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文:使徒行傳二:5~13

    五旬節那一天聖靈降下來,有如同大風吹過,又有舌頭如同火焰落下分開在他們頭上,然後他們都被聖靈充滿,按著聖靈所賜的口才說起別國的話來。這裡所說的別國話就是方言,這些方言的響聲帶來那些猶太人有很大的反應。

猶太人對聖靈充滿的迴響,誰是虔誠的猶太人:是指敬畏神的猶太人。虔誠的猶太人,與其他猶太人不同,虔誠的猶太人,學習律法長期居住在耶路撒冷。另外有一些虔誠的猶太人,是住在別的國家當他們年老的時候歸回本地等待臨終。『那時,有虔誠的猶太人從天下各國來,住在耶路撒冷』(徒二:5)。

在第二節【天上有響聲下來】這響聲的希臘文 chos常用於描述自然界的聲音,路加使用這字時比較特別,要強調聲音是從天上下來,一直的吹,似乎作者用此字來說明響聲的氣勢。在第六節【這聲音一響】,這聲音希臘文常用於人,或活物的聲音,通常人類的聲音,一般是以複數型的。但是此處聲音卻是用單數,可能是因為這聲音是從神而來,如同馬太福音三章十七節【從天上有聲音說:這是我的愛子,我所喜悅的】那些虔誠的猶太人,可能沒有聽到第二節從天上下來的響聲,但是顯然他們聽到一百二十位門徒說方言的響聲,如同一個聲音(單數)。就是從神而來的聲音,所以眾人都來聚集,而且納悶又驚奇,他們都聽到【神的大作為】。

    這些虔誠的猶太人是從當時羅馬帝國管轄下的各地回來過節,他們除了會說生來就使用的鄉土話。此外,應該也會說官方語言【希臘話及宗教語言希伯來話】,他們驚訝這些加利利人(語言腔調特重)怎麼會說不同的方言,而且口音是純鄉土話。就如日本人怎會說得像美國人說美語的口音一樣。

    有人假設這些門徒所說的方言,其實只是當地土語—亞蘭文,而聽的人才是經歷神蹟,聽出來不同地區的方言。但我們從前面兩節經文就可知,這樣說法只是一廂情願,毫無聖經根據。虔誠猶太人會如此驚訝希奇,是因為加利利人的古怪口音,居然會說出流利又純正的鄉土話。也有人把方言當作宣教士超越文化的工具,當他得到這個方言的恩賜之後,他們就可以到各地傳福音,不需要學當地語言或透過翻譯來傳講福音。倘若如此保羅在路司得傳道,就不必因聽不懂當地的言語,而必須用希臘語傳道和講解了(徒十四:11-18)。     

    九至十一節路加把各地方的語言,簡略敘述(以下引述I. Howard Marshall所著丁道爾新約聖經註釋:使徒行傳P.56)首先提到在羅馬帝國東部稱為波斯或伊朗的二個國家,然後提及西邊的米所波大米即伊拉克,和猶大區。再下去是小亞西亞即土耳其的各個省份,埃及和其西邊的地區,直至羅馬。以上所提約有十五個地方的人,路加敘述這些地區似乎有意要與創世記十、十一章所述巴別塔事件作一比較對照。此處所敘述的地區與創世記十章的列國很類似,而巴別塔事件因人的驕傲,神使他們的語言混亂,導致各國分裂;現在神的醫治臨到,聖靈的降臨,使他們聚在一處,說一種語言(從天上而來的聲響),合成一個教會【講說神的大作為】。因此,我們也得知撒但的工作是叫人分散,聖靈的工作卻能使人合一。

我們對說方言的立場:根據聖經,我們相信說方言是聖靈所賜,是確實的,且是符合聖經的教訓。因此在現今的生活,仍具意義。我們不相信,也不這樣教導,說方言會變成更屬靈的基督徒。我們不相信,也不教導,說方言與人得救上天堂有任何關連。我們不相信,也不教導,因說方言會【更確定得救】。當人接受耶穌為主,他就得救。藉與主同行,漸漸長大。在神拯救的那時刻,他就正式得救了。

我們更相信:說方言是神所命定的。說方言在早期教會,是個普遍現象,今天也是同樣廣汎。事實上,說方言從未有終止。方言是開始被聖靈充滿時的確實明證。說方言對信徒大有助益,既給予能力又建立信心。

 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