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文:使徒行傳廿二:17~30

    保羅或彼得的屬靈經驗中,似乎都經歷過「魂遊象外」,這個經驗都是在機常禱告的狀態中才會發生。這時保羅「魂遊象外」是說他變得離開本位,出神,心不在軀殼,我認為這是他專心仰望主的結果。「後來,我回到耶路撒冷」這應該是他得救之後第三年的事(加一18;徒九26)。他這一次所得主的顯現和啟示,與他在哥林多後書第十二章所題的,是截然不同的兩回事(參林後十二1~9)。「魂遊象外」指心靈處於一種不尋常的狀況,恍如在作夢,卻又不是睡著;當人的心靈提升到這一種境界中,往往能夠看見異象(參18節;徒十10;十一5)。

    「你趕緊地離開耶路撒冷,不可遲延」這大概是因為那時正有狂熱的猶太教徒陰謀要殺害他,弟兄們知道了此事,就護送他離開耶路撒冷(徒九29~30)。「又在各會堂裏鞭打他們」這話不一定是指保羅親自行刑鞭打人,乃是說他們的被鞭打是他所致使的。「我也站在旁邊歡喜」意即積極同意司提反的被害。「又看守害死他之人的衣裳」他當時是一個少年人(徒七58),可能還未到達法定的年齡,所以不能參與行刑(用石頭打人),而僅代看守行刑者的衣裳,以表示其贊同之意。

    猶太人對自己的民族和宗教有優越感(參羅九3~5),他們決不接受外邦人與猶太人在信仰上一視同仁的看法;外邦人若不先歸信猶太教,接受割禮,遵守猶太人的傳統規條,就不可將他們與猶太人相題並論。「眾人聽他說到這句話」『這句話』乃指被神差遣往外邦人那裏去(參21節);這話暗示神除了猶太人之外,也揀選外邦人作祂的子民。「就高聲說」『外邦人』這名詞使他們記起他們的仇恨。「他是不當活著的」對猶太人而言,外邦人必須先接受猶太律例,成為猶太人,才能得享神的恩典,否則就是褻瀆神,應當被眾人用石頭打死。

「摔掉衣裳,把塵土向空中揚起來」這些舉動是在表示對褻瀆神者的嫌惡和棄絕。「叫人用鞭子拷問他」『鞭子』是羅馬人用來對奴隸和外國人逼供的刑具,它是一種用尖銳的骨和鑲嵌金屬的皮鞭,能把人打得皮開肉綻,甚至有許多人因此致死。羅馬政府把公民籍放在很高的地位;一個羅馬的公民在定罪之前,是不能被綑綁,也不能受鞭打的。「剛用皮條捆上」是使受刑者的上身赤裸,然後將他捆到柱上,準備施以鞭刑。「百夫長聽見這話」『百夫長』是負責執行刑罰的人。

    當時取得羅馬公民權的方法有三:(1)出生於羅馬公民的家庭;(2)對羅馬帝國有顯著的獻;

3)付出一筆可觀的金錢。「我用許多銀子才入了羅馬的民籍」羅馬的公民籍擁有許多特權,在革

老丟作羅馬皇帝的時代,可以用金錢購得。「我生來就是」這表示在他出生之前,父親就已經是

一個羅馬的公民,所以他一出生就隨父親取得了羅馬籍。

「也害怕了」因恐怕上頭知道他違反法規,會被問罪。羅馬帝國派駐猶太地的最高行政長官是巡撫,通常駐節在該撒利亞,另在耶路撒冷設有巡撫的衙門(約十八28)。當巡撫不在耶城時,便委由千夫長代行職務,但仍須向巡撫請示和報告。「吩咐祭司長和全公會的人都聚集」這裏的『祭司長』在原文是複數詞,指那些屬於大祭司家族系統的人,他們大多是撒都該人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五旬節派的講道與講章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