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文:使徒行傳十八:1~11

「這事以後」『這事』原文是複數詞,故宜譯作『這些事』,指保羅在雅典所遭遇的種種事故。「來到哥林多」『哥林多』離雅典約七十五公里,在哥林多地峽的西岸,與東岸的堅革哩相距不到二十公里。哥林多是一個很大的商業城市,城內廟宇林立,且以淫靡著稱。著名的亞賽羅底特(愛神)廟誇稱擁有廟妓千人,吸引各地遊客。當時人稱『哥林多化』乃是『道德崩潰、淪亡,放蕩縱慾』之意。難怪『性』的問題成為哥林多教會的一大難處(林前五章)。哥林多城為亞該亞省的首府,居民多為希臘人,也有不少羅馬人,操拉丁語;猶太人在此定居的很多。

    「亞居拉」鷹;「百基拉」較小者,高貴婦女;「他生在本都」『本都』位於小亞西亞東北部,在庇推尼和亞美尼亞之間黑海沿岸的一個行省(徒二9)。「因為革老丟命猶太人都離開羅馬」『革老丟』為羅馬皇帝(主後41~54年)。他在主後四十九至五十年間,曾因在羅馬的猶太人中發生了所謂的『基烈斯督(Chrestus)騷亂』(大概是指由於猶太教徒逼迫基督徒所引起的騷亂),革老丟不問情由,下旨將所有的猶太人驅逐出羅馬城。惟後來此令未被徹底執行(參徒廿八17;羅十六3)。「保羅就投奔了他們」『投奔』一詞顯示亞居拉和百基拉在遇見保羅以前,就已經是基督徒了,否則保羅不會隨便去求助於他們了(林前九18;約參7)。「他們本是製造帳棚為業」『製造帳棚』原文也可用來指皮匠。「保羅因與他們同業」保羅的家鄉基利家向以產生一種山羊毛製成的布(Cilicium)聞名,這種布可用來製造帳棚、地毯、窗簾及斗篷等。猶太人的拉比教導人聖經乃屬義務性質,並不收取費用,故得另有一門養生的手藝。可能保羅自幼便學習以羊毛織造帳棚的手藝,此時為主出外傳道,在缺乏供給之際,仍舊靠此手藝自食其力(徒廿34)。

        有解經家認為,保羅僅在哥林多和以弗所長期定居時,才重拾製造帳棚的舊業,而在其他傳道旅程中,並未一直靠此維生,理由如下:(1)保羅的傳道行程相當緊湊,在其他各地停留的時間不長,似乎並無多餘的空閒時間可供製造帳棚以謀生;(2)製造帳棚的器具和布料相當笨重,不便隨意搬遷;(3)以保羅對傳道的負擔和心志而論,除非他在環境上有特殊的際遇,否則必然專心以傳道為念,不會有多餘的精力與時間去作屬世的工;(4)除了哥林多教會以外,保羅並非完全不接受別人的供給,事實上他確曾多次接受親友和各地教會的濟助(徒廿四23;林後十一9;腓二25;四16)。不過,他在帖撒羅尼迦停留的時間似乎不會太長(徒十七1~10),但他仍然辛苦勞碌、晝夜作工(帖後三7~8)。

「每逢安息日,保羅在會堂裏辯論」保羅在安息日上猶太會堂,目的不是去守安息日,乃是利用機會傳福音。「勸化猶太人和希利尼人」這表示有些『希利尼人』也去猶太會堂聽神的話。「西拉和提摩太從馬其頓來的時候」保羅在庇哩亞遭受迫害,弟兄們將他送往雅典,那時,西拉和提摩太仍住在庇哩亞(徒十七14)。保羅託弟兄們叫西拉和提摩太速速到他那裏去(徒十七15),他們顯然立即遵命到雅典與保羅會合,但旋即被保羅差遣到馬其頓,提摩太到帖撒羅尼迦(帖前

三1~2),西拉則可能另到別地,也許是腓立比。「保羅為道迫切」指他裏面滿有負擔,致力於傳講主的話,因他們由馬其頓帶來了好消息(帖前三6),使保羅得著激勵。也有解經家將此句解作『保羅將全部精力用在傳道上』,因為他維持生活的物質需要,已由西拉和提摩太從馬其頓眾教會帶來的禮物補足(林後十一9)。「保羅就抖著衣裳」『抖著衣裳』用意在抖去衣裳上的塵土,原為猶太人向外邦人表示斷絕往來的舉動(參尼五13;徒十三51),保羅或係藉此來向那些不信的

猶太人表示,他們如此頑梗不信,必須自己承擔其後果。「你們的罪歸到你們自己頭上」『罪』原文是『血』;猶太人殺害主耶穌時,曾表明他們和他們的子孫願意承當流主血的罪(太廿七24~25),因此他們若相信主,主的血就潔淨他們,不然,血就要歸到他們的頭上。「與我無干」原文是『我是潔淨的』,意指沒有罪污,引伸作『不構成我的罪狀』之意。

「於是離開那裏」由上下文可知,『那裏』不是指哥林多,也不是指他不再和亞居拉、百基拉同住,而是指原先傳道的地點,可能就是猶太會堂(參4 節)。「這人名叫提多猶士都」『提多』是一個常見的羅馬名字,這裏加上『猶士都』這個姓氏,大概是為了與另一個『提多』有所分別(林後二13;七13~14;八16,23)。有人認為保羅在《哥林多前書》中所提的『該猶』(林前一14)就是提多猶士都,他的全名可能是該猶‧提多‧猶士都。這種推測極可能正確,因保羅在《羅馬書》中也提到該猶接待他,並接待全教會(羅十六23)。「是敬拜神的」即指他虔誠敬畏神(徒十2),這是用來形容參與猶太會堂的敬拜、但未受割禮的外邦人。「他的家靠近會堂」『靠近』意指與之毗鄰。「管會堂的基利司布和全家都信了主」保羅曾為『基利司布』施過浸(林前一14)。『全家』一詞表明信徒的家乃是神救恩的完整單位(徒十一14;十六15,31~34)。「就相信受洗」這話表明『相信』與『受浸』是相連的事,彼此並無時間的間隔;人一相信主,立即可以受浸,此外並無其他條件。

「主在異象中對保羅說」保羅多次看見異象(徒九1~9;廿二17~21;廿七23~26);每次都是神主動向他顯現,並非他去追求得來的。「不要怕」這話含示當時保羅的心裏確有些懼怕。當保羅初到哥林多時,他的確是『又懼怕,又甚戰兢』(林前二3)。《使徒行傳》書中的保羅,與《以賽亞書》中受苦僕人的形象非常近似,經歷一切困苦而最後將福音傳到眾海島和地極,因此主鼓勵保羅的話,也和耶和華神對祂僕人的話相似(賽四十三1~5)。「只管講,不要閉口」『講』字

的原文時式表示要他『繼續』講下去。「必沒有人下手害你」主這個應許,從12至17節所記述的猶太人的攻擊未獲果效,而證實得著成就。「因為在這城裏我有許多的百姓」指哥林多將有許多歸信主的人,這是保羅要收的莊稼。「保羅在那裏住了一年零六個月」大約從主後五十年秋到五十二年春;保羅在這段期間內,可能也曾外出在亞該亞遍處傳過福音(林後一1)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五旬節派的講道與講章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