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文:使徒行傳二十:1~12

指在以弗所時銀匠底米丟所引起的擾亂平靜之後(徒十九23~41)。保羅原來已定意去耶路撒冷但是還沒去耶路撒冷之前,先經過馬其頓、亞該亞(徒十九21),就是現在的希臘。從以弗所往耶路撒冷,原來應該向東行,如今反向而往西行,因為馬其頓眾教會有負擔捐助耶路撒冷教會的一個負擔(參林後八1~2;林前十六3~5),同時他對哥林多教會的光景非常關切,雖然哥林多教會有很多問題,他還是關心他們;根據推算,《哥林多後書》應該是這一段時間在馬其頓寫的(參林後二12~14;七5~8;八1~2;九2;羅十五26~28)。

「走遍了那一帶地方」『那一帶地方』指馬其頓境內的腓立比、帖撒羅尼迦和庇哩亞等地。「然後來到希臘」『希臘』(Greece)為地名,即指亞該亞省,哥林多為其首府。「在那裏住了三個月」根據推算,保羅的《羅馬書》應該是在此時寫於哥林多(參羅十五22~32;徒十九21;林前十六3~7);有人認為《加拉太書》也是寫於此時。在這三個月內,他似乎曾到過革哩底(多一5),以及馬其頓西岸的尼哥波立,就在那裏過冬(多三12),因為在冬季,一般人多不出海航行。他原打算一過了冬天,就從哥林多附近的堅革哩坐船渡過愛琴海,取道敘利亞回耶路拉撒冷。「他就定意從馬其頓回去」意指他改變了原定的計劃,讓一部分同工坐船往特羅亞(參5節),他自己則和路加等人取道陸路,縱貫馬其頓,再從東北角的腓立比坐船往特羅亞會合(參6節)。一些教會差派的代表,要把捐款送到耶路撒冷,濟助貧苦的信徒(參林前十六3~5)。保羅極力避免自己攜帶捐資,以防落人口實(參林後八19~21)。「又有亞西亞人推基古和特羅非摩」『推基古』極可能出身以弗所,經常被保羅差派到各地傳達書函和口信(弗六21;西四7;提後四12;多三12)。『特羅非摩』則確定是以弗所的外邦人(徒廿一29),後來曾因病不得已留在米利都(提後四20)。以上這個名單,沒有提到受哥林多教會之託攜帶捐款的提多和另外兩位弟兄(林後八6,16~23),有解經家推測,提多大概是本書作者路加的肉身兄弟,故他們的名字蘊而不宣,包括在『我們』(參5節)之內。

    「在特羅亞等候我們」『我們』一詞表示本書的作者路加也在內;這詞在此之前,最後一次出現是在十六章十七節,地點是在腓立比(參徒十六12),而此刻又在腓立比(參6節)恢復使用這詞,故眾解經家推測,這幾年來路加可能一直停留在腓立比,就在此地再度與保羅會合。從此他一直與保羅同處,陪他同往羅馬(徒廿八14),直到他殉道之前一刻,仍在他身邊(西四10,14;門23~24;提後四11)。『除酵的日子』指逾越節七天的節期,又稱除酵節,因為在那節期中不可吃有酵之物(出十二18~20;路廿二7)。這句話表示保羅等人在腓立比度過逾越節。然後從離腓立比不遠的尼亞波利海港上船(參徒十六11~12)。「在那裏住了七天」從下面所記載的事來看,保羅似乎是刻意在那裏等了七天,以便參加當地在主日的聚會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五旬節派的講道與講章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