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文:使徒行傳廿八:23~31

「引摩西的律法和先知的書」即引用舊約聖經(參路廿四27,44)。「有信的,有不信的」『不信』比單單不接受福音的話更強烈,含有正面拒絕的意思。顯然地,不信的居大多數,因此保羅才會說出『百姓油蒙了心』(參26~27節)以及『救恩轉向外邦人』(參28節)的話。

「聖靈藉先知以賽亞向你們祖宗所說的話」下面廿六、廿七節的話引自《以賽亞書》第六章九至十節。「因為這百姓油蒙了心」『油』原本是祭物裏面的好東西,是應該獻給神的(參利三16);然而人若將它據為己用,或者說『心裏被好東西霸佔了』,就會對神自己麻木不仁。猶太人的心被神之外的律法、禮儀、字句佔住了,以致對神自己反應遲鈍。「耳發沉,眼睛閉著」指耳朵聽不見神的聲音,眼睛看不見神的啟示。「恐怕眼睛看見,耳朵聽見,心裏明白,回轉過來,我就醫治他們」『恐怕』有兩種所指:(1)指不信之人的硬心,不肯聽神的話,恐怕受感動;(2)指神的顧慮,神不是怕人悔改轉向祂,神乃是怕人從一樣好東西轉過來,卻仍追求另一樣自以為更好、更屬靈的東西,而把神自己放在一邊。「保羅在自己所租的房子裏」『自己所租』暗示他自己出錢付房子的租金;保羅此時手被鍊子捆鎖(參20節),不可能織帳棚賺取生活所需(參徒十八3;廿34),因此極可能是靠各地教會給他的餽送和幫助維生(參腓二25;四18)。總之,保羅並不是被關在監獄裏,而是自己出錢另租一間房子,與看守他的兵丁同住(參16節)。

「住了足足兩年」表示保羅等了兩年,案件仍未解決。耗費這麼長的時間,其原因或許是:(1)傳召原告從耶路撒冷來羅馬出庭作證,來回拖延;(2)向各地查證,保羅是否有鼓勵作亂、背叛該撒(徒廿四5;廿五8)的事實。據推論,使徒保羅在這兩年期間,寫了四本所謂的『監獄書信』,即:《以弗所書》(參弗三1;四1;六20)、《腓立比書》(參腓一7,14,17)、《歌羅西書》(參西四3,10,18)、《腓利門書》(參門1,9)。有若干跡象顯示,使徒保羅在這兩年之後,曾經獲得了短暫的釋放:(1)《使徒行傳》到此突然結束;(2)保羅在『監獄書信』中,曾透露他自信不久將會獲釋(腓二24;門22);(3)保羅在後來所寫『教牧書信』中提到的一些細節,與《使徒行傳》裏面所描述的背景有出入,似乎不是同一時間發生的事。因此,許多解經家推論,在《使徒行傳》結束以後,保羅曾經從羅馬回到馬其頓、革哩底、尼哥波立、特羅亞、米利都等地訪問眾教會(參提前一3;多一5;三12;提後四13,20),很可能在還沒到達以弗所之前就再次被捕(參徒廿38),最後終於為主殉道了。

「凡來見他的人,他全都接待,」根據保羅在羅馬監獄所寫的書信,他曾接待過:(1)各地教會差遣來供給他需用的聖徒(參腓二25);(2)各方來聽他講道的人,甚至連該撒家裏的人也因此信了主(參腓四22);(3)在羅馬和他同囚的犯人,包括潛逃到羅馬的奴隸阿尼西母,也因此歸正(參門10)。「放膽傳講神國的道」神的國乃是本書的重點之一;《使徒行傳》開始於神的國(徒一3),又結束於神的國。「將主耶穌基督的事教導人」『教導』與『傳講』不同;傳講是重在宣告、傳揚,教導是重在門徒訓練。對於世人,保羅傳講神國的道;對於門徒,他就將耶穌基督的事教導他們。「並沒有人禁止」原文乃是一個字,又可譯作『並沒有受到甚麼阻礙』或『完全自由無阻』。《使徒行傳》就是如此在勝利的呼聲中結束了。

       

 

 

 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