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文:使徒行傳二十:13~24

「開往亞朔去」『亞朔』是在特羅亞地岬的南面,坐船需繞過地岬。從特羅亞步行到亞朔,約有三十公里。保羅作此安排,也許是想要有一段時間單獨與神交通。『米利都』是亞西亞省西南岸的一個重要港口,距以弗所不遠,約有五十公里。保羅在以弗所傳道時,曾引起極大的擾亂(徒十九23~34),他若回去那裏,恐會被纏上,難以脫身。在五旬節期間,會有許多人從各國到耶路撒冷來過節(徒二1,5);保羅或許打算趁此機會與更多的人會面傳道。從逾越節到五旬節,共有七個星期,此時已經過了兩個星期(參6,15節)。「保羅從米利都打發人往以弗所去」『米利都』擁有四個海港,是一個希臘文化大佔優勢的城市;以弗所就在米利都北面約五十公里處。「他們來了」按當時的速率推算,他們到達的時間大概是保羅停留在米利都的第三天。從本節到卅五節,是《使徒行傳》中惟一記載專向教會領袖傳講的信息。「凡事謙卑」『凡事』指一切的事,包括大事或小事、公開或私下,都存著謙卑的心態。「眼中流淚」保羅流淚的原因,應不是為著他自己的受苦,乃是因著教會和信徒的屬靈情況而心裏難過痛苦(參31節;林後二4;腓三18)。「凡與你們有益的」注意,與別人有益的話,未必是對方所喜歡聽的。『避諱不說』意即因有所顧慮而隱瞞不言。保羅雖然凡事謙卑(19節),但並不是畏縮的,對所該傳講的道,毫無顧慮與保留,勇敢率直地公然講述。「或在眾人面前,或在各人家裏」前者指在公共場合,例如在會堂和推喇努學房(徒十九8~9);後者的接觸對象多半是各人的家人(徒十六32)和親屬密友(徒十24)。

「當向神悔改」『悔改』原文意思是『心思的轉變』;聖靈作工在人的心裏,叫人看見自己原來是背逆神,因而自己責備自己(約十六8),產生出一種決志,回轉歸向神,這就是悔改。「信靠我主耶穌基督」『信靠』原文意思是『信入或接受』;信靠主就是相信主的名,接受祂作救主(約一12)。『悔改』和『相信』是福音裏的兩個基本元素,如同硬幣的兩面,缺一不可。沒有悔改的信心,恐怕不是真相信;沒有信心的悔改,也沒有甚麼價值。人若真心悔改歸向神,就必信入耶穌基督;人若真心相信主,就必悔改歸向神。

「心」靈;「迫切」綑綁,被栓;「在那裏」在其中。「心甚迫切」『心』原文是『靈』,指信徒重生的靈;保羅在他的靈裏感到有一種的拘束、催促、逼壓和強迫,似乎不去耶路撒冷便不得輕鬆、自由和釋放。「不知道在那裏要遇見甚麼事」此話表示保羅靈裏預感此去耶路撒冷,將會有事情發生在他身上。保羅內心靈裏的催促、逼壓、強迫,使他輕看患難,不以性命為念(參23~24節);因為只有順服,裏面才會感到釋放。「但知道聖靈在各城裏向我指證」這句話含有兩層的意思:(1)聖靈直接向保羅不斷地作見證;(2)聖靈藉各地的信徒先後向保羅作見證。有人認為保羅不應該不聽聖靈多次的警告與勸阻,因此才會在耶路撒冷被捕入獄。但是聖靈在此所作的,乃是一種的『預告』性質,而非命令式的『阻止』(參徒十六6~7);預先告知不好的遭遇,並不一定含有禁止的意味,因此我們不能據此來斷定保羅去耶路撒冷是違背聖靈的意旨。「我卻不以性命為念,也不看為寶貴」這話涵示保羅預感自己最終將要殉道。「只要行完我的路程」按原文含有『可歡樂地』行完路程的意思。

 

 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