馬可福音二章一節記載這件事發生在迦百農,請注意耶穌這一次非常提拔迦百農,竟稱其為自己的城。自己的城便是迦百農,是八517記載的耶穌早期行神蹟的地方。第8節將顯示,那裡又有人群在場,馬可在二12裡描述得十分生動的形象,而馬太則再一次刪去了對細節的描述,連令人難忘的房頂上拆出了洞的畫面(可二4)都忽略了。不過,這次不同的是,馬太不是把人們的注意力引向神蹟本身,而是引向故事中的對話部分(與八513甚為相似),因為這段對話要介紹的是耶穌權柄的另一方面。在這個階段,迦百農正是祂的工作中心。有一個癱子被他的朋友用褥子抬到耶穌面前。這是一個人藉著朋友的信心而得救的一幅奇妙的寫照。要不是這些朋友,他決不能到耶穌的面前得醫治,也許他已經鬱悶到放棄痊癒的希望,而他的朋友把他帶到耶穌的跟前,不是他自己的意思。無論如何,這個人終於被他朋友的信心所拯救。

    有四個人抬著一個躺在粗糙的褥子上的癱子來見耶穌。馬可在記述中告訴我們,因為人多擠擁的關係,他們拆了房頂,把癱子縋下去,放到耶穌面前(可二112)。耶穌見他們的信心,就對癱子說:「小子,放心罷。你的罪赦了。」注意耶穌說祂看見了他們的信心。信心促使那四個人把病人帶去見耶穌,那病人的信心使他得到醫治。我們的主首次以宣佈赦罪,作為對這種堅定信心的賞賜。這個偉大的醫生在醫治疾病前,先除去病因;祂先賜下極大的祝福。這使人疑惑,究竟基督曾否不給予救恩而醫治人。這是第一次提到與耶穌的對立,以後還會不斷出現。這種對立來自文士(不像八19所說的文士),是猶太教的正宗代表,故而必然反對耶穌那些激烈的宣言和要求。耶穌是怎樣說了僭妄的話,無須陳明(在可二7裡有):那時的猶太教絕不容許任何人發表什麼赦罪的宣言,何況還是出自一個普通人之口,以他個人的權柄。有幾個文士聽見耶穌赦免癱子的罪,心裏便認為祂在說褻瀆不敬的話。由於只有神能赦罪──他們這樣想就肯定他們是不會接受耶穌是神了!全知的主耶穌知道他們心裏所想,便責備他們心裹懷著惡念不肯信神,然後又問他們,或說「你的罪赦了」,或說「你起來行走」,那一樣容易。其實說任何一句都容易,但兩者之中那樣較容易作成呢?對於人來說,兩者都不可能作成,不過第一個吩咐的後果是看不見的,而第二個吩咐的效果卻能即時辨明。

    赦罪是上帝的特權,耶穌竟赦免罪惡,所以他們認為耶穌就是侮謾上帝。耶穌並沒有停下來辯論,祂根據他們的意見提出反駁道:『或說,你的罪赦了;或說,你起來行走,那一樣容易呢?』要記得這些文士們相信,這個人的罪若非得到赦免,就決不可能起來行走。如果耶穌能夠使這個人起來行走,就是毫無疑問的證明了這個人的罪已經得到赦免,而耶穌的言論也是真確的。耶穌的行動表明祂能夠使人的心靈得到赦免,使人的身體得到健康。我們的靈性如果不健全,身體就無法保持健康──身體的健康與上帝的和好是息息相關不可分開的。

    罪是癱瘓之因。王本著一件事實赦免了他的罪,那就是祂不久將在十字架上親身擔當他的罪。祂的受死使祂有一切的權柄,可以醫治人身體上的疾病。祂藉著那十字架的奧祕,藉著擔當我們的罪,為我們的罪孽壓傷,來醫治我們。藉著那十字架,耶穌的使命最後是要除去人一切的眼淚,對付並解決人一切的疾病。因為祂擔當了疾病的根源──罪,祂最終要在肉體方面得勝,就是要使一切信靠祂的人,得到身體上的完全救恩。人子的使命是對付罪,然後纔是醫治疾病。這又顯明了一個事實:耶穌所行的神蹟,並不違反現有的定律,祂只是恢復失去的秩序。人們已經看見了祂是肉體領域裏的主,祂是自然界的主,是屬靈氣的世界的主,現在又看見祂是道德領域中的王,祂宣佈赦免人的罪,並以醫治身體的軟弱證明祂有赦罪的權柄。

    耶穌的權柄體現在各方面:在祂的教訓中(七2829),在祂治癒各種不同疾病──痲瘋病、癱瘓、熱病(八117)的能力裡,在祂要求門徒捨棄一切而忠於神的話語中(八1822),在祂對自然勢力和超自然力量的控制中(八2834),而此處則是強調祂赦罪的權柄。從以上種種情況中,都凸顯耶穌與眾不同的地位。所以,第8節用了一個普通的字是很突然的。它可能是個總稱,也可能是指十六19和十八18所說的,耶穌把自己的權柄傳給祂的門徒的事。

 

心得

    這一位癱子是因著四位朋友的信心,他們幫他抬著他到耶穌面前,我們也需要有這樣的朋友,願意為我們付出代價的朋友,如果我們人生有了這樣的朋友應該要滿足了。

    耶穌醫治這一位癱子是赦罪比較容易或醫治他比較容易,其實對耶穌來說都很容易,耶穌是先跟癱子說你的罪赦了,赦罪是上帝的特權,耶穌竟赦免罪惡,所以他們認為耶穌就是侮謾上帝。可是耶穌繼續醫治那一位癱子,耶穌的行動表明祂能夠使人的心靈得到赦免,使人的身體得到健康。我們要先認罪再求神醫治我們的疾病,祂會赦免我們的罪,同時也會醫治我們的疾病。

 

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