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文:使徒行傳廿一:1~16

「我們離別了眾人」『離別』原文用了兩個字,含有『用力氣將之拉脫』的意思,暗示好不容易總算得與那些戀戀不捨的聖徒們分離(參徒廿36~38)。「就開船一直行到哥士」『哥士』是位於亞西亞的西南端外的一個小島嶼。「第二天到了羅底」『羅底』在哥士的南方,是一個比哥士大得多的海島。「從那裏到帕大喇」『帕大喇』是一內陸良港,位於呂家省。「遇見一隻船要往腓尼基去」由此處直接開往巴勒斯坦方面的航線,因要橫渡地中海,故需換更大的船隻。『腓尼基』是敘利亞省沿海一帶地方的總稱,推羅為其主要海港。「居比路」佳美,公正,愛,一朵花;「敘利亞」高地,被高舉;「推羅」岩石,使受痛苦。古時的船隻都是客貨兩用,每到一埠,便要裝卸貨物,因此需有若干時日的停留。

「被…感動」因為,藉著(through);「耶路撒冷」基礎,平安的居所。「找著了門徒」,『門徒』指耶穌基督的信徒,原文為複數詞;『找著』原文含有務必找出的意思,推羅的信徒可能很少,需要細細查訪才能找到。「就在那裏住了七天」注意,這『七天』加上他在腓立比過逾越節之後,從腓立比坐船到特羅亞共用了五天,又在特羅亞停留了七天(徒廿6),從特羅亞船行到米利都又花了四天(徒廿13~15),停留在米利都至少又花了三天(參徒廿18註解),我們不知從米利都船行

到推羅需要多少天(參1~3節),若以十天計,則總共已過了卅六天,只剩下兩週就到五旬節了。

「他們被聖靈感動」他們想必是被聖靈感動,預知保羅將在耶路撒冷遭遇危險。注意,被聖靈感動並不等於得著聖靈的吩咐和命令;聖靈感動人,使人得知將要發生甚麼樣的事情,但是聖靈並沒有吩咐人不可如何如何。也有可能聖靈確實感動人,但是卻錯解聖靈的感動,或者是加上自己的情緒在裡面。「不要上耶路撒冷去」這裏想要阻止保羅上耶路撒冷的,並不是聖靈,而是他們對保羅的愛心與關懷,他們不願意看到保羅在那裏遇難。

「他們眾人同妻子兒女,送我們到城外」信徒偕同家人直到城外送別,這表露他們對保羅關愛之情,雖然相識不同數日,但因著在主裏交通的結果,使他們不勝依依。「我們從推羅行盡了水路」『行盡了水路』按原文又可譯為『繼續行水路』。「來到多利買」『多利買』是位於推羅南面約六十公里處的沿岸港口。從推羅船行到多利買約需一天。「就進了傳福音的腓利家裏」腓利原是耶路撒冷教會管理飯食的執事(徒六2~5),因耶城教會大遭逼迫,遂下到撒瑪利亞宣講基督,曾奉聖靈的引導到往迦薩的曠野路上傳福音給埃提阿伯的太監,帶領他得救並予施浸,後來突然間被聖靈提走,在亞鎖都被人遇見,他一路宣傳福音,直到該撒利亞(參徒八章)。他因傳福音出了名,故被稱為『傳福音的腓利』。『那七個』,乃專有所指,就是本書前面所載耶路撒冷教會選出的七個執事(徒六5)。

「他有四個女兒,都是處女,是說豫言的。」「都是處女」意指她們過了當婚嫁的年齡,仍守獨身;她們很可能終身不嫁事奉神。「是說豫言的」『說預言』意指為神說話、傳道。有一個先知,名叫亞迦布,從猶太下來,「亞迦布」螞蚱;亞迦布曾經預言天下將有大飢荒,結果應驗了(徒十一27~28)。猶太先知常有一種習慣,就是當他們的言詞不能盡意表達時,便用一些實物或身體動作將其信息戲劇化地傳達出來(參王上十一29~31;賽廿3~4;耶十三1~11;廿七2;結四章;五1~4)。「要如此捆綁這腰帶的主人」保羅後來的確被捆綁(參33節;廿八17)。『我們』這詞表示路加本人也加入勸阻保羅前往耶路撒冷。「都苦勸保羅不要上耶路撒冷去」注意,先知亞迦布只是指明保羅必要在耶路撒冷被捆綁,卻未說主不許他前去(參11節),因此他們的苦勸阻止顯然是出於人自己的意思,而非聖靈的意思。「你們為甚麼這樣痛哭,使我心碎呢?」該撒利亞的信徒們為保羅此去耶路撒冷的前程擔心,甚至出聲痛哭,雖然充分流露了弟兄相愛之情,但只能加重保羅的為難,卻不能阻止他順服神的決心,以致他的心被『自己要去』與『弟兄們不讓去』兩種意願撕扯而碎裂。「保羅既不聽勸」解經家對保羅不聽勸的態度,有兩種完全相反的看法。第一種是說他過度固執己見,以致後來在耶路撒冷被捕,歷經痛苦,蹉跎了四年的歲月,一事無成,這是咎由自取。第二種是說他並非違抗聖靈,而是遵行神的旨意,其理由如下:(1)他所作去耶路撒冷的決定,乃是在『靈裏定規』(徒十九21『心裏定意』原文意思)的事,意即這件事不是出於他的血氣肉體,一意孤行,乃是出於他靈的深處,清楚得了指示然後定規的;

他自己早已知道將會在耶路撒冷遭遇捆鎖與患難,但他因為『靈裏被捆綁』(徒二十22~23『心甚迫切』原文意思),沒有自作選擇的自由,不得不去;(3)他必須親自回耶路撒冷,把外邦眾教會的愛心捐款,作一清楚的交代(徒廿四17),才能卸下裏面的負擔;(4)保羅的被捕,乃是出於神的安排,為要讓他能在君王面前宣揚主名(徒九15);(5)主在保羅被捕入獄之後不但未責備他,反而對他多有鼓勵和安慰(徒廿三11;廿七23~24);(6)保羅的經歷,與主耶穌面向耶路撒冷赴十字架的過程很相似(參太十六21~23;路九22,51;十三31~32;十八31~33)。

        「只說:『願主的旨意成就』便了」他們似乎已經認識到保羅的行動乃是出於神的帶領,因此不再勸阻而同意保羅的決定。「過了幾日,我們收拾行李上耶路撒冷去。」從該撒利亞到耶路撒冷約有一百公里的路程,這在當日需要大約兩天的功夫。「有該撒利亞的幾個門徒和我們同去」當時正值五旬節節期,耶路撒冷到處人滿為患,甚難找到居停之所。該撒利亞的幾個門徒,為著能讓保羅等人有地方休憩,特意一路伴隨,其愛護之情,由此可見。「帶我們到一個久為門徒的家裏」『久為門徒』一詞涵示他是當地教會的一個基本成員,有人認為他是耶路撒冷教會最初一百二十名當中之一。「他名叫拿孫」拿孫的家在何處,有二說:(1)就在耶路撒冷,十七節的『弟兄們』就是指拿孫以及與他同在一處的弟兄們;(2)位於該撒利亞和耶路撒冷的半路上,可能是呂大或安提帕底(參徒廿三31註解),因從該撒利亞步行到耶路撒冷需費時兩天,必須在中途過一夜。

 

 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