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文:使徒行傳廿五:1~12

    「非斯都到了任」非斯都(Festus)於主後60年接續腓力斯擔任猶太地的巡撫(徒廿四27),兩年後死於任內;他的為人雖然沒有像腓力斯那樣敗壞,但仍免不了官場文化『迎合民意居先,主持正義押後』的心態(參9節),所以保羅在他的監管下並沒有得到更好的待遇。

「過了三天」表示他絲毫不敢怠慢,急於謀求解決前任巡撫所留下來的種族動亂問題(參徒廿四27)。「就從該撒利亞上耶路撒冷去」『該撒利亞』是猶太巡撫駐節所在地;『耶路撒冷』是猶太人歷代首府,一切有關猶太人的動亂,常發源於此地。非斯都上耶城的目的,一面是為了巡視並瞭解當地的情況,尋求安撫,思圖解決亂源;另一面也可會晤猶太人的領袖,拉攏交情,爭取他們的合作。「祭司長和猶太人的首領」『祭司長』其原文古抄本有的是單數,指大祭司,但大多數抄本是複數,指眾祭司長(參15節原文);『猶太人的首領』即指猶太公會中的撒都該人。這些人是猶太公會的領袖人物。他們趁著羅馬巡撫新官上任,以為這是比較好商量的良機,所以重提對保羅的控告,盼望一舉解決他們的心願。「他們要在路上埋伏殺害他」『他們』應不是指公會的領袖要親自動手殺害保羅,而是指串通那些偏激狂熱的猶太人(徒廿三12~15)去執行此事。若沒有當事人的同意,不能將一個羅馬公民交給猶太公會處理。「有權勢的人」有才能的人,有能力的人;「不是」偏離,差錯。「那人若有甚麼不是,就可以告他」表示他辦案的態度乃是秉公行事。『不過十天八天』表示他在耶路撒冷逗留不久。「第二天坐堂」『第二天』表示他對這個案件的重視,立即著手處理;『坐堂』表示正式審理案件,當庭所作的判決即為法庭正式的裁定。聽起來我們會以為這位巡撫想要秉公處理案件,但基本上他為了政治因素,想要討好祭司長與猶太人,所以不可能秉持正義行事。

    「將許多重大的事控告他」『重大的事』是形容所控告的事若是屬實,足以置對方於死地。猶太人知道,若是以宗教神學觀點的歧異為理由來控告保羅,是不被羅馬法庭接納來定罪的,所以他們必定捏造一些破壞羅馬法律、擾亂社會安寧,鼓動革命反叛該撒等政治上重大的罪名來指控他。「都是不能證實的」意即他們所作的控告,缺乏見證人或證據,或者證據薄弱,無法採信。猶太人對保羅的控訴,主要有三:(1)干犯猶太人的律法,教訓在外邦的猶太人離棄摩西,不要行割禮,也不要遵行條規(徒廿一21,28;廿三29);(2)污穢聖殿,帶著外邦人進入內殿(徒廿一28;廿四6);(3)鼓動猶太人反叛羅馬政權(徒廿四5)。

    「但非斯都要討猶太人的喜歡」前後兩任巡撫在處理保羅的案件,都存心『討猶太人的喜歡』(參徒廿四27)。「你願意上耶路撒冷去,在那裏聽我審斷這事嗎?」這是一句矛盾的話:若仍由非斯都審斷案件,就沒有上耶路撒冷去的必要,所以保羅聽出了弦外之音――『把我交給他們』(參11節)。『上耶路撒冷去』意即在猶太人的公會前接受審訊,雖然表面上仍由非斯都主持,但在那種環境氣氛之下,他的審斷很容易受猶太人領袖的影響,而和他們的意見妥協。非斯都這個問題,是蓄意當著猶太人的面提出的(參7節),可能只是為了向猶太人有所交代,他的內心不一定真的巴望保羅同意上耶路撒冷去(請參閱12節註解)。

「我站在該撒的堂前」『該撒』是羅馬皇帝的稱號;巡撫乃是皇帝的代表,獲皇帝授權審理司法案件。『該撒的堂』就是羅馬帝國的法庭,根據羅馬法律審案。「這就是我應當受審的地方」換句話說,保羅拒絕到耶路撒冷受審,因為那裏是較低級的法庭。「我向猶太人並沒有行過甚麼不義的事」『不義的事』是指違犯羅馬法律的罪行。羅馬公民享有公平受審的權利,若認為在省級法庭得不到公正的審斷,任何人均可上訴到皇帝面前,受皇帝親審,只有現場被捉拿的殺人犯或盜匪,才不得上訴。「我要上告於該撒」即要求在羅馬帝國最高法庭受審;『上訴該撒』(Caesaren Appello)是一句法律名詞,羅馬公民一呼叫此言,有關他的案件便須呈在該撒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 保羅堅持上訴於該撒的理由如下:(1)若被交給猶太公會審理案件,必然得不到公正的審判(參徒廿三2~3;廿四1);(2)在被帶到耶路撒冷的路上,設有埋伏要殺害他的陰謀(參3節;徒廿三15);(3)前後兩任巡撫,寧願討好猶太人,而欲犧牲保羅(參9節;徒廿四27);(4)或許因為他曾有過羅馬官方秉公判案的經驗(徒十八12~17),故相信在羅馬受審可以得到公正的判斷;(5)上訴也給他開了去羅馬傳道的門,得以實現他的心願(徒十九21;羅一13~15;十五22),並成就主給他的應許(徒廿三11)。

「非斯都和議會商量了」『議會』是由行政官員與法律專家為羅馬巡撫所組成的諮詢機關。

「可以往該撒那裏去」有解經家認為,保羅要求上告於該撒,正中了非斯都的下懷,因為:(1)非斯都為了安撫撒都該人,而問保羅願不願意在耶路撒冷受他審訊(參3,9節),其實他的內心另有顧慮(參20節);(2)他從文件中應當知道保羅被送到該撒利亞的原因(徒廿三25~30),所以若送保羅回耶路撒冷受審,極可能會再度惹出同類的意外事故;(3)保羅若真的去了耶路撒冷,他就得罪了法利賽人和基督徒;(4)保羅不去耶路撒冷,也可幫他保留作巡撫的尊嚴;(5)保羅上告該撒,等於幫助他甩開這一個燙手的山芋,而仍舊能與猶太人各界團體維持良好的關係。綜上所述,準許保羅往該撒那裏去,對非斯都有利無弊,何樂而不為?

 

創作者介紹

五旬節派的講道與講章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s6vapof
  • 不懂「(3)保羅若真的去了耶路撒冷,他就得罪了法利賽人和基督徒;」why??
    Thanks your answer.
  • 保羅若真的去了耶路撒冷,他就得罪了法利賽人(可參考徒二十三:6~10)因為那些法利賽人支持他。而如何說會得罪基督徒呢?(可參考徒二十一:12、13)如果他去耶路撒冷就是說話不算話了,保羅是隨著聖靈帶領(參考徒二十三:11)顯然他要順服聖靈指示前往羅馬為主作見證(參考徒九:15)。

    HaggaiChang 於 2012/12/15 08:11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
【 X 關閉 】

【痞客邦】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

親愛的讀者,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,
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!
(注意: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