災禍臨到施洗約翰,他被希律王囚禁在馬開如斯堡(Castle of Machaerus)的地牢內;他的罪名是在公眾面前,揭發希律王誘姦他兄弟之妻,並在廢棄髮妻之後娶嫂為妻的惡行。責備東方的君王原來就是一件永不得安寧的事。施洗約翰的勇敢,使他先受到囚禁,然後被處死。

『耶穌聽見約翰下了監,就退到加利利去』(太四:12),離開了拿撒勒城以後,居住迦百農。這次的遷移帶有結束性的象徵。耶穌在這次離開祂的家庭以後,不再回去居住;彷彿祂在未開始走前面的道路之前,已經把後面的門關閉了。新與舊之間劃分得十分清楚,舊的一章已經結束,新的一章剛剛開始。馬太在這一部分和他在二1323一樣,對耶穌的行程和舊約經文的驗證給予特別的注意。這段正好填補了耶穌在約但河谷和曠野的經歷(三13~四11),與在加利利公開傳道,這兩段生活之間的空白。約翰福音記載說,耶穌開始其早期活動時(在猶太和加利利),施洗約翰尚為活躍(約一35~四42;請注意三24);如果說約翰是注意將這段活動按年代順序記載的話,則似乎應與馬太福音四11以後的記載相吻合。

耶穌並非因為恐懼而北上加利利去。事實上,祂正是朝向希律帝國的中心──希律便是把約翰判入獄的王。祂朝向外邦人的加利利,要表明猶太人拒絕祂的後果,就是福音帶到外邦人中間。耶穌留在拿撒勒,直至百姓因祂宣講外邦人的救恩而要殺祂(參看路四1630)。耶穌曾有一段時期在迦百農居住並傳道(太九1;十一23)。「那地方靠海」指靠近加利利海,實際是一個淡水小湖,又名革尼撒勒湖(路五1),也叫提比哩亞海(約廿一1),古時又叫基尼烈湖(民卅四11)。「在西布倫和拿弗他利的邊界上」西布倫和拿弗他利位於加利利海的西南面和西北面,與迦百農相毗鄰,故稱『邊界上』。祂從加利利海進到迦百農,這裏本來是西布倫和拿弗他利的部族居住的。這時開始,迦百農成為祂的工作總部。「西布倫地,拿弗他利地」係以列色兩個支派所分得之地(書十九10~16,32~39),但到了耶穌的時候,兩地的疆界已經糢糊,僅知在加利利境內;雅各臨死前曾豫言西布倫必住海口(創四十九13),拿弗他利是被釋放的母鹿,他出嘉美的言語(創四十九21),後來果然一一應驗,主耶穌在此地開始傳道,口出嘉美的言語。以色列初進迦南地,此地是分配給亞設、拿弗他利、西布倫支派住的(書九章),但他們始終未能將迦南人全部驅逐,因此加利利的人種一開始就是混雜的。自北方與東方而來的異族侵略不止一次,亞述國在主前第八世紀完全佔領了加利利,大部分的居民被擄,不少異鄉人移居在這裏。因此,大量異族的血統無可避免的滲入加利利。

馬太正是從以賽亞的預言中找到了這一證明,因為以賽亞說亞述人的攻打帶來的荒涼過去之後,將有新的曙光出現在加利利。以賽亞本身在此思考的問題遠遠超出當時的歷史環境,如以賽亞書七14(見一23的註釋{\LinkToBook:TopicID=127,Name=ii. 耶穌基督的來歷和命名(一1825})一般,從往後的幾節來看,便知那曙光指的就是以賽亞書九67裡所說的那位神子的降生。加利利從政治上說,是個不走運的倒霉地方,在猶太教首領們的眼中又不足掛齒;可是事實上,它卻注定要在顯示耶和華的救世計畫中起關鍵的作用。「看見了大光...有光發現照著他們」這光就是基督自己(約一4,9;九5);主來了,就是光來了,這是黑暗中人的福音。主如同清晨的日光臨到我們,要照亮坐在黑暗中死蔭裏的人,把我們的腳引到平安的路上(路一79)。

此以後,耶穌就傳起約翰所傳的道來,說:「天國近了,你們應當悔改。」這是進一步呼籲人們要在道德上更新,準備祂的國降臨。天國近了意味王已在世上。

心得

    耶穌基督在得知施洗約翰被抓了以後,祂就知道施洗約翰的預備道路期已經結束,也顯示祂要開始出來傳道的時刻已經到了。首先祂先回拿撒勒可能要跟母親與兄弟拜別作一個結束,然後就去住在加利利海的旁邊迦百農。祂就從這裡開始傳道說:「天國近了,你們應當悔改。」耶穌開始傳道一定很辛苦,沒有人認識祂,沒有門徒沒有團隊,就是一個人開始,要慢慢的尋找門徒。我的領受就是傳福音一定要一個人先開始,不是先等一批人跟隨才開始,從約翰福音一章施洗約翰推介兩個門徒來看耶穌,那兩個門徒其中一個是安得烈,他去找哥哥西門就說我們遇見彌賽亞了,耶穌就呼召他們來跟隨祂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五旬節派的講道與講章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