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文:使徒行傳十九:1~7

    以弗所的背景:

十九章主要是記載有關保羅在以弗所的工作,保羅留在以弗所的時間比在其它的地方更長,他曾在那兒住了將近三年。以弗所是小亞細亞的一座大城,在地中海東部的愛琴海東岸加斯他河口,是羅馬帝國之駐防城,有駐紮軍隊。它也是亞細亞省的省會,交通便利,商業發達,人民富庶,猶太人在這裡居住為數不少。城裡有著名的亞底米女神廟,用大理石建造,長三四二尺,寬一六四尺,有石柱一百二十七根,每柱高達五十六尺,是世界七大奇觀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 這城是異教徒迷信的中心,並且是罪犯的避難所,這女神廟有收容罪犯的權力,也就是說任何罪犯只要逃到廟宇的四周範圍就安全了。因此,以弗所就變成古代世界暴徒、騙子、不法者的收容所。這廟於主後二六二年,被哥德人所劫掠及破壞,此後未曾修整,逐漸毀壞。日久後,為廢物所掩蓋,其地址也失傳,直至一八六九年始重被發現。但現今全世界再也無一人崇拜此偶像。      

    以弗所的信徒:

        以弗所的教會到底是在什麼時候?由誰把福音帶到此處來的,沒有人清楚知曉。保羅在第二次出外傳道的旅程中,曾在某次週末訪問以弗所的會堂,把百基拉和亞居拉兩位助手留下,希望下次回來才作個較長的服事(徒十八:18-21)。在保羅回來之前,有亞波羅到以弗所傳道,他是一位很火熱又很會講解聖經的教師,可惜他只知道「約翰的洗禮」,也就是悔改的道理,所傳講的也因他對基督教的信仰,所知還不夠完整,百基拉和亞居拉便給他詳細講解(徒十八:24-26),或許他們會教導他有關聖靈的工作與能力。後來保羅在第三次出外佈道的旅程中,抵達以弗所後,差不多有三年的時間,保羅留在此處教導信徒成長。這教會的成員主要是由外邦信徒所組成,保羅離開之後,這教會就由長老們領導(徒二十:17) 。保羅在羅馬監獄出來之後,也曾訪問過以弗所,處理教會內部的困難,留下提摩太去負起這教會的監督之責(提前一:20;一:3)。早期教父們的見證,提到使徒約翰晚年住在以弗所,在他餘下的歲月中,負起監督亞細亞教會福音的工作。

    被聖靈充滿:

        當保羅來到以弗所的時候,大約離耶路撒冷五旬節的經驗已有二十三年,他發現這地方有十二位門徒,有些解經家以為他們是施洗約翰的門徒,他們從第三節揣測在以弗所有一群施洗約翰的門徒,但是,這種主張沒有實際的證據證明(參布如司所著使徒行傳p.471),當我們研究路加的筆法時,每次他提到門徒都是特指相信耶穌,跟隨耶穌的門徒。另有些人以為這些門徒是亞波羅還未接受百基拉,亞居拉教導之前,跟隨他的門徒,但是當我們看到前一章亞波羅常常引經據典的指證耶穌是基督,就可知這些門徒一定知道耶穌的生平,祂的教導,行神蹟奇事被害死,復活與升天。如果他們是亞波羅的門徒,當然也是屬於耶穌基督的門徒。『信的時候,受了聖靈沒有?』在原文的文法,這句可翻繹為『當你們過去已經相信的時候,你們過去領受了聖靈沒有?』通常我們說【相信主】必須是在領受聖靈之前,按希臘文原文【相信】是不定過去時態,表示過去的動作,這個動作發生的時間,與其主動詞所表達的動作是同時發生的(參霍斯理所著聖經中的聖靈p.166)。過去分詞的動作與其主動詞所表達的動作,按文法來,說應該是同時發生的,可是我們看到許多經文也常有分詞的行動,發生在主動詞動作的前面,霍斯理他說:「雖然兩者不需要相隔很長的時間,但悔改信耶穌與受聖靈的施浸,乃是兩件截然不同的事」(參霍斯理p.167)。由此能分辨出來領受聖靈的浸,與原先相信基督而得救恩的信有所不同,聖靈的浸與悔改歸主是有時間上的區別,此節經文要說明一個人當他信主以後,下一步應該領受聖靈,這是使徒行傳教會的模式(參使徒行傳二:38)。

        那些門徒回答:『我們沒有領受聖靈,也未曾聽見有聖靈賜下來』。此段經文並不是說這些門徒從未聽過有關聖靈的存在;最好是與約翰福音七章39節作一個比較。意思是耶穌所預言的還沒有聽到已經應驗了,這些門徒可能從歸主到現在,都一直沒有接受到這方面的教導。約翰福音七章所預言的已經在使徒行傳二章應驗了,如果所有的門徒當他們信的時候,都有聖靈充滿的經驗,為何保羅還多此一問這些門徒呢?所以保羅就教導這些門徒,施洗約翰的浸只是悔改的浸,你們應當領受那位曾應許,要用聖靈與火為你們施浸的主穌耶。我們不僅要相信祂是救主彌賽亞,也應當按祂所吩咐的,向聖靈求,祂就要賜給你們能力(參路十一:9,13;二十四:49;徒一:4,5;十一:15,16)。

    保羅說:『約翰所行的是悔改的洗,告訴百姓,當信那在他以後要來的,就是耶穌』(十九:4)。如果你把這一節與一:5節做一個比較,你就會看明白,保羅也是引述施洗約翰的話,那一位以後來的是用【聖靈與火】為人行浸禮,於是,保羅就奉主的名為他們施浸,這裡如果不是聖靈的浸,而是水浸,那可能就會變成「重浸派」,因為他們已經有接受悔改的浸,而這個浸應該如同施洗約翰在約但河為人所行的水浸一樣。保羅說完話後就按手在他門身上,他們就都被聖靈充滿說方言【別國的話】,希臘原文所暗示【繼續的方言】也說預言【作先知講道】。雖然路加並沒有在此處指出【別國的話】,顯然這經驗與五旬節的經驗是相同的。他們被聖靈充滿是【先相信】,以後才受靈浸,聖靈才能充滿這十二位的門徒。

說預言與說方言:

    聖靈降在他們身上,有說方言的,也有說預言的,共有十二人。這些門徒是第一次被聖靈充滿,怎會有人也說預言呢?在舊約聖經許多被聖靈充滿的人,他們得能力是因為有神特別的任務,當他們被聖靈充滿的時候,常有的一個憑據就是【說預言】或【受感說話】,耶和華的靈降在七十位長老身上的時候,他們都受感說話(民十一:24-30),神的靈感動掃羅時,他也受感說話,甚至他也被列為先知的行列(撒上十:10-11)。新約為什麼要特別選用【方言】為憑據呢?哥林多前書十四:22有說明:『說方言不是為信的人作證據,乃是為不信的人,作先知講道(說預言) 不是為不信的人作證據,乃是為信的人』。從這一節我們就明白在舊約那些負有神特別任務的人,其對象都是以色列人,而新約的對象不僅有猶太人也有外邦人,對他們來說【說方言不是為信的人(或作以色列人)作證據,乃是為不信的人(或作外邦人)】。在以弗所的門徒中可能有猶太人也有外邦人,所以【說方言】又【說預言】就不足為怪了。另外,說方言之後再說預言也是很合理的推論,既然被聖靈充滿,然後有聖靈恩賜的彰顯也是很正常的現象。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五旬節派的講道與講章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