耶穌用了一個比喻來結束祂的登山寶訓,內容是關於順服的重要性。單單聽這話並不足夠,我們必須實際行動。門徒聽見耶穌的吩咐就去行的,好比一個聰明人把房子蓋在磐石上。他的房子(生命)有堅固的根基,即使遇上雨淋、水沖、風吹,不倒塌。凡聽見耶穌的話而不去行的,好比一個無知的人,把房子蓋在沙土上。這人的房子經不起風吹雨打,遇上雨淋、水沖、風吹,他的房子便倒塌了,因為根本沒有堅固的根基。一般來說,大眾認為跟從登山寶訓而活的人,世人會稱他為傻子。可是,耶穌卻稱他為聰明人。世人認為聰明人是憑眼見的過活,為現在過活,為自己而活。不過,耶穌卻稱這種人是無知的人。用聰明的建築者和無知建築者來解釋福音,是恰當不過的。聰明的人把信心建基在磐石上,即基督耶穌,認祂為主為救主。無知的人拒絕悔改,並且拒絕耶穌作唯一可以得救恩的盼望。不過,這裏的比喻其實是針對基督徒是否行道,著眼點越過救恩的事。

祂說,每一個人都在建造。在最後這一個例證中,有一個共同點,就是大家都在蓋房子。但是注意其中的分別。這分別不在建造的人或所用的材料,而是在於在甚麼根基上建造。一切全在於這一個根基。我們用同樣的材料,相同的結構,有的蓋在沙土上,有的蓋在磐石上。在晴朗的仲夏,似乎都平安無事。但是並非全年都是夏天,也有颳風下雨,甚至颱風吹襲的日子,那時我們所蓋的房子就要受到考驗。因此問題不重在建造的人,或建造的材料;問題全在建造的根基。

    根據馬太的記載,耶穌以這比喻來結束他的登山寶訓。這在記載上與路加的次序相同;路加的「平地寶訓」也以這比喻(六4749)來結束。耶穌倫理教訓中的道德要求雖高過人所能及,但卻著重身體力行;耶穌一再強調「行」或「做」的重要性。他在七1520中強調必須「結」出好果子,在七2123中強調「遵行」天父的旨意,而在這比喻中(七24)也強調他的門徒必須照他的話去做。做,做,做是耶穌倫理教訓所著重的。只會聽而不照著去行的人,他的生活就沒有良好的根基,可能會隨時倒塌;只有那些聽了之後照著去行的人,才有生活上穩固的根基。

    構成登山寶訓最後部分的是,大家熟悉的兩個蓋房人的故事。這個故事在路加福音裡以完全不同的詞句和另外的形式敘述出來(路加講的是兩個房子根基深淺不同,不像這裡,講的是選擇的地點不同),不過有一個共同的作用,即強調聆聽了教訓的人去不去行十分重要。兩個人都代表凡聽見我這話的(這裡順帶肯定了耶穌最終的重要意義,如第2123節一樣),不同之處在於是不是去行。(「去行」是152021232427節各段裡的一個關鍵詞。)若實際去行(與2123節那急切但膚淺的表白忠心相對),一個門徒就能戰勝水沖風吹,象徵他既能經過世上生活的壓迫,又能通過神末日審判的檢驗〔參,賽二十八1419,說神的審判就像大水,只有神打的根基(16節)才能經得住;再看結十三1016〕。作個假門徒或是膚淺表面的門徒,只能徹底滅亡。馬太在比喻的結尾(亦即寶訓的結尾)用了……倒塌得很大一詞(路加亦然),對這一警告可實在小看不得啊!

馬太先注意到對耶穌教訓的普遍反應。看五12便知道,耶穌教訓門徒時,眾人是次要的聽眾。他們都希奇(參十三54,二十二33),希奇的還不只是祂教訓的內容,而更多的是祂的權柄(這個詞很重要,既指耶穌的話語,又指祂的事蹟;參八9,九68,十1,二十二23以下,二十八18)。文士們小心謹慎地引用每條對權柄的規定,耶穌與他們不同,祂根據自己對神旨意的直覺理解來解釋(甚至加添)權柄法規。這就是為什麼祂可以把人們對祂的話語的反應作為審判他們的準繩(2427節)。文士們講授律法,祂顯然遠不止於一位講授律法的。「他們的文士」表明馬太在寫這部福音書時,已感覺到基督教會與猶太教會之間日益強烈的敵對情緒(參四23,九35等),這樣用可能還有一層需要,就是把他們與出現在十三52,二十三34裡的基督教「文士」區分開來。

 

心得

    我家附近有一棟大樓,它的地基建築在一座山的旁邊,當他在挖地基的時候,我經常會去注意他們的進度,他們光是挖地基就花了一兩年,原來底下有磐石,這棟樓房保證穩固如泰山。耶穌在談到兩等根基的時候,建在沙土上與建在磐石上有很大的不同,一方有遵照神的話去行另一方卻沒有;也可以說一方有很好的根基,另一方卻蓋在沙土上,其結果當然會有不同,但願我們都做聰明人,把房子蓋在磐石上。

 

 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