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文:使徒行傳廿三:11~35

    在某種情況下,猶太人視謀殺為有理。特別是當一個人對他們的祖宗遺傳或社會秩序構成

危害時,人們便視殺害那人為合法。而有志之士暗中商量如何執行刺殺事宜,並許下誓願,不

吃不喝,直至完成任務為止,若違此誓願,甘受神罰。「猶太人同謀起誓」『猶太人』大概是指

公會以外的急進猶太主義者;『起誓』原文是『發咒起誓了他們自己』,意即將自己置於咒詛之

下,必定照著誓言而行,如果背誓,願受咒詛。「若不先殺保羅就不吃不喝」這些狂熱的衛道人

士,認為保羅離經叛道,非殺之不可。

    猶太史學家約瑟夫認為,這批同心起誓要殺保羅的四十多名兇徒,可能就是主後66~70年

起義,反叛羅馬政權的奮銳黨中人,屬極端恐怖分子。「他們來見祭司長和長老」『祭司長』和

『長老』在原文均為複數詞;他們大多數屬撒都該人,那些在公會裏公開同情保羅的法利賽人

可能不包括在內(參9節)。「我們已經起了一個大誓」本句原文直譯:『我們已經將我們自己捆綁

在一個厲害的咒詛底下』,意思是說,我們無法背誓。

「保羅的外甥聽見他們設下埋伏」『外甥』指親姊妹的兒子;有解經家認為保羅的妹婿(或姊夫)極可能是大祭司家族中的一員,所以有機會獲悉暗殺保羅的陰謀。「就來到營樓裏告訴保羅」保羅因擁有羅馬公民籍(徒廿二27)而享有特權,可在獄中接見訪客。「保羅請一個百夫長來,說:『你領這少年人去見千夫長,他有事告訴他。』」保羅並沒有告訴百夫長究竟是甚麼事,這一點相當重要(參18節註解)。「他有事告訴你」可見保羅並沒有告訴百夫長發生了甚麼事,這是保羅處事聰明的地方,以免事機無端外洩。「千夫長就拉著他的手」這是一項不尋常的舉動,可能他已經意識到事態非同平常。「猶太人已經約定」『猶太人』一詞並非指所有的猶太人,而是指那些與羅馬政權在公事上接洽往來的猶太人領袖。「你切不要隨從他們」這是保羅的外甥在報告事實時,惟一加插進來的建議,切中對策;可見神在此危急時刻,賞給這個少年人必要的勇氣和智慧。「不要告訴人你將這事報給我了」這是一面為著少年人的安全設想,一面也不讓陰謀集團阻止千夫長連夜護送保羅離去的計劃(參23節)。「預備步兵二百,馬兵七十,長槍手二百」這是一支相當大的特遣部隊,想必是因為那股瘋狂的兇殺勢力相當可觀。『步兵二百』他們的任務是護送保羅由耶路撒冷到安提帕底(參32節),因為這段路程屬丘陵地帶,容易受到伏兵突如其來的襲擊,故須在囚犯的前後左右配置步兵,嚴加防備。『馬兵七十』負責將保羅由安提帕底快速護送到該撒利亞。『長槍手』的原文意思含糊不明,是指『另一類的武裝軍士』,有時也可指『附加的馬匹和馱馬』。「今夜亥初往該撒利亞去」『亥初』原文『第三時』,指下午九點鐘;『該撒利亞』是羅馬巡撫駐節的地方,離耶路撒冷約有九十多公里。

巡撫腓力斯的全名是安多尼.腓力斯,他原為一個奴隸,因他的兄弟巴拉斯獲羅馬皇帝尼羅的寵信,以致他不但得作自由的公民,並被提拔作了一省的巡撫。他從主後52年至60年作猶太的巡撫,此時是主後58年,故離他卸任還有兩年(參徒廿四27)。腓力斯先後與三位公主結婚,此時為第三位夫人,是希律亞基帕一世的女兒土西拉(徒廿四24)。「也要預備牲口叫保羅騎上,」『牲口』指馬或騾;千夫長對保羅的優遇,乃因他是羅馬人;任何羅馬籍的公民若因自己的疏忽而遇害,便須負起嚴重的後果。當時一般公函的開頭格式,是先列出寫信人與收信人的名字,以及問候語。「我得知他是羅馬人」千夫長加插這句話,純是為著討好羅馬當局;其實他並不是在帶兵搶救保羅之前得知,乃是在準備動手拷問保羅時才知道(徒廿二25~29)。「並沒有甚麼該死該綁的罪名」意即他並未觸犯羅馬的法律。基督徒因行善和持守真理而受苦,總強如因行惡受苦(彼前三17);所以我們若是為主受苦,不要引為羞恥,倒要歸榮耀給神(彼前四16)。

    「又吩咐告他的人在你面前告他」千夫長此刻尚未作此吩咐,只是預料當這封信送達時,

他已發出這道通知。「將保羅夜裏帶到安提帕底」『安提帕底』是一軍事基地,為大希律所建;

它位於從耶路撒冷到該撒利亞的中途,先往西行約三十五公里到呂大,然後折往北行經安提帕

底到該撒利亞;安提帕底即在呂大之北約十五公里,該撒利亞之南約四十五公里。「讓馬兵護送,」

從安提帕底到該撒利亞的路乃是一片平原地帶,居民多數為外邦人。「馬兵來到該撒利亞」『該

撒利亞』是羅馬管轄撒瑪利亞和猶太地的總部,離安提帕底約四十五公里。「問保羅是哪省的人」

這是要查明保羅是否在他的司法權限之內,因為按當時的羅馬法例,犯人雖然通常在犯事的省

分受審,但也有可能被解返原居的省分受審。「既曉得他是基利家人」『基利家』在當時並不是

獨立的省分,而是隸屬敘利亞省,歸巡撫腓力斯管轄,故保羅的案件由他負責審訊。「我要細聽

你的事」『細聽』即指仔細審訊。「便吩咐人把他看守在希律的衙門裏」『希律的衙門』原是大希

律在該撒利亞為他自己所建的宮殿,被羅馬政府改用作巡撫的官式總部。腓力斯沒有把保羅囚

在一般的監獄中,而將他看守在官邸裏,算是對他相當寬大的表示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五旬節派的講道與講章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