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文:使徒行傳廿五:13~27

「亞基帕王和百尼基氏來到該撒利亞」『亞基帕王』是亞基帕二世,是大希律的曾孫,在他父親希律亞基帕一世(徒十二1,23)過世後,受羅馬皇帝冊封為加利利和庇哩亞的王,是希律王朝的最後一代王。『百尼基氏』和前任巡撫腓力斯的妻子『土西拉』,均為亞基帕王的姊妹。據說百尼基氏先嫁給叔叔,在丈夫死後回娘家與兄長同住,引起謠言,說他們兩人有亂倫的曖昧關係。「問非斯都安」這是官場慣例,附近官員在新官上任時會前來向他禮貌地問候致意,互相結交、和好相處,這對彼此都有益處。亞基帕王是出名的猶太宗教問題專家。除了別的職權以外,亞基帕王有權委派猶太人的大祭司,負責保管大祭司一年一度在大贖罪日所穿的大禮服,因此,有時他被稱為『猶太教會的世俗首長』。「非斯都將保羅的事告訴王」非斯都主動向亞基帕王訴說保羅的事,其動機至少有二:(1)他正苦於如何向皇帝陳奏保羅的案情(參26~27節);(2)亞基帕王是猶太宗教問題專家,可以在這方面提供幫助。「祭司長和猶太的長老將他的事稟報了我」此處『祭司長』和『長老』均為複數詞,指猶太公會的首領(參2節)。

    「這不是羅馬人的條例」當時的羅馬帝國已有很完善的法律制度,各級官員均須按條例審斷。羅馬的法律摘要(Digest)註明,必須經過被告的辯護程序之後,方可定案。「及至他們都來到這裏」猶太公會的首領們若不是與巡撫同行,便是和巡撫在同一天到達該撒利亞(參5~6節)。「並沒有我所逆料的那等惡事」巡撫非斯都再三聲稱保羅並沒有犯下違反羅馬法律的罪行(參25節;徒廿六31);這裏是他第一次表明。「為他們自己敬鬼神的事」『敬鬼神的事』原文是『迷信』或『宗教信仰』(參徒十七22)。「我心裏作難」意即不知如何處置,心裏感到困惑。非斯都雖然知道保羅並沒有觸犯任何法例,應獲釋放,但猶太人堅持要定他的罪,使非斯都左右為難。「但保羅求我留下他」這裏的字眼表示,保羅要求留在羅馬政府的『監管』下,直到往羅馬受皇帝的審斷。這話暗示保羅為了能「我自己也願聽這人辯論」亞基帕王與他的叔祖希律安提帕一樣,很有興趣查明傳說中人物的究竟(路廿三8),想親自聽保羅的見證,這就給了機會能夠首次應驗主對亞拿尼亞說的話:『他是我所揀選的器皿,要在…君王…面前,宣揚我的名』(徒九15)。「亞基帕和百尼基大張威勢而來」『大張威勢』乃形容其行列的儀隊編排和鋪張,以顯示威勢。

「同著眾千夫長」當時在該撒利亞駐有五營軍隊,故共有五名千夫長。「進了公廳」『公廳』不是指審判的公堂(參6節),因為他們不是正式開庭審訊案件,只不過是為了評估案情以取得陳奏資料(參26~27節)而特地舉行的聽證會。它是一間當時適宜盛會的會客大廳,可供政要人物一同在場旁聽。「就是一切猶太人」嚴格地說,向非斯都『懇求』的只是猶太教的領袖,代表那天在聖殿中引起暴亂的群眾(徒廿一27~30)說話,並非耶路撒冷城『一切』猶太人。「但我查明他沒有犯甚麼該死的罪」這是非斯都第二次宣稱保羅並沒有犯下違反羅馬法律的罪行(參18節)。按羅馬的法律,凡是向該撒上訴的案件,各省級官員不但要將涉案之人送去羅馬,並且也要附送一份關於該案及被告罪狀的書面報告,此種文書稱之為Litterae dimissoriae。「我沒有確實的事可以奏明主上」『主上』即皇帝(該撒);當時的皇帝是尼羅(主後54~68年)。「也特意帶他到你亞基帕王面前」把保羅帶到亞基帕王面前,除了滿足此人的好奇心外,也希望聽聽他的意見;因為亞基帕王比較熟悉法利賽人與撒都該人間的不同看法,猶太教與基督教信仰的分歧點,以及猶太人的習俗、慣例等。

 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