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文:使徒行傳二十:1~12

    「七日的第一日」就是主復活的日子(太廿八1;可十六2;路廿四1;約二十1,19),也就是『主日』(啟一10)。「我們聚會擘餅的時候」『我們』包括了本書的作者路加。他們(保羅等人)在特羅亞住了七天(參6節),但只在『七日的第一日』聚會擘餅記念主;這指明當時的信徒們是如何的重視主日,特別將它從一般日子裏分別出來,專門為著主而聚集在一起。『擘餅』指的是紀念主之死的擘餅,又稱『主的筵席』或『主的晚餐』(林前十16~17,21;十一20,23~26),當時在擘餅紀念主之後,還伴隨著一般的『愛筵聚餐』(參林前十一21~22,33~34)。教會初期,主日聚會的時間,很可能多半在傍晚之後進行,因為:(1)當時有一些奴隸成為基督徒,他們在白天須要作工,只有在晚上才能參加聚會;(2)擘餅記念主的聚會是在晚上進行,因此又稱作『主的晚餐』。

有人說,因著次日保羅要起行,所以才在七日的第一日聚會擘餅,這個說法不對;正確的解釋應該是,因著次日保羅要起行,就與他們講論直到半夜。按照羅馬人的時間算法,是從午夜到午夜(猶太人則是從日落到日落),故『次日』就是指星期一。他們是在主日的傍晚聚會擘餅,然後聽保羅講論,直到星期一的天亮時刻(參11節)。本節表明當初教會在主日作兩件事:(1)『聚會擘餅』紀念主;(2)聽保羅『講論』,亦即聚集聽神的僕人講道。

「猶推古」僥倖的,碰運氣。「有一個少年人」他的年齡可能只有十來歲,因十二節稱他是『童子』。「困倦沉睡…睡熟了」『困倦』和『熟』原文同字,指被睡意征服、勝過、壓下,以致沉沉睡著,這一位少年人是聽道聽太久了,身體無法繼續支撐而睡著了。他就從三樓的窗戶旁邊跌到樓下,掉下去以後「已經死了」這是本書作者醫生路加的描述,因此我們應該相信他確實已經死了,而不可像現代不信派推測說他只不過昏迷不醒而已。

保羅下去的時候「伏在他身上」舊約的先知以利沙也曾藉伏在死者身上使之復活(王下四33~35)。『靈魂』乃一個人的『自我』,靈魂一離開身體,那身體就成了『屍體』(雅二26);一般人死後靈魂會離開身體(創卅五18),暫時被拘留在陰間裏(徒二27,31),等候末日的審判(啟廿13)。這一個少年人可以說是死而復活,教會的人都看到他死了,他卻從死裡復活,這是很大的神蹟。

『擘餅』原文附有冠詞,直譯是『擘這餅』,即指擘餅記念主;『吃了』是指擘餅以外的進食,亦即愛筵聚餐。教會初期,擘餅記念主與愛筵聚餐往往一起進行,但後來因為有不正常的情況發生(參林前十一20~34),以致逐漸放棄這種習慣。「談論許久,直到天亮」這是因為保羅在次日就要起行(參7節),以後就沒有機會再向他們說話了(參25,38節),所以才如此諄諄不倦。這也表明:(1)保羅具有長篇講論的特殊才能;(2)保羅與聽眾之間,彼此具有深厚的情誼。「有人把那童子活活的領來」『活活的』表明他的身體情況完好如初,精神抖擻,絲毫沒有剛跌得昏死的樣子。

 

 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