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莫想我來要廢掉律法和先知。」「律法」「先知」,究竟指甚麼?律法和先知是猶太人慣常對舊約全書的稱呼(參七12,二十二40;徒二十四14,二十八23;羅三21),當時聽見這些話的人,他們如何領會?如果我們能設身處地,找出他們所領會的意思,我們就可以找到真答案。他們在希伯來人的信仰之下,在希伯來的環境與氣氛中長大,不容置疑的,他們認為祂所指的是舊約的聖經。它包括三部分──律法、先知和聖卷。這些人必定這樣認為:這話的意思就是說,我不是來廢掉你們生活所根據的道德典範;我不是來使道德鬆弛;我不是來放鬆那促使你們更高尚,更純正的規例;我不是來廢去律法和先知;我來乃是要成全他們。這些人必然想到,律法和先知一直規範著他們生活中的每一個細節。整部舊約全書,即律法和先知所預言的正是耶穌現在所應驗的,祂的傳道工作充分成全了這兩方面(參二十三32),即顯示了神旨意的最終啟示。在當時的情況下猶太人有一種期望(賽二3;耶三十一31以下所說),即彌賽亞的作用應包括確切解釋律法,有時幾乎就是頒佈一條新律法。耶穌是舊約盼望的成就,祂的教訓一定超越舊約的啟示,不但不廢掉它,反而是它預期的頂峰。

    文士和法利賽人生存的動機是律法的動機,他們唯一的目的,唯一的盼望是滿足律法的要求。換句話來說,到了某一個時候,人可以說:『我已經做到律法所要求的一切,我的責任已經盡到了。律法不能再對我有其麼要求。』但基督徒生活的動機是愛的動機;基督徒唯一的盼望是要向上帝在耶穌基督裏對他所顯示的愛,表示最深厚的感謝。現在甚至理論上,也不可能滿足愛的要求。如果我們全心愛上一個人,我們就會感覺到,即使我們畢生為他服務,崇敬他,把太陽、月亮、星星獻給他,我們的奉獻仍感不足。為了愛的緣故,即使把整個自然的國度當作祭物,仍嫌過於渺少。律法在達到其預期的頂峰之前始終生效,而現在正在耶穌的傳道和教訓人的工作中起著作用。所以說,這一節的意思,不像有人解釋的那樣,說耶穌降臨以後,舊約律法的逐條逐款仍具有束縛力;律法是不能更改,但不等於說運用律法時不能超越其原定的目標。

    「我實在告訴你們,就是到天地都廢去了,律法的一點一劃也不能廢去,都要成全。」這裏難免有人要問,主所說的天地都廢去了,是甚麼意思?最常見的一種回答是,那是一種比喻的說法,含糊地說到律法是不能廢去的。這樣的回答與事實大相逕庭,因為這在耶穌的講論中是十分確定的事。當祂說這話的時候,祂是屹立在世界的中心。在天地之間,律法不能廢去,即使是最細微的一點與一劃,無人可以小看,可以輕忽,可以認為不重要。「到天地都廢去了,……都要成全。」天國一詞的使用表明耶穌是在用自己的話語教訓自己的門徒,而不是摹擬猶太的傳統說法。耶穌的意思是:不尊重舊約的,不是一個好基督徒。一個好門徒,一定遵行誡命並教訓人這樣做:他不只在口頭上宣講誡命,而且在生活和講道中都以誡命為指導。無論何人廢掉律法的一條又教訓其他人同樣作的,他在天國要稱為最小的。奇怪的是,這等人仍然獲准進到天國──這些人是藉相信基督而得以進天國的。一個人在天國的地位是按他在地上的順服和信心而定的。凡遵行天國律法的人,在天國要稱為大的

    我們回頭看登山寶訓,留意耶穌預示人天性上是對神的誡命鬆懈的。由於神的誡命超乎自然常理,人們往往曲解這些誡命,把誡命的意思合理化。可是,無論何人廢掉律法的一條又教訓其他人同樣作的,他在天國要稱為最小的。奇怪的是,這等人仍然獲准進到天國──這些人是藉相信基督而得以進天國的。一個人在天國的地位是按著他在地上的順服和信心而定的。凡遵行天國律法的人,在天國要稱為大的。要進到天國,我們的必須勝於文士和法利賽人的義。(法利賽人以宗教儀式而自豪,因為這些儀式讓他們在外表上和儀式上得以潔淨。可是,他們的心卻仍沒有改變。)耶穌以誇張的手法指出一個事實──只有外在的義而表裏不一致是不能進天國的。神只會接受一種義──人接受祂兒子為救主而被稱為義(林後五21)。當然,除了真心相信基督,耶穌在登山寶訓中也提到生活上的義。

 

心得

    耶穌說祂來是要成全律法而不是要廢掉律法,耶穌是舊約盼望的成就,祂的教訓一定超越舊約的啟示,不但不廢掉它,反而是它預期的頂峰。當時猶太人不明白耶穌要成全律法的意思,可能我們今天也不太能明白耶穌要成全律法的意思,其實祂要我們用愛心實際行動,勝於口頭上或儀文傳統的守律法而已。因此祂才會說:『我告訴你們,你們的義若不勝於文士和法利賽人的義,斷不能進天國』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五旬節派的講道與講章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