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文:使徒行傳廿四:10~21

    祭司和長老門去請了一位律師來告保羅,他們的目的想要藉助法律把保羅置於死地,他們的訴狀講完以後,腓力斯讓保羅自己為自己辯護。「他就說」下面的話是本書所記保羅的第二篇自辯詞。「我知道你在這國裏斷事多年」羅這話的意思是,既然腓力斯在猶太地治理多年,對猶太人之間的事務應相當熟悉,故對此案的判斷理當沒有困難。保羅的開場白,並沒有像帖土羅那樣的奉承、阿諛(參3節)。「從我上耶路撒冷禮拜」這話是表示他上耶路撒冷的目的是作『禮拜』,而不是去鼓動生亂(參5節)。「到今日不過有十二天」『十二天』指包括在耶路撒冷約有七天(參徒廿一27)和在該撒利亞五天(參1節)。保羅的意思是說,在這樣短促的時間裏,他的所言所行,究竟是為著禮拜或為是著鼓動生亂,很容易查明。『十二天』也是一個很重要的時間指引,據此可推算保羅被捕的時間,大概是在那『七日』(徒廿一27)中最後兩天之前,因為他是在到達耶路撒冷後第三天上聖殿的(參徒廿一17~18,26)。

「和人辯論,聳動眾人」『辯論』是針對反對者,『聳動』是針對一般的群眾;這兩者乃是惹起動亂的兩個主要手段。「就是他們所稱為異端的道」猶太人把基督信仰當作『異端』,即背離猶太教的信仰。「我正按著那道事奉我祖宗的神」早期的基督徒常稱其運動為『道路』(徒八39;九2;十三10;十六17;十八25~26;十九9,23;廿二4;廿四14,22;林前十二31),因他們認為這種運動乃是以色列信仰之真實應驗,乃是惟一達到救恩之路。『我祖宗的神』一詞表示他所事奉的神,也就是控告他之人所事奉的同一位真神。「又信合乎律法的和先知書上一切所記載的」意指他的信仰乃承接猶太人歷來正統的經典。「盼望死人,無論善惡,都要復活」即指盼望『普遍復活』;人並非一死百了,死後還要復活,面對審判(來九27),按各人生前的行為接受報應(太十六27;羅二6),善者得獎賞,惡者受懲罰(但十二2;約五28~29;羅二9~10)。「就是他們自己也有這個盼望」『他們』指大多數的猶太人,特別是法利賽人。死人雖然都要復活,但卻分成兩個梯次:(1)頭一次的復活,是在千年國度之前(啟廿4~6),當基督再來的時候,只發生在主裏死了的人身上(林前十五23;帖前四16);這一次的復活,是為著得生命與得賞賜(約五28~29;路十四14),所以又稱為『上好的復活』(啟廿5~6原文,the foremost resurrection)或『傑出的復活』(腓三11原文,the outstanding resurrection)。(2)第二次的復活,是在千年國度之後,發生在其餘的死人身上(啟廿5);這一次的復活,是為著受審判,被定罪而永遠滅亡(約五29下;啟廿12~15)。

主耶穌在《馬太福音》第二十五章所講當人子降臨時聚集萬民審判的事(太廿五31~46),對象是指主再來時尚活在地上的萬民,與死人復活受審乃屬不同的兩回事。「我因此自己勉勵」『因此』二字表示保羅在本節所標榜的做人原則,乃根據前節的信仰。「常存無虧的良心」『常存』在原文是『常常操練』(exercise myself)意思。「我帶著賙濟本國的捐項」本節是惟一的經節,清楚提到保羅此次耶路撒冷之行,負有陪同亞該亞、馬其頓、亞西亞各省眾教會的代表(徒廿4),把捐資送到耶路撒冷的任務(參林前十六3~4;林後八1~4;九1~4)。「和供獻的物」可能是指保羅資助那些要完成誓願的人,在潔淨的日期滿足時獻祭所需的祭物(徒廿一27~29)。「惟有幾個從亞西亞來的猶太人」這是一個不完整的語句,應該再加上『聳動眾人,胡亂指控』之類的說明(參徒廿一27~28)。「就應當到你面前來告我」這表示那幾個從亞西亞到耶路撒冷過節、誣告保羅的猶太人(參18節;徒廿一27),現在並沒有來作證。這是保羅自辯詞中十分有力的一點反駁。「這些人若看出我站在公會前」『這些人』是指當時在巡撫面前控告保羅的猶太人。保羅在本節是向在場的猶太人挑戰,叫他們說明,他在他們面前犯了甚麼罪。「縱然有,也不過一句話,」保羅所講這句話,記載於行傳廿三章六節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五旬節派的講道與講章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