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文:使行傳廿三:1~10

「我在神面前行事為人都是憑良心」『良心』乃是神為人創造、放在人靈裏的一個功用,在人的裏面規範其言行。當人的言行逾矩,良心就發出定罪、不安的感覺;當人言行中規中矩,良心就有平安的感覺。可惜自從人墮落以後,靈性死沉(創二17;弗二1),良心的感覺相當微弱(弗四18~19)。但我們信徒的靈已經重生(約三6;弗二5),良心已經蒙主寶血洗淨(來九14原文;十22),恢復了健全的功用,所以應當憑著良心行事為人,使良心無虧(提前一19)。

    猶太人的律法,很注重受審訊之人的權利;不分皂白,打受審訊者的嘴,乃是違背律法的(參3節)。並且按照律法,打一個以色列人的嘴,乃是冒犯神的榮耀。「大祭司亞拿尼亞」亞拿尼亞乃是一個著名的無所顧忌、貪得無饜的政客,於主後47至58年間作大祭司,曾於主後51或52年被羅馬政府遞奪職銜,旋又復職。「打他的嘴」用意是在羞辱他、不准他胡亂發言。注意,主耶穌受審時,也曾被人掌打,但祂的遭遇比保羅更慘:(1)被人吐唾沫在祂臉上;(2)又蒙著祂的臉;(3)用拳頭打祂;(4)要祂說預言,指出打祂的是誰;(5)再被人用手掌打(可十四65;太廿六67~68)

「保羅對他說」保羅對審問者的不公,立即有了忿怒的反應。相較之下,主耶穌受盡羞辱(參2節註解),卻仍不言語。「你這粉飾的牆」意指他假冒偽善(參太廿三27~28),因他表面是為維護律法而審訊保羅,實則破壞了律法並違背了律法的精神。「神要打你」亞拿尼亞於主後66年被猶太民族主義的叛徒暗殺了,有些人認為就是這句話得了應驗。「你坐堂為的是按律法審問我」『坐堂』即入席坐著審判。

    「你辱罵神的大祭司嗎?」根據猶太人的遺傳,凡毀謗大祭司的便犯了對神不敬虔的罪,所以故意辱罵大祭司乃是一項很嚴重的過犯(參出廿二28;約十八22)。「我不曉得他是大祭司」保羅這話有兩種的解釋:一種是或者是因為:(1)保羅的眼睛有毛病,眼力很差(加四15;六11);(2)保羅一直在外傳道,從未見過現任大祭司;(3)大祭司沒有穿上正式的衣袍;(4)因有千夫長列席,大祭司未按次序坐席;等等的緣故,以致保羅真的不知道對方是大祭司,只以為是公會的領袖。另一種是諷刺性的反話,暗示一個大祭司絕不可為所欲為,毫不講理。從保羅接下去所引用聖經的話來看,後者的解釋比較合理。保羅在此是諷刺對方的作為,令人看不出是一個大祭司。故這句話可以意譯如下:『我沒有料到這個吩咐人掌我嘴的人,竟會是一個大祭司。』

「不可毀謗你百姓的官長」引自出廿二28;保羅在這樣的場合引用此聖經節,實耐人尋味。一面表明他尊重律法,一面顯明對方不配作百姓的官長。保羅在本節的話,實在只是對大祭司的職分道歉,而非對大祭司本人道歉。

    「撒都該人」是當時一個猶太黨派,成員多屬上層富裕階級人士,其名稱源於所羅門時代的大祭司撒督(參王上四4),他們反對法利賽人只講熱心而忽略道德行為,所以他們非常注重道德行為,卻因此而趨於另一個極端,亦即只重行為而忽略了信仰。他們不信復活,認為人死了完全消滅,故無鬼,亦無天使;他們只接受摩西五經,不看重先知書,也不接受古人的遺傳。他們在政治上很有地位,當時的大祭司亞拿、該亞法等都是屬於撒都該人一黨。「法利賽人」們起初是一班熱愛祖國、虔誠為神的人,因著大祭司西門為己而不為神,他們就與馬克比黨分開了,所以他們的敵人叫他們為『法利賽黨』(意即『分開』)。他們盡力守律法和遺傳,叫自己高過普通的人們,所以法利賽人這名詞也就成了他們宗教的宗旨了。他們因著注重守律法,就漸漸趨於注重外面,而忽略了內心;他們在路口上禱告,衣服襚子放寬了,行路仰天,免得看見婦女;他們對人嚴格,外面死守規矩,但內心卻依舊敗壞,所以『法利賽人』這名詞,後人竟把它作『假冒為善』解釋了。一個法利賽人可能成為一個基督徒而仍作法利賽人(參徒十五5);但是一個撒都該人則不能成為基督徒而仍作撒都該人。「保羅看出大眾一半是撒都該人」『一半』的原文是指『一部分』;事實上,當時公會成員大部分是法利賽人,少數為有權勢的撒都該人。「一半是法利賽人」這裏的『一半』在原文和前句裏的『一半』不同字;此處意指『其餘的』。「我是法利賽人」保羅因受過嚴緊的律法教育,而成為法利賽人之一員(徒廿二3;腓三5)。    有人認為保羅不該利用屬肉體的權宜之計來分裂會眾,但是主對保羅這樣的作法絲毫沒有責備(參11節)。保羅所說的話,也許是神為了保全他的性命,而使他有如此臨機應變的話語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法利賽人和撒都該人在信仰上每每是互相反對的。法利賽人相信口頭律法的細節,撒都該人只接受成文律法;法利賽人相信預定,撒都該人相信自由意志;法利賽人相信天使和神靈,撒都該人卻不相信;法利賽人相信死人復活,撒都該人卻不信。「因為撒都該人說,沒有復活」撒都該人的信仰以舊約的摩西五經為根據,不接納任何口傳的律法和解釋,又因為五經中沒有明顯提及復活的教義,所以他們不相信人死後有身體復活的事。「也沒有天使和鬼魂」可能指的是他們不相信當時猶太人普遍傳說的有多種天使和諸靈。

    「倘若有鬼魂或是天使對他說過話」這可能指保羅在對群眾分訴時所提到的:(1)在往大馬色的路上遇見主(徒廿二6~11);(2)在聖殿裏禱告時聽到主對他說話(徒廿二17~21)。「怎麼樣呢?」意即在他們看來,如果保羅以為曾有靈或天使向他說話,這事本身並無不妥,但並不表示他們贊同保羅對耶穌復活的解釋。

「千夫長恐怕保羅被他們扯碎了」當時的情形大概是,兩派人馬爭吵之餘,似乎動了血氣,一派是恨不得把他立即置之死地,一派則奮力護衛他,保羅被雙方推拉、撕扯,險象叢生。「當夜,」原文是『接下來的晚上』或『第二天夜裏』;按猶太人的計時法,日落後即為第二天。「你怎樣在耶路撒冷為我作見證」『作見證』不僅指言語上的見證,同時也指行為上的見證;主在此指出保羅在耶路撒冷所言和所行的,乃是為主作了見證。「也必怎樣在羅馬為我作見證」這句話一面是主的一個應許,表明保羅會照著他的心願(參徒十九21),被平安無事地帶到羅馬去,一面也是一個啟發性的暗示,給保羅指出一條脫困的路:上告於該撒(徒廿五11)。這裏值得吾人注意的是,主並沒有說過半句批評責備保羅的話,既未譴責他不該前來耶路撒冷,也未指責他言語不當,反而讚賞他在耶路撒冷忠心作見證,可見有些解經家對保羅在廿一章至廿三章的言行給予諸多評論,似乎過當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五旬節派的講道與講章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