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文:使徒行傳廿四:22~27

    腓力斯聽了保羅的辯護以後,「腓力斯本是詳細曉得這道」『詳細曉得』是比較式的用語,指腓力斯對基督教道理的認識,超過一般人士;他對基督教信仰的一些知識,也許是由他的猶太籍夫人土西拉而得來的(參24節註解)。「就支吾他們說」『支吾』原文含有『說不出來』的意思;意即不當場宣告他的斷案。腓力斯顯然知道保羅沒有犯下任何罪行,牴觸羅馬法律。但他若宣判保羅無罪,就會得罪了猶太人的領袖們。因此,他為了政治上的理由,就採取權宜之計,拖延審訊,等到環境適當時才攤開謎底。「且等千夫長呂西亞下來」其實這只是一種拖延的策略。千夫長究竟曾否為保羅的案件前往該撒利亞作證,並沒有記載。「並且寬待他」意即給予他某種程度的自由。保羅既是羅馬公民,又沒有被定任何罪狀,所以他能夠獲得與一般囚犯不同的待遇,而只被軟禁看管,其情況類似他在羅馬等候審訊時一樣(徒廿八30~31)。

「猶太的女子土西拉」『土西拉』據謂是希律亞基帕一世的幼女,先嫁給米沙王 (Emesa),後又改嫁腓力斯,成為他的第三任妻子。「保羅講論公義、節制」『講論』原文是『透澈地講論、討論、爭辯』;『公義』意指行事公正,諸如秉公處理政務、待人不可有偏見等;『節制』意指約束肉體的邪情私慾,不使放縱。「將來的審判」指末日神對人的審判。「腓力斯甚覺恐懼」這必然是因為他自己的行為,不符公義和節制的要求,面對將來的審判,難免心生不安與恐懼。「等我得便再叫你來」『等我得便』意即『我心雖許,但因身受環境的牽掛,所以現在不能決志,或許將來環境改變了,當樂意為之』;這是一般世人推拖福音的遁詞。腓力斯也許是由於慾望、驕傲、貪婪和野心等的作祟,使他覺得不便立即改變他的生活和行事的方式。「腓力斯又指望保羅送他銀錢」可能因為保羅在先前的辯詞裏提到帶著賙濟的款項到耶路撒冷來(參17節),並且他在監裏,也常有外邦教會濟助他(參腓二25),而被貪官誤認為有財可圖。「過了兩年」按照當時的羅馬法律,未被判罪的人,拘留不得超過兩年,顯見保羅遭受腓力斯不合法的待遇。「波求‧非斯都接了腓力斯的任」波求非斯都是在主後60年繼腓力斯任猶太巡撫,任內曾極謀求恢復猶太地的秩序,徒勞無功,後死於任內。腓力斯因處理該撒利亞的種族動亂事件不當,而被羅馬當局革職召回。「腓力斯要討猶太人的喜歡」腓力斯因被控瀆職,不久需要在羅馬的法庭中面對猶太人,所以不想為著保羅再激怒更多的猶太人,以免對自己不利。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五旬節派的講道與講章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