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文:使徒廿二:1~16

「諸父兄請聽」保羅對眾人的稱呼,特別親切、有禮貌和表達尊敬,原文是『諸君(men)、弟兄們(brothers)、父老們(fathers),請聽』。「我現在對你們分訴」本書一共記錄了三篇保羅的自辯詞(參徒廿四、廿六章),本章乃是第一篇。「他說的是希伯來話」保羅當時自辯時所用的『希伯來話』極可能是亞蘭語,它是巴勒斯坦一帶地方通用的語言(參徒廿一40註解),沒有接受過希臘文教育的人都以亞蘭話交談。

「生在基利家的大數」『大數』在當時是地中海的一個大港,也是一個頗有盛名的大學城。「長在這城裏」『這城』多數解經家認為是指耶路撒冷,而非大數。保羅大概是幼年即背井離鄉,來到耶城負笈從師。「在迦瑪列門下」『迦瑪列』是當時相當受猶太人尊敬的律法教師(參徒五34註解),稱他作『拉比中的拉比』,保羅就是他的得意門生。「直到死地」指逼迫人使陷於絕境,甚至處死,但這話並不表示保羅親自動手打死人。「大祭司和眾長老,」指猶太公會的領袖成員。

「我又領了他們達與弟兄的書信,往大馬色去」『文書』或許只是一種請求協助緝拿罪犯的公函,實際上並沒有法律上的約束力。『大馬色』即今敘利亞的首府,距離耶路撒冷約有二百五十公里,有不少的猶太人居住在那裏;當時公會的權勢僅及於巴勒斯坦境內,或許是這些會堂也尊敬耶路撒冷大祭司的地位,所以接受其文書通告。「約在晌午」就是中午日光最烈的時刻,由此可見下句所說的『大光』必定更甚於太陽直射之光。「忽然從天上發大光,四面照著我」這光既然是『四面』照著人,故必不是太陽的光,而是一種屬天、屬靈的光。「你為甚麼逼迫我?」『逼迫』原文是指持敵意去探尋。主在此不是說『你為甚麼逼迫信我的人』;主是說『你為甚麼逼迫我』。在這裏,主給掃羅看見,祂與一切信祂的人認同,並且是與他們合一的。這就是元首與身體的合一。掃羅所逼迫的是教會,但主的話表明逼迫教會就是逼迫基督,因為教會是基督的身體(林前十二27;弗一22~23)。「主阿,你是誰?」『主阿』這稱呼表示他知道和他說話的這一位並非等閒的人物,乃是在上有權柄的『主』。「我就是你所逼迫的拿撒勒人耶穌」『耶穌』意即那被釘十字架,死了卻又復活、升天的拿撒勒人耶穌。當耶穌在世時,掃羅從未直接逼迫過祂。在這裏,主給掃羅看見,當他逼迫耶穌的門徒時,就是逼迫耶穌。「卻沒有聽明那位對我說話的聲音」意即他們只聽見說話的聲音(參徒九7),但不懂得、不明白所說的是甚麼。「主啊,我當做甚麼?」在這個問題中,涵示了掃羅已經承認耶穌是彌賽亞(就是基督),是掌管他一生的主。「起來,進大馬色去」注意,主對這樣厲害逼迫教會的掃羅,除了質問他『為甚麼逼迫我』(7節)並警誡他『你用腳踢刺是難的』(徒廿六14)之外,竟沒有一句責備的話,反而是對他有指引和託付。「在那裏,要將所派你做的一切事告訴你主的意思是說,你所當作的事,我不在這裏直接告訴你,而要在那裏藉別人告訴你。這一個是身體的啟示,主給保羅看見身體的原則。雖然他是一個主所大用的器皿,但是主還用另一個人去幫助他。「我因那光的榮耀不能看見」主暫時拿走掃羅肉眼的視力,或許是要讓他運用裏面的心眼,專心思想主。

「現在你為甚麼延呢?起來,求告祂的名受洗,洗去你的罪”」「受洗」受浸,被浸入水中;「洗去」洗淨,滌除。本節在希臘原文中,可分成前後兩個子句,且各有一個分詞修飾限定動詞,故可直譯成:『…起來,受浸(having arisen be baptized);並且求告主的名,以洗去你的罪(and wash away your the sins, having called the name of the Lord.)。』第二個子句特別指出『求告祂的名』乃是保羅洗去他的罪的憑藉,因為他從前的罪行就是『多方攻擊拿撒勒人耶穌的名』(徒廿六9),並且到處捉拿並殘害求告主名的信徒(徒九21)。「受洗,洗去你的罪」這裏的兩個『洗』字在原文有別(參『原文字義』)。亞拿尼亞的意思並不是說,受浸的本身能洗去人的罪;而是說受浸這件事,乃是在神、人、天使和鬼魔面前表明並見證說,受浸者相信主救恩的功效,祂在十字架上所流的寶血,是能洗去人一切的罪。這句話對於保羅具有特殊的意義,因為他在還沒有信主之前,乃是屬於猶太宗教世界中逼迫基督徒的一個人(參3~4節;徒七60;八3;九1);現在他相信了主耶穌,就應當起來去受浸。藉著受浸宣告說,他與世界的關係已經斷絕,這樣,他在人面前逼迫耶穌的罪行(原文複數sins)也就洗去了。

 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