的人」『推雅推喇』位於亞西亞省境內,以染料業聞名,其紫色的染料特別出名。「素來敬拜神」『敬拜神』是指對神持有尊敬和禮拜的態度;這詞常用來形容一個外邦人,相信猶太人的神是獨一的真神,平素勤研聖經,也遵守一些儀文規條,但尚未完全皈依猶太教。「主就開導她的心」指主開她的心竅(路廿四45),使她對保羅所傳的福音信息有所回應。

「於是強留我們」呂底亞邀請保羅她的家時所用的話,乃是一種『激將法』,其『強留』的方式,顯出她的個性似乎相當堅決且有主見,而保羅也因此帶領他一家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