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文:使徒行傳十九:8~20

「放膽講道」原文只用一個字,意思是『毫不保留地暢所欲言』。「辯論神國的事」『辯論』不是台上對台下單方面權威式的傳講,而是面對面交流式的討論與辨正,保羅很清楚知道他所信的是誰,他所傳講的是誰,再加上他的辯才無疑,他的講道或辯論贏得很多人。『神國的事』是保羅傳講的中心信息(徒十四22;廿25;廿八23,31);神的國就是神藉著耶穌基督在生命中作王(羅五17),使裏面有基督作生命的人順服神的管治,而表現在公義、和平、並聖靈中的喜樂上(羅十四17)。「勸化眾人」『勸化』意即『說服』,陳明道理,折服對方的心思。「有些人心裏剛硬不信」有解經家認為『心裏剛硬』是指理性上的的拒絕;『不信』原文又作『不順服』,是指意志上的頑強固執。「在眾人面前毀謗這道」『這道』即指福音。「便在推喇奴的學房天天辯論」『推喇奴的學房』是一位名叫推喇奴的希臘哲學家或修辭學家講學授徒的地方。通常講學是在晨間涼爽的時候進行。保羅可能是在晨間作工織造帳棚(參徒廿34~35),然後利用推喇奴不講學的午後一段時間,到學房來講道並辯論真理。「這樣有兩年之久」這裏的『兩年』,加上第八節的『三個月』和第廿二節的『暫時』,保羅此次在以弗所至少停留了兩年多,與下一章保羅自己『三年之久』(徒廿31)的說法相符,因猶太人的習慣,凡不到一年的時間均以一年計算。「叫一切住在亞西亞的」保羅出外旅行佈道的後期,改採在一個中心地點停留較長的時間,以該地點為根據地,將福音向周邊四圍的地區廣傳(參徒十八11)。《啟示錄》中所提的亞西亞七個教會(啟一4,11),很可能都是在這兩年多期間內建立的(參林前十六19)。根據保羅自己敘述,他留在以弗所這段期間,有寬大又有功效的門為他開了,但是反對的人也多(林前十六9)。「都聽見主的道」保羅使那一帶地方的人『都』聽見福音,可能用兩種方法:(1)不但是他自己,還有那些他所教導的人也出去,到處去傳福音;(2)各地都有人前來以弗所聽保羅講道,然後回到自己原來的地方去傳福音、設立教會。

當時以弗所人特別迷信假神偶像(參35節),容易受外面神蹟奇事的影響;因此神在此特別藉保羅的手施行神蹟奇事,有其時代的背景和用意。今天神仍然神藉一些信徒的手施行神蹟奇事,是神『藉保羅的手』施行神蹟奇事,並不是保羅隨心所欲地施行神蹟奇事。後來即使是保羅的同工生病了,神並沒有讓保羅用神蹟治病(腓二27;提前五23;提後四20)。「甚至有人從保羅身上拿手巾或圍裙」『手巾』很可能是保羅作工時擦汗用的布,平時繫在手腕上;『圍裙』則是織造帳棚時繫在身前的皮質工作裙。「有幾個遊行各處、念咒趕鬼的猶太人」即指到處旅行,靠邪術賺取金錢的猶太人。「擅自稱主耶穌的名」『擅自』意即未經許可,自作主張濫加利用。「猶太祭司長士基瓦」士基瓦並非當時猶太教的祭司長,他可能是邪教中人,自封為祭司長。據說當時人們相信,猶太祭司長可以使用一般人所不敢稱呼的耶和華神的名字,因此握有一種特別的權能,可以趕鬼。「惡鬼所附的人就跳在他們身上」前面是『惡鬼』說話(參15節),這裏是『惡鬼所附的人』付諸行動。「勝了其中二人」顯然地,當時在七人(參14節)之中,只有『二人』牽涉到這事件。

「主耶穌的名從此就尊大了」不是『保羅的名』(參15節)得著榮耀,乃是保羅的救主『耶穌的名』得人尊崇。「承認訴說自己所行的事」即公開承認自己信主之前所犯的罪行;『所行的事』意指『素常所行』(practice),原文含有『念咒行為』的專門意義,亦即指十九節『平素所行的邪術』。本節說出『認罪』的榜樣:(1)「那已經信的」表明他們是已經信而得救的人,可見認罪並不是得救的先決條件;(2)「多有人來」表明並不是所有信的人,乃是其中有許多人,可見認罪並不是每一個信徒都要作的例行公事;(3)「承認訴說自己所行的事」表明公開作見證,定罪已往所行的惡事,可見認罪是針對信主以前的罪行;(4)「自己所行的事」表明只涉及自己,與別人無關,可見絕對不可代人認罪。綜上所述,認罪乃是聖靈在人心裏作工,叫人自己責備自己(約十六8),為著歸榮耀給神,乃在眾人面前所作的一種表白。它是得救的『果』,而不是得救的『因』。它也不是每一個得救的人都必須作的事,而是出於聖靈的感動才作;它不是命令,也不是教訓,而是聖靈作工的結果。「也有許多人把書拿來」『書』是指寫有咒語、符錄的草紙和皮卷。「他們算計書價,便知道共合五萬塊錢」『五萬塊錢』原文是『五萬個銀錢』或『五萬錢銀子』,在當時是一個相當高的價值,約合五萬個工作天的工資(參太廿2)。人們願意出高價買這些寫有咒語和符錄的東西,是因相信它們可以用來消災、治病、趕鬼。前面一節是講到『認罪』,本節是講到『對付罪』。信徒已往所犯的罪,應當有一個了結和對付;光『認罪』而不『對付罪』,罪仍有可能會回頭來纏累住人。本節也給我們看見『對付罪』時所該注意的點:(1)凡是邪污和與罪惡有關的東西(如偶像、賭具、占卜用具、邪淫書畫),最好的辦法是「焚燒」,不宜把它變賣,以免貽害別人;(2)焚燒邪污的東西,最好是帶到教會裏來,「在眾人面前」公開地作,一面能激勵別人,一面也能合力勝過仇敵;(3)對付罪應不計代價,雖值「五萬塊錢」,也在所不惜。但須注意,對付罪不可偏激,例如奢侈品應可變賣,換一些普通平實的東西;不合聖徒體統的衣物,不一定予以焚燒,能修改則改之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五旬節派的講道與講章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