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文:士師記六:1~10

自古以來,古今中外的哲學家或宗教家都嚐試要解釋苦難的緣由,到底苦難的性質是什麼?為什麼許多無辜的人會落入苦難的深淵裡?苦難在西方的字彙中,常用「邪惡」(evil)來說明大難臨頭。苦難固然與邪惡相連,如果沒有邪惡的話,苦難是不存在的。但是並非所有的苦都是出於惡。事實上「惡」與「苦」是相提並論的,幾乎成為同義字。在哲學與神學的領域中,自然的惡(naturaI evil)是指自然界的災禍,帶給人類有無限的痛苦。「邪惡」有多種,自然的邪惡,如地震、暴風狂雨、洪水或旱災等。這些自然的邪惡對人體是有害的,也有疾病,甚至瘟疫,饑荒等,都會造成許多的苦難。除自然的惡之外,道德的惡 (mora1 evil),是哲學與神學研究的範疇,道德的惡是指罪惡,因著人的野心、貪婪、忌妒就產生許多的罪惡,而引起民與民或國與國的苦難。痛苦(pain),在英文用詞上是以拉丁文為依據的( paena' 希臘文 Poine ) ,原意為刑罰。因著罪惡的緣故,我們可以發現罪惡與刑罰常常是連在一起的,苦難是罪惡的刑罰。

 

Ⅰ、苦難是犯罪後的結果

    亞當與夏娃本來在伊甸園過著與世無爭,幸福快樂的日子。因為不聽從神的命令,貪圖分別善惡樹的果子,吃了不該吃的果子,這就是罪而罪的結果就是被驅離伊甸園,與神分離,與神分離就是苦難的開始。大衛因為偷窺女人沐浴,利用王權強佔烏利亞的妻子拔示巴,大衛更因烏利亞忠心報國不肯回家與妻子溫存,又用計謀害死了烏利亞,大衛因此受了不少的苦難,拔示巴所生的孩子死於非命,押沙龍叛國追殺他。後來也再次因數點人數受到神的刑罰(撒下24:10~14)大衛數點百姓以後,就心中自責,禱告耶和華說:「我行這事大有罪了。耶和華啊,求你除掉僕人

的罪孽,因我所行的甚是愚昧。」大衛早晨起來,耶和華的話臨到先知迦得,就是大衛的先見,說:「你去告訴大衛,說耶和華如此說:『我有三樣災,隨你選擇一樣,我好降與你。』」於是迦得來見大衛,對他說:「你願意國中有七年的饑荒呢?是在你敵人面前逃跑,被追趕三個月呢?是在你國中有三日的瘟疫呢?現在你要揣摩思想,我好回覆那差我來的。」大衛對迦得說:「我甚為難!我願落在耶和華的手裏,因為他有豐盛的憐憫。我不願落在人的手裏。」我們看到大衛雖然因犯罪而受苦,不過,他與掃羅最大的不同是他有真正的悔改,我想神的管教目的就是要我們誠心誠意的悔改。

 

Ⅱ、苦難是生命成長的過程

苦難在每一個人生命的成長中,是必然的過程。從小到大不同類型的苦,對人生的歷程是有益的。自古以來也有許多宗教嚐試提出不同的理論,避兇趨吉是人類所嚮往的趨勢,有些宗教提出輪迴的學說,雖然現實受許多的苦難,期盼來生可以轉世到好一點的環境,有時還說現在受這麼多的苦是因為前世所作的孽,所以現在才要承受這麼多的苦難。也有一些宗教家教導人逆來順受,因為他們無法抗拒天災人禍,也無從解釋這些事情的因由,因此他們會鼓勵人對自然界的災禍抱持著一種逆來順受的態度。

    我想這種逃避的心理或許對瞬間的感覺有安慰心理的作用,但事實上,對他個人生命的成長來看,並沒有很大的幫助。當我們在教養孩子或對別人的鼓勵時,應該讓他們知道,苦難在每一個人生命的成長中,是必然的過程。當然,我們也有責任要幫助那些正在受苦的人,走出自艾自憐的框框,讓他看到生命成長的可貴與走出自艾自憐的框框之後的未來人生。

 

Ⅲ、苦難是生命提昇的契機

苦難是生命提昇的一個契機,是人生觀的轉捩點,危機就是轉機。基督徒跟其他的人也

是一樣會遇到人生的苦難,基督教的信仰並非教導人避兇趨吉的方法或逆來順受,聽天由命看老天爺如何安排我們的命運。我們應該積極的去面對苦難的發生,可能所發生的事情正好可以修正我們生命的計劃與腳步,雖然我們已經信主也願意跟隨神的帶領,但有時仍會一時糊塗或不明究理,做錯了決定。這時候有可能神用這些苦難要教我們重新檢驗我們的生命的意義。神要我們離開罪惡與世俗,苦難的發生就是一種提醒,叫我們能夠過聖潔的生活。

苦難對基督徒而言,也是讓我們有機會更加親近與信靠神,彼得前書三章17節說:「神的旨意若是叫你們因行善受苦,總強如因行惡受苦。」當我們在受苦的當中,我們要省思有否得罪神,如果做錯了要趕快悔改,若是沒有得罪神,因行善受苦,我相信神的美意一定會成就神更高的旨意。

 

    唐佑之牧師所說的幾句話做為我們的結論:「受苦是被動的,苦難來到的時候,人只有消極地忍受,是無法承當的苦楚。他必須背負,所以心靈感到無限憂苦。苦難必須有意義與目的,才會化被動為自動,化消極為積極。人對苦難必自然地規避與逃脫,畏縮與退卻,持否定的態度在無奈中忍受,若能肯定來承受,實在需要極大的勇氣」。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五旬節派的講道與講章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