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文:使徒行傳十六:25~40

「以為囚犯已經逃走」監牢必定是『裏暗外明』,所以禁卒從監外看不清監內的情形,但保羅從監內可以看清監外禁卒的動作(參28節);當禁卒要進到監內時,也需要掌燈(參29節)。「就拔刀要自殺」若有囚犯逃走,禁卒要替逃犯償命(徒十二18~19);他或許以為自殺可以減少受屈辱和痛苦。「我們都在這裏」『我們』包括眾囚犯(參25~26節)。這裏暗示眾囚犯都因保羅和西拉在獄中的表現,心靈傾服,行動願意受他們的節制。「就跳進去」指衝躍進去,栩栩如生地描繪出禁卒急欲一探究竟的心情。「戰戰兢兢地」表示他因震驚而顫抖起來。

    「我當怎樣行才可以得救?」禁卒有可能單單因為自身的安危而發出此問,並不涉及信仰。但更可能因為:(1)藉此事件感受到神的真實,和自己如何面對這位真神,因而迫不及待地求問因應之道;(2)曾經聽說保羅和西拉傳說救人的道(參17節),因此想知道這道。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」古時家長的權威很大,特別是在信仰方面,家長所信的是甚麼,往往全家人也會跟著相信。「當信主耶穌」這是救恩之道的扼要說明(徒十43),這一節經文是應許帶著命令的,「當信主耶穌」是命令並且要努力的在家人面前有好見證,而應許是從神來的,為要成就神的美意。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」有了好見證,神的應許必會成就。不管禁卒所問『如何得救』(參30節)的動機何在,保羅抓住機會,引領他尋求『靈魂得救』之道。本節不是說只要家中的一個人相信,全家人就自動得救;乃是說:(1)一個人如何因信主得救,他的一家人也將會透過同一途徑得救;(2)一個人先得救,其生命和生活真實的改變,自必容易影響全家人歸主;(3)先得救者關心自己的家人,憑信心一直為他們禱告,至終全家人也會受感動而歸主;(4)神的本意喜歡讓一家、一家的得救(創七1;出十二3~4;書二18~19),聖經和教會歷史都證明,全家得救的機會很大(路十九9;徒十一14;十八8)。

「洗他們的傷」『傷』指傷口,原文是複數。「他和屬乎他的人立時都受了洗」有人根據保羅很少替人施浸,他僅記得曾為司提反一家施過浸(林前一14~16),而司提反一家又是他在亞該亞初結的果子(林前十六15),因此推斷這位禁卒的名字是司提反。但保羅的話可能單指在哥林多的信徒,因此不宜應用在腓立比。

有些人根據本節和15節,就斷定只要是信徒家裏的人,不管他們是嬰孩或是小童,都可隨著家長一起受浸。這種解經是錯誤的,理由如下:(1)受浸的根據是因他們都相信主(參15,34節);(2)要相信主,便須各人的年齡都達到懂得決定相信與否。又有人認為信主之後,必須等清楚明白了救恩的一些道理,然後才予以施浸。這個觀念與本節所描述的情節完全相反,茲分析如下:(1)禁卒一家人是『當夜』信了主,『立時』就受了浸,並沒有等候一段時日;(2)如果需要多明白一些道理才能受浸的話,他們是十足的外邦人,向來不認識神,除了保羅的一席話之外(參32節),從來沒有聽過救恩的道,可見他們所明白的道理極其有限;(3)時值深夜,要施浸有諸多不便,但他們並未等到天明之後才作;(4)保羅和西拉有棍傷在身,應該稍事調養靜息,但他們竟然迫不及待地就給人施浸。「於是禁卒領他們上自己家裏去」禁卒『自己的家』可能就在監房的樓上或隔壁。「因為信了神,都很喜樂,」『喜樂』乃是腓立比教會的記號(腓一25;二17~18;三1;四4)。

「官長打發差役來」『差役』原文是『持棍者或荷棍者』,指官長的侍從,持棒為官長開路,並處罰罪犯。「釋放那兩個人吧」官長顯然在夜間改變主意,才會在天亮時就要釋放人。在羅馬法律之下,凡是羅馬公民都受到保障,未經公開審訊不得定罪,未定罪時也不得用刑(徒廿二25)。「我們是羅馬人」這話表示不僅保羅是羅馬的公民(徒廿二28),連西拉也是。「叫他們自己來領我們出去吧」保羅說這話的用意不是要討回公道,而是為了:(1)福音不被褻瀆和攔阻;(2)能讓當地的信徒們日後受到尊重,可免被無理對待;(3)這也說明保羅受苦乃完全是為福音的緣故,並非是自己犯了罪。「請他們離開那城」官長自知理虧,對他們只能低聲下氣地請求;又怕他們留在城裏,恐會再度引起騷亂。「見了弟兄們」這話表示當時在腓立比已有一群基督徒,並且在呂底亞家裏已經開始有了聚會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五旬節派的講道與講章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