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文:使徒行傳十九:21~41

    「就往耶路撒冷去」保羅此番去耶路撒冷的目的,主要是為著幫助那裏的貧乏聖徒,要把馬其頓和亞該亞等地教會的捐款帶到耶城(羅十五25~26)。「也必須往羅馬去看看」羅馬是羅馬帝國的京城,當時似乎已經有了信徒(參徒廿八14~15),保羅老早就有意去那裏探訪他們(羅一11~13),但想不到最終卻是以一個囚犯的身分去的(徒廿五25)。 

「打發提摩太、以拉都二人往馬其頓去」『以拉都』是誰,有解經家認為就是管哥林多城銀庫的以拉都(羅十六24),是當保羅在哥林多傳道一年零六個月期間(徒十八11)所結的果子;他可能在信主之後辭去工作,成為保羅的助手,否則是不可能長期離開這種職位到處奔波的。後來他仍舊回到故鄉定居下來(提後四20)。以上的推測若是有錯的話,則可能是另一位同名的以拉都,別處聖經並無記載。「自己暫時等在亞西亞」據推測,保羅可能是在這段期間著手書寫《哥林多前書》(參林前十六8~10)。「那時」就是保羅即將離開以弗所之時(參徒廿1)。「是製造亞底米神銀龕的」『亞底米』是流行在小亞細亞一帶的雌性假神,胸前多乳,象徵多產,迷信者向她祈求賞賜子嗣;『亞底米』在拉丁文則是『戴安娜』。『銀龕』是指放置偶像的匣子;外地的朝聖客到以弗所來膜拜偶像,常喜歡買銀龕之類的東西回去作紀念品。「我們是倚靠這生意發財」這話表示他們將利益置於真理和公義之上。「也幾乎在亞西亞全地,引誘迷惑許多人」保羅在以弗所兩年多的時間,竟然引起那麼大的回應,幾乎破除了當地和四周一帶地方長久以來人們對偶像假神的迷信。聖經藉著外邦人的口,一語就把保羅傳道的果效描繪得淋漓盡致。

「人手所作的,不是神」這是對一切有形的偶像所下的最佳定義。凡是人手所雕、所塑、所鑄、所畫、所造的任何形像,不論是聖經人物,或是屬靈偉人,甚至是主耶穌的像(其實那不是主的真像,是人憑想像而造出的),都不是神,都不可敬拜。「就是大女神亞底米的廟也要被人輕忽」『大女神亞底米的廟』為世界七大奇觀之一,建於城外二公里處。請參閱第一節註解。「連亞西亞全地和普天下所敬拜的」指當日在亞西亞省和羅馬帝國境內,約有三十餘處地方敬拜以弗所的亞底米神。「眾人聽見,就怒氣填胸」眾人如此失去理性,簡直就像野獸一般,難怪保羅日後回憶當時他是『在以弗所同野獸戰鬥』(林前十五32)。

「眾人拿住與保羅同行的馬其頓人該猶和亞里達古」『馬其頓人該猶』有解經家認為他就是二十章的特庇人該猶(徒廿4);那裏的『特庇』(Derbe),在某些希臘經文版本作『多庇魯』(Doberius),是馬其頓省的一城,而非加拉太省的特庇。『亞里達古』是帖撒羅尼迦人,後來陪同保羅上耶路撒冷(徒廿4)和羅馬(徒廿七2),並與他一同坐監(西四10)。「齊心擁進戲園裏去」『戲園』是以弗所人觀看重大事件的露天大劇場,約可容納二萬五千人;當時許多公開的大集會,都在那裏舉行。「到百姓那裏」『百姓』原文為『民眾』(deemos),是指在戲園裏聚集的暴民。「門徒卻不許他去」保羅雖有為主、為同工奮不顧身的心志,但門徒們卻認為沒有必要冒此危險。「還有亞西亞幾位首領」『首領』是指民間的領袖,本來是被人推舉出來籌辦各種慶典或競技的人物,他們顯然對此次的聚集暴亂並不贊同。「是保羅的朋友」『朋友』在此大概是指他們對保羅友善,素來樂意聽他講道。

    「有人把亞力山大從眾人中帶出來」此『亞力山大』大概不是信徒,而是以弗所城中猶太人的領袖,被推舉出來代表猶太人要向暴民聲明他們與基督徒無關,以免被暴亂波及;故他與那丟棄良心、多多迫害保羅的銅匠亞力山大(提前一20;提後四14),應非同一個人。「那城裏的書記安撫了眾人」『書記』是指地方的自治機關和羅馬的省政府之間的聯絡官,通常由他擔任群眾大會的主席。「從丟斯那裏落下來的像」根據當地的迷信傳說,有一個重疊多乳房的女神像自天上掉落下來,乃出自天神之手所塑造。其實它可能是一塊隕石,狀似胸前具有多乳的女人。「也有方伯可以彼此對告」『方伯』指羅馬派駐亞西亞省的巡撫;此處『方伯』為複數詞,或許是因為當時的巡撫剛被人刺殺(主後54年末),而繼任巡撫尚未到任,暫時委派兩人以上的官員代理政務。『彼此對告』指凡屬私人訴訟案件,應由當事人在法庭上提出,而由巡撫斷案。「就可以照常例聚集斷定」指按照當時的常規,巡撫經常巡行省內各要城,每月在各要城召開三次民眾大會,聽取有關公眾的重大案件。「我們難免被查問」『查問』指羅馬政府的查究與怪罪。當時

羅馬政府允許經過批准的民眾大會,但不允許任何不合法的聚集和騷亂。

 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