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文:使徒行傳廿一:17~26

    「到了耶路撒冷」保羅第三次出外傳道旅行,開始於行傳第十八章廿三節,結束於本節。『弟兄們』很可能就是十六節的拿孫以及與他同在一處的弟兄們。這裏的『接待』偏重於表示『十分歡迎』,在原文與一般用來指打開家『接待』客旅的詞(hospitality,來十三2)不同。

    「保羅同我們去見雅各」『我們』一詞表示路加也陪同出席;這詞在此處之後,一直到第廿六章末了,未再出現,但這並不表示路加暫時離開了保羅。『雅各』是指耶穌的肉身親兄弟(參徒十二17;十五13),他是耶路撒冷教會的柱石(加二9)。「長老們也都在那裏」這裏沒有提及使徒們,或者他們此時可能都離開了耶路撒冷,也有可能他們身兼長老之職,所以『長老』一詞也包括了使徒(參彼前一1;五1)。

「一一地述說了」指自從保羅上次訪問耶路撒冷(徒十八22)之後所發生的種種事情,但要點可能集中於在以弗所的三年事工。同時,保羅必也趁此機會,把眾外邦教會所奉獻的救濟款項(參徒廿4註解),轉交給耶路撒冷教會的長老們去分配。「他們聽見,就歸榮耀與神」可見耶路撒冷教會的長老們,對推廣福音給外邦人並無成見,反而樂觀其成。「並且都為律法熱心」這句話表明當時的耶路撒冷教會,在雅各的帶領之下,深受猶太教的影響(加二12),熱心遵守摩西的律法。

「你教訓一切在外邦的猶太人離棄摩西」『離棄摩西』意指不必遵行摩西所傳下來的律法。保羅有關摩西律法的教導要點如下:(1)人得救是因著信,不在乎遵行律法(羅三28);(2)外邦人信徒在相信主得救之後,沒有必要再去受割禮、遵行律法(加五2~5);(3)割禮之類的律法條規都不過是影兒,惟有基督才是實體(西二17);(4)其實信徒在神面前,不是沒有律法,乃在律法之下(林前九21),但這律法,不是字句的律法,乃是基督的律法(加六2)。至於對猶太人信徒,保羅並沒有明白教訓他們廢棄摩西的律法,反而他自己似乎還遵行一些律法的禮儀:(1)他自己曾經許願並剪髮(徒十八18);(2)他向律法以下的人,他雖不在律法以下,還是作律法以下的人,為要得著律法以下的人(林前九20)。「也不要遵行條規」『條規』即猶太律法所規定的事項。

「我們這裏有四個人」無疑地,這四個人都是猶太人基督徒。「都有願在身」『願』是指拿細耳人的願(參24節;徒十八18)。這願是為了從神手中得了一些特殊的福氣,表示感謝而許的。

    按摩西的律法中拿細耳人的願,在離俗歸耶和華的日子,不喝酒,不剃頭,避免沾染不潔;當滿了離俗的日子,須還願獻各種祭,最後要剃頭,然後將頭髮放在平安祭的火上燒掉(民六1~21)。又按後來拉比加上的規條,有錢的人可以代替窮人出規費來實現其作拿細耳人的誓願,藉此表示出錢者的敬虔。「與他們一同行潔淨的禮」這是指在進入聖殿之前所作的潔淨禮儀(參26節)。「叫他們得以剃頭」許願的人從許願之日起至還願之日為止,這期間所生的頭髮須在壇前剃下獻上為祭。

「至於信主的外邦人」這話表示外邦人基督徒不須遵行猶太律法(參24節)。「我們已經寫信擬定」這是指幾年前的耶路撒冷決議案(徒十五22~29)。「叫他們謹忌那祭偶像之物,和血,並勒死的牲畜,與姦淫」請參閱徒十五20文意。「於是保羅帶著那四個人」有人批評保羅在此是屈服於環境形勢,違背他自己所教導的原則,言行不一致,因此是假冒偽善,難怪主容許捆鎖和患難加在他的身上(徒廿23;廿一33;廿二25)。但保羅雖然教導人『因信稱義,而非因行律法稱義』(加二16),他並沒有教導猶太人不要遵守摩西律法。作為一個猶太人,遵行律法和相信耶穌基督並不互相衝突。「與他們一同行了潔淨的禮」這表示保羅自己也加入行潔淨之禮。「報明潔淨的日期滿足」還願者須向祭司報明自己何時許願,如今因日期滿足而前來還願。

有許多解經家認為,保羅在本章一至十六節應該聽勸而不聽勸,十七至廿六節不該聽勸而竟聽了勸,所以本章可以說是保羅一生事奉主的經歷中,一個最軟弱的污點。他們所舉的理由如下:(1)保羅執意上耶路撒冷,結果他在此後的絕大部分時間,是在獄中渡過,平白浪費了服事主的寶貴時間;(2)保羅得救以後竭力反對遵行律法,如今竟然受不住雅各和眾長老的溫情攻勢,而向律法低頭,這正如他自己所說:『我素來所拆毀的,若重新建造,這就證明自己是犯罪的人』(加二18);(3)長老們勸保羅帶頭行潔淨的禮,原意是要藉此消除眾人對他的誤會(21,24節),但結果反倒生出更大的誤會(27~29節),可見這個辦法不蒙主的喜悅;(4)保羅為顧全大局,勉強接納長老們的建議,結果卻使神的心意暗昧不明,也給我們這些後來的信徒留下很大的困惑。

然而這樣的批判,對保羅是不公平的,因為他當時所作的,完全是在神主宰之手的安排底下,為要成就祂所預定的美意:(1)保羅的耶路撒冷之行,是因他的『靈裏受捆綁』(徒廿22原文),他並沒有不去的自由;(2)保羅必然看出此去是為著成就主的旨意(參14節),因此他不以性命為念(徒廿24),也不受別人愛心的勸阻(參4,12~14節);(3)對身為猶太人信徒的保羅,在完全是猶太人的環境之下,他當時所作的行動,並不違反他自己的教訓,這一點是我們外邦人信徒所不易瞭解的;(4)保羅在此後的獄中生涯,仍有主的同在和祝福(徒廿三11;廿七23~24;廿八30~31),他對他的被捕入獄並沒有後悔(參提後二9;四7~8)。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