標準修訂譯本中所翻譯的『事奉』,在原文是douleueindoulos是奴隸,douleuein意即作……的奴隸。標準修訂譯本所用的主,原文是kurios表示絕對主權之意。我們假如把它譯作『一個人不能作兩個主人的奴隸』就更能把握其中的含意。奴隸根本就沒有一時一刻是屬於自己的,每一分鐘都屬於他的主人,聽憑他主人任意的使喚。這裏用主人和奴隸的關係來說明不可能既要為神而活,又要為錢財而活。一個人不能事奉兩個主。一個人不免要從瑪門中選出忠心和順服的對象。這二者是互相排斥,故此必須從中選出一個作主。要麼我們以神為首,摒除物質的轄制,或者是為短暫的事物而活,拒絕神在我們生命的工作。天國子民是主用重價買來的,我們不再是自己的人了(林前六19~20),乃是屬神的子民(彼前二9)。但我們的心若是向著地上的財富,它就會霸佔我們的心,成了我們的主人,叫我們在不知不覺中受它的支配、奴役。

「所以」表示本節與上節(24節)有關──連我們為正當的需用(衣食)憂慮,也會弄到事奉瑪門的地步。神既然為我們創造了身體,就必顧念到我們身體的需要。這裏耶穌把我們帶到衣食的問題上。問題不在於今天吃多少穿多少,而是從現在開始,直到長久以後吃甚麼和穿甚麼。這種對將來的憂慮是罪,因為否定了耶穌的慈愛、智慧和大能,暗示神並不看顧我們。而且,也暗示神沒有能力供應我們所需,否定神的能力。這種憂慮使我們把最好的精力用來尋求生活上的滿足。然後當我們醒覺的時候,我們的生命已經耗盡,結果便錯失了我們被造的主要目的。神不會按自己的形象創造只會吃喝的人,這樣的人是何等低層次。我們活著為要去愛、敬拜和事奉神,並且在地上彰顯祂的心意。我們被造的身體是要作奴僕,而不是作主人。憂慮無疑會帶來發狂的行為,不過耶穌指的主要是內心的活動而不是實際的行動,因為前者是與信仰產生矛盾的開始。不要「憂慮」並不排斥盡責和關心,也不等於不再為自己和他人提供物質所需,耶穌在這裡更沒有不讓我們去工作。耶穌所吩咐的,和前幾節所說的一樣,是要有主次輕重之分。

天上的飛鳥的描述說明神看顧祂的受造物。這些飛鳥教我們知道根本不用憂慮。牠們也不種也不收,但神尚且養活牠們,更何況我們在神創造之中,比飛鳥貴重得多。我們可以肯定神必照顧我們所需。如果低層次的受造物沒有刻意去經營,神尚且養活牠們;那麼,如果受造的人積極經營,神就更加會養活他們了。這裏主耶穌並沒有意思叫我們不必為生活勞力(參創三17);祂不是告訴我們不必工作以維持生計。若有人不肯作工,就不可吃飯(帖後三10)。主的意思乃是說,我們的生存是在神的手中,所以必須信靠神,而不可只想憑自己的力量來保全生存。「所以我告訴你們,不要為生命憂慮,吃甚麼,喝甚麼;為身體憂慮,穿甚麼。生命不勝於飲食嗎?身體不勝於衣裳嗎?」於是祂以父看顧飛鳥的事實發問說,「何必為衣裳憂慮呢?你想野地裏的百合花,怎麼長起來。」耶穌所指的百合花,當然不是今日我們在谷中所見的百合花,那是一種巴勒斯坦盛產的巨大而色彩奪目的百合花,其美艷勝過當地其它的花卉,在修剪整齊的庭院,或雜草叢生的野地,都能看見。

我們的壽數和身材是神定規的,人的憂慮並不能改變神的安排。我們的憂慮既然無濟於事,何必再枉費心思呢?野百合花並不專指某一品種的植物,因為到第30節裡就成了野草,丟在裡當柴燒的乾枝。籠統的用野生植物表示神對祂所造的物尚且如此慷慨地裝飾,我們又何須為自己穿什麼而憂慮呢?這種憂慮表示小信,小信一詞馬太在其他地方也使用過,都是在需要物質的情況下,門徒對耶穌失去信心的時候(八26,十四31,十六8,十七20)。在馬太看來,信心就是實實在在地倚靠天父和耶穌的看顧與能力(參八810,九221222829等等)。憂慮正是信靠的反面,故門徒應警心滌慮。野地裏的百合花(可能是野生的白頭翁)也不勞苦也不紡線,卻比所羅門的王族衣裳好看得多。野地的花,生命短促消逝,過不久便被人當作柴火,丟在裏,但神尚且讓它們穿上優雅的衣裳,那麼,神必定會看顧敬拜和服事祂的子民。

我們要以追求神的國和神的義的態度來過生活,意即要在生活中讓神在我們身上掌權(「祂的國」),並讓神從我們身上活出來(「祂的義」)。主與祂的跟從者立約。實際上祂說,「如果你們把神喜悅的事放在生命中的首位,我便會保障你們將來所需。如果你們先求他的國和他的義,你便永不缺乏生活所需。」「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」天國子民只要追求神的國和神的義,所得著的不只是神的國和神的義,連帶也額外得著了生活的必需品。門徒不應再有任何憂慮(25~34節),「...因為明天有它自己的憂慮...」神是要我們好好注意『今天』,不應好高鶩遠,為明天憂慮。信心的道路是一步一個帶領的,主的帶領先是腳前的燈,然後才是路上的光。天國子民要好好地活在『今天』裏,不該作「明天」的奴隸。其實,明天如何,我們都不知道(雅四:14)。天國子民在地上免不了有難處(約十六:33),所以須要有信心;而信心是為著今天(來三:13~14),不是為著「明天」的。

 

心得

    保羅說得好:『豈不曉得你們獻上自己作奴僕,順從誰,就作誰的奴僕嗎?或作罪的奴僕,以至於死;或作順命的奴僕,以致成義』(羅六:16)。奴隸是沒有自由可言,要事奉神或事奉瑪門只能選擇一種,因此耶穌要教導我們不要憂慮要穿什麼喝什麼,只要先求神的國和神的義,他一定會供應到底。

 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