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文:使徒行傳廿八:1~10

    前一章的經文可見,保羅所相信的神是一位又真又活的神,他已經歷神所應許的都應驗了,最後全船276人都獲救。「我們既已得救」『得救』指保羅跟其他276人的性命都得以保全。「才知道那島名叫米利大」『米利大』是距義大利西西里島南方約八十多公里外的一個小島,今名『馬爾他』,現在是一個獨立的國家,當時是隸屬西西里省。「土人看待我們,有非常的情分」『土人』(barbarian)一詞有二意:(1)指野蠻未開化的人;(2)指未受過希臘和羅馬文化的薰陶,不懂說希臘語或拉丁語的人。此處『土人』的意思以後者較為合理,故有些英譯本改以『原住民』或『土著』(natives)稱之。

島上這些居民是腓尼基人的後裔,說的是一種腓尼基方言(Punic),生活方式已經有相當程度的開明進步,並非完全未受教化的蠻族,所以我們不要把他們誤以為是食人族。「因為當時下雨,天氣又冷」那時大概是十月底或十一月初,正值冬天寒冷季節,又適逢暴風雨剛過。「有一條毒蛇」據謂現在米利大島上並無毒蛇,因此許多解經家無法確定牠是否真正有毒;其實從島上土著的反應看來(參4~6節),那條蛇確實是毒蛇,因為他們若明知島上沒有毒蛇,就不會有那樣驚奇的反應。故此可能在這之前,曾有毒蛇藏身在船上貨物中或蟄伏在浮木樹枝間潛入島上,但因數目不多,後來被島民除滅而絕跡了。「因為熱了出來,咬住他的手」保羅被毒蛇咬住,相信是出於神的旨意,叫保羅在踏上米利大島上的第一個時刻,就引起所有島人的注意。

「土人看見那毒蛇懸在他手上」『懸在他手上』也可以說是纏住他的手,意即不僅咬了一口而已,還狠狠地連咬帶纏。「這人必是個兇手」土人因看見保羅被兵丁看管,故知道他是囚犯之一,乃有此推測。「天理還不容他活著」『天理』在原文又指希臘神話中掌管公理報應的女神;土人可能相信另一位同類的神明,而認為被蛇咬是天降的懲罰(遭到天譴)。「土人想他必要腫起來」『腫起來』是醫學上指發炎的用語;在新約裏只有路加使用過這詞。「他是個神」路加記載土人這句話,絕非有意高抬保羅(參徒十四11),而是在批判土人的迷信。有些解經家誤引這句話,來證明基督徒是個『神』。

「島長」該島的第一人,島上首要的人;「部百流」孚眾望的,受人喜愛的。「有田產是島長部百流的」『部百流』是羅馬人名字;他可能是羅馬帝國派駐該島的行政長官。「他接納我們」『我們』在此不僅包括保羅和路加,也指全船的人。「部百流的父親患熱病和痢疾躺著」『熱病』為該島流行的一種腸胃炎病症,由島上所產山羊奶內的微生物引起。「按手在他身上,治好了他」『治好』原文意『治癒』。使徒保羅被毒蛇咬了,卻不受傷害(參5節);此處他手按病人,病人就好了。在保羅身上,主耶穌復活以後所作的宣告(可十六17~18),完全得著證實。「得了醫治」這裏按照原文是醫學名詞,『醫治』和第八節的『治好』不同字,它含有藉著醫術和藥物得痊癒的意思;由此看來,本書作者路加大概也有分於這項服事(參10節『我們』註解)。「他們又多方的尊敬我們」『尊敬』在原文與『敬奉』(提前五17)同字,含有『饋贈酬金』之意;故『多方的尊敬』除了多方表達敬意以外,可能還包括致送各種禮物和生活所需的物品;『我們』無疑的包括作者路加在內,他是一位醫生,他的醫療技術在醫治病人的事上必然派上了用場。

 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