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文:使徒行傳十七:16~21

    保羅被人家帶到雅典,這是古代希臘帝國的首都,也是文化中心。保羅「看見滿城都是偶像」雅典城中廟宇林立,且率皆巍峨宏敞,極壯觀瞻;又在街頭巷尾和公園各角落,豎立無數的偶像,其雕刻之精,舉世無匹。據說雅典城內的偶像,比希臘其他各地的總合還多;因此有人說:『在雅典城尋找神(指假神、偶像),比尋找人更容易。』「就心裏著急」指保羅的心靈被滿城的偶像激動起來,裏面有很沉重的負擔。「並每日在市上所遇見的人辯論」『市上』並不是指買賣的街市,而是指市民言語論壇所在地。

「以彼古羅和斯多亞兩門」它們是古代希臘最負盛名的兩大哲學學派。『以彼古羅派』是希臘哲學家伊壁鳩魯(Epicurus,主前341~270)所創的學派,它教導人『快樂』乃人生最高的美德,但不是指轉瞬間的快感或短暫的滿足,而是從互愛、勇敢、中庸之道中獲得的快樂和滿足;不過到了保羅的時代,這種哲學已淪為『享樂主義』,強調滿足肉慾的思想體系。『斯多亞派』則是同一時期另一位希臘哲學家哲諾(Zeno,主前340~265)所創,它教導人『自足』(self-sufficiency)乃人生最高的美德,人應該順應理性而活,克己制慾,使自己能完全不為情感因素所左右;在保羅的時代,這種哲學已變為『禁慾主義』,並且狂妄自負的思想體系。以上這兩派哲學各走極端,常有爭論。『學士』原義是哲學士,意指喜愛智慧者。「這胡言亂語的要說甚麼?」『胡言亂語的』原文意思是『撿拾種子者』,指像一隻雀鳥在街道上隨處啄食種子;其後轉義為市井中遊手好閒、不求甚解之輩,他們撿拾別人的牙彗――即零碎的學問,自己尚未將其融會貫通,就到處亂說一通。當時有許多辯士,就這樣靠著一張嘴巴亂講話來餬口。「這話是因保羅傳講耶穌與復活的道」有些解經家認為,雅典的人可能以為保羅是在傳講兩位新近流行的神祇――耶穌(男神)與復活(女神)。

保羅看見雅典城的景象,心裡著急,就在猶太人和虔敬的人之間談論信仰。還有兩種人也來跟保羅討論信仰的問題,這兩種人是兩種完全不同的人,以彼古羅派是無神論,他們相信萬物的發生都由於機遇;他們認為人死了便完了;他們以為這世界沒有神靈的存在;他們相信人生的目的在於得到沒有痛苦的享樂。而斯多亞派是泛神論,他們相信萬物都是神;他們相信萬物的發生都出於神的旨意,所以人一定要毫無怨言地接受;他們相信每隔一段相當的時間,世界會在大火中分解,然後又依照同樣的次序從頭再來循環。

猶太人、虔敬人、以彼古羅派、斯多亞派剛好代表四種信仰,相信宇宙間只有一位神的獨一神論;相信宇宙間有許多神卻只選擇其中之一來專心拜的多神論;什麼都不信的無神論,跟什麼都信的泛神論。這四種人聽保羅傳福音,彼此間產生非常大的歧見,於是一起去一個叫做亞略巴古的地方,亞略巴古相當雅典城的法院,在那裡有公認最有智慧的人斷定各樣的事情。面對四種不同信仰觀念和雅典最有智慧的法官,保羅的一篇信息,點出人對神的不同態度。

「他們就把他帶到亞略巴古」『亞略巴古』原文意思是『亞里斯山』;亞里斯是希臘的雷神和戰神。亞略巴古位於雅典上城正西及市集南面,是一個離開地面約十公尺的突起小山丘,該處曾一度設有議會(亞略巴古院),在宗教和教育方面頗具權威,他們自視為引進新宗教與異邦神祇的監管人,也審查周遊講學人士的資格。「你所講的這新道,我們也可以知道嗎?」雅典人喜歡將新聞說說聽聽(參21節),初聽到主的道還覺得是『新道』,就出於好奇心想知道更多。「只將新聞說說聽聽」直到幾個世紀之前,仍有雅典的政治家曾經譴責雅典人喜歡聽聽最近的新聞,而不留心較急切、較重要的事。

創作者介紹

五旬節派的講道與講章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