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文:使徒行傳二十八:11~16

「過了三個月」冬季天候不良,海上完全停止行船,須等到二月下旬或三月初才又開始航行季節,所以他們被迫在島上停留那麼長的時間,他們已經經歷一次船難,這三個月一方面好好休息,一方面也會更小心看天氣是否適合航行。「我們上了亞力山太的船往前行」『亞力山太的船』大概也是一艘運糧船(參徒廿七6)。「這船以『丟斯雙子』為記」當時在地中海航行的船隻,喜歡在船頭裝飾人像,視作『破浪神』。而『丟斯雙子』(迦斯托與坡呂克斯)兩個傳說中的天神,為一般航海的人所喜愛的守護神。「到了拉古」『敘拉古』是西西里島的首要城市,位於該島的東海岸,有兩個海港。

    「又從那裏繞行,來到利基翁」『繞行』可能是當時航海的一個專有技術名詞,因為從敘拉古到利基翁,乃是直線北上,無需繞行,故它可能指:(1)船在出港或進港時轉換了方向;(2)有的版本將『繞行』寫成『放鬆』,意指『拋開纜索』。『利基翁』位於義大利半島的西南尖端,與西西里島的東北角相對峙,中間僅隔非常狹窄的海峽;有人說整個義大利半島的形狀有如一隻長筒鞋,利基翁就是鞋尖腳趾所在處。「第二天就來到部丟利」『部丟利』在羅馬南方約一百二十多公里那不勒斯灣北岸,是當時義大利首屈一指的海港,亞力山太的糧船以它為主要卸貨港之一。

    「在那裏遇見弟兄們」『弟兄們』指在主裏面的信徒,與肉身的弟兄們(參17節)有別,我們跟他們有很好的交通。「這樣,我們來到羅馬」『這樣』一詞,是在描述他們一路經歷過的風浪、飢餓、黑暗、沉船、蛇咬事件等許多的艱險(徒廿七1~廿八14);就在『這樣』困難重重、險象叢生的行程中,終於到達羅馬。「亞比烏」革老丟的市場,說服人的市場;「那裏的弟兄們一聽見我們的信息」保羅一行等人在部丟利住了七天(參14節),這期間,有部丟利的弟兄們將保羅到來的消息,傳給在羅馬的弟兄們知道。「到亞比烏巿和三館地方迎接我們」『亞比烏』是一個商業市鎮,離羅馬約六十多公里;『三館』是一個交通要站,離羅馬約五十多公里。這兩地都是從義大利南端經部丟利到羅馬大道上必經要站。「保羅見了他們,就感謝神,放心壯膽」換句話說,保羅受到弟兄們的鼓勵。此時的保羅已是一個靈命非常老練成熟的人了,但仍須主裏信徒的激勵,可見屬靈生命有一個特性,就是喜歡與相同的生命交通來往(約壹一3)。大約是三年之前,保羅曾寫了《羅馬書》(參徒廿3註解)給在羅馬的聖徒們,但他從未到過羅馬,在信中表達了他想去羅馬的心願(羅13~15;十五22~24)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五旬節派的講道與講章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