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文:使徒行傳二十:25~38

「傳講神國的道」這裏按原文不但沒有『神』字,並且也沒有『的道』二字,故全句應作『傳講國度』(preaching the kingdom)。這國度並不是肉眼所能見的物質的國,而是一種屬靈的領域和範圍。「如今我曉得,你們以後都不得再見我的面了」這話指明保羅已有預感,他今後將不可能有太多的機會自由往來傳道,甚至最終將要為主殉道。事實證明,他到耶路撒冷被捕坐監後,轉送羅馬,雖然曾獲短暫釋放,但回程未能抵達以弗所即再次被捕,在獄中直至為主殉道。

    「所以我今日向你們證明」『今日』原文直譯『就在今天的日子』,是一種強調的語氣。「罪不在我身上」原文作『我於眾人的血是潔淨的』,意即眾人應負自己被討流血的罪責,而與我無干。保羅說這話,是因為他沒有疏忽他作為『傳道者』所該盡的職責,凡他所該傳講教導的,他都作到了,沒有一樣是避諱不說、不傳的(參20,27節),故問題不在他,而在聽眾。傳道人若有所避諱不傳,結果就會使神的旨意暗昧不明,既得罪了神,也叫人無法得到益處(參20節)。「監督」來臨的眷顧者,在上觀看的,在上監管者。「聖靈立你們作全的監督」這句話告訴我們兩件事:(1)監督就是長老(參17節),長老就是監督,這兩個稱呼是指同一個職責;(2)長老乃是聖靈所設立的,並不是出於任何人的推選或任命。雖然在表面上看,長老是使徒所選立的(徒十四23;多一5),但實際上,使徒不過是明白聖靈的意思,印證了聖靈的設立。

「就是祂用自己血所買來的」解經家們對本句有很大的爭論,主要在於『祂』這個字應作何解;如果說是主耶穌,則與此句前面的『神』字似乎連不起來;如果說是神,則神是靈,不可能有血流出。其實,在保羅整篇的講話中,神、耶穌基督和聖靈常常交換使用(21,23,24,27,28,32,35節),『三一神』的真理隱然包含在其中。這裏的『祂』字可解作三一神中具有肉身的主耶穌,但主耶穌所作的,也就是三一神所作的。再者,有些解經家認為按原文,本句也可譯作『就是用屬祂自己的那位的血』或『就是用祂所心愛的那位的血』,故是指主耶穌。「必有兇暴的豺狼進入你們中間」『兇暴的豺狼』指假先知(太七15)和假師傅(彼後二1),他們是偷著引進來的假弟兄(加二4)。「也必有人起來說悖謬的話」『有人』是指從教會內部興起的一班別有用心的領袖人物,他們不同於29節從教會外面進來的『兇暴的豺狼』;『悖謬的話』是指與真理相背的話。「晝夜不住的流淚」這是一句概括性的講法(參19節),不可按字句解作廿四小時不停地流淚。

    「這道能建立你們」出於神恩典的話,能使信徒的靈性在基督裏面生根建造,信心堅固(西二7)。「叫你們和一切成聖的人同得基業」神恩典的話能使信徒成聖(約十七17),而成聖的果子,結局就是永生(羅六22),亦即有分於神永遠的基業。「我這兩隻手」保羅以製造帳棚為業(參徒十八3);聖經學者Dean Alford說,當時的帳棚是要染顏色的,所以當保羅說『我這兩隻手』的時候,想必他的兩隻手也沾上了五顏六色,與眾不同。不但如此,他的兩手因為工作的緣故,想必是粗硬的,甚至可能起繭。「我這兩隻手常供給我和同人的需用」這並不是說,主的工人都必須親自作世俗的工作來維持生活;乃是說當教會的情況不能供養工人時,工人就必須有不辭勞苦、一面就業一面事奉主的心志。

「扶助弱的人」『軟弱的人』指身體較虛弱、經不起勞苦作工,因此收入不敷支出,需要別人的幫助。「施比受更為有福」在四福音書裏沒有記載這句話,因此有兩種可能:(1)保羅以這句話來總結主耶穌『論福』的教訓(太五1~12;路六20~23);(2)保羅聽別的使徒口傳,謂主曾經說過這句話。東一帶地方人的習俗,在離別或相逢時,以擁抱和親嘴來表達彼此之間的情誼。『生離死別』雖然是人世間最悲痛的事,但我們基督徒與世人不同,因為在基督裏死了的人,有復活的盼望。

 

 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